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

第9章 有狗进来

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 君安安 2011 2020-04-17 00:00:00

  韩夫人更是惊呆了,随后用力一巴掌拍到了韩少栋的背上,“你疯了,你就算是要跟叶染交朋友,你至于从人家阳台上跑过去吗,你是不是想死?”

  随后韩夫人扭过头冷冷的看向了叶景山和梁倩如:“叶先生和叶夫人好教养,教出来的女儿竟然是深更半夜的指出来自己姐姐的房间给别的男人,这是想干什么?”

  韩夫人家世不错,自小被宠着长大,说话向来直来直说,眼下看到自己宝贝儿子受了伤,更是说话不好听。

  叶诗语听到这里,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很快,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慌忙跟大家解释,“韩夫人,我,我没有,是韩少想要见我姐姐,韩少,你说句话啊。”

  这事本来就是韩少栋自己要去找叶染想要占便宜的,韩少栋本来就没理可言。

  只是想到便宜没占到,相反的被打个半死,还被这么多人围观看着,只觉得丢人死了,他不耐烦的站了起来,“行了,是我自己要去找叶染找她帮忙的,没她什么事,我先回去了,烦死了,啊……”

  韩少栋刚想站起来,突然之间脚踝一疼,歪得他直接就是又倒了一在旁,韩夫人赶紧扶住了他。

  一时间下面乱成了一团。

  叶染听到这里,满意一笑,看来这个韩少栋还是挺识相的。

  总之,只要他说出来真相,这韩家就怪不到她的头上了。

  当然,韩少栋不说也没有办法,她有的是办法能让韩夫人知道真相。

  不过,她相信韩少栋也不敢不说!

  至于这叶诗语……

  她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对她造成不了什么影响,毕竟她叶染只是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她在帝都这些年来营造的豪门名媛形象不是这一点事情能撼动的,豪门姐妹不合的多的去了,谁家还没点恶心的事?

  这次的事情,她只是给她一个警告。

  不要惹她!

  否则下一次别怪她不客气!

  只是看着阳台上的碎玻璃,她叫了佣人上来打扫,佣人着这一地的碎玻璃渣,呆在了那里,“大,大小姐,这是,这是怎么了?”

  叶染看了一眼,“刚有只狗闯进来了。”

  佣人:“………”

  楼下正被人抬着正准备离开的韩少栋刚好听到了这一句:“???”

  妈的,这是骂他呢?

  叶染懒得搭理他,佣人收拾好了之后,她便拉着被子就睡觉了,韩少栋在叶家受了伤,叶景山梁倩如这一晚上有得头疼了,尤其是牵扯到他们的宝贝女儿叶诗语,所以她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她寻思着先试试睡一觉能不能睡回三十二岁,不能的话再想其它的办法,实在不行找她师傅看看。

  她师傅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一定有办法帮她回去。

  她可真不想再陪这些人玩一轮啊!

  尤其是还多了不熟悉的人。

  ……

  叶染第二天早是被佣人叫醒的,她这个人有起床气,没有睡够被人喊了起来心情很是不好,尤其是一睁眼还在十八岁。

  佣人说:“大小姐,老爷和夫人在楼下等你呢,你快些起来吧。”

  叶染想着这佣人对她还错,极力隐忍着,“行了,我知道了。”

  随后她掀起来被子换了一个宽松阔腿的牛仔裤又换上了一个T恤,说真的,她还很久没有穿这么休闲过了。

  可是瞧这衣柜里面的衣服,除了她之前带着过来的衣服,其它的要么是粉的红,要么红的红,要么公主裙,看得她头疼。

  前世她为想要融入叶家,费了不少的心思,也在叶诗语的“帮助”下,买了不少的化妆品和衣服,学会打扮。

  可惜,不过东施效颦,不伦不类,沦为笑话。

  收拾好后叶染便下楼来了,随着下楼的还有一个行李箱。

  叶景山和梁倩如还有叶诗语都在一楼的客厅里面坐着,瞧着三个人颓废的样子显然是一夜没有睡。

  看来,韩少栋在叶家受了伤没少让他们头疼。

  看着她拉着行李箱下来,梁倩如愣了一下:“你拉个箱子下来干嘛?”

  叶染说:“回学校住去。”

  想着上一世接下来她跟叶诗语和梁倩如的斗智斗勇她很是头疼,虽然十回她也赢了二三回,但再回来她实在没有什么心思。

  索性回宿舍倒是眼不见为净。

  梁倩如眉头一拧,之前一直想让这死丫头搬出去住她一直不愿意,这一会儿怎么突然之间转性要搬出去?

  一旁的叶景山听到这么一说愣了下,说:“好端端的你怎么要搬回学校?”

  叶染看了一眼,说:“清静。”

  叶景山:“???”

  叶染把行李箱放在一旁,然后又在旁边的餐厅拿了一杯牛奶端过来边喝边走过来问:“有事?”

  梁倩如看着她这样子,呆在了那里,她们长辈还没有吃呢,她就自己吃上了,这怎么丝毫不像之前的叶染?

  她有些不可思议的问:“你居然还有心情喝牛奶?”

  叶染反问,“为什么没?”

  “你!”

  梁倩如深吸了一口气,“我问你,韩少受伤是怎么回事?”

  叶染说:“韩少栋昨天不是说了吗?”

  “胡说八道。”

  梁倩如一下子提高了音量,“我可是听佣人说了,昨天晚上你房间的玻璃碎了一地,还烂了一椅子,你敢韩少跟你没关系?”

  叶染挑了一下眉头,“我还不能砸自己房间玻璃和椅子了?”

  “你!”

  梁倩如被她堵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看着叶染如同见鬼了一样,这个死丫头什么时候学的如此伶牙俐齿了吗?

  她不是一直在讨好她想要让叶家接纳她吗?

  叶景山听到这里,脸色一沉,“怎么,你砸玻璃椅子你还有道理了,你倒跟我说说,你好好的你砸什么玻璃椅子?”

  叶染看了他一眼,“发现有狗闯进来了打狗不行吗?”

  叶景山气得不行,“家里哪来的狗?”

  叶染说:“哦,后来看到韩少掉了下去才发现不是。”

  “你!”

  叶景山气得胸口疼,“这么说来,韩少掉下去跟你有关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