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

第8章 见一次打一次

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 君安安 2010 2020-04-16 08:08:00

  怎么会有这么狠的女人?

  而且他,他可是韩氏集团的独子。

  叶染脚下用力,脚下的椅子往前一推,冷冷地问:“还不说?”

  这一推,韩少栋本来就掉在外面的半截身子更往外推了推,一下子吓得要死,尖叫了起来道:“别别别,姑奶奶,别推了,我他妈的快掉下去了。”

  这可是三楼,这推下去他不死也残了!

  叶染眸子一眯:“那你还不说?”

  韩少栋看着那眸中警告凶狠,再也不敢耍流氓无赖,赶紧大叫道:“我从隔壁,我从隔壁爬过来的。”

  叶染看了一眼隔壁,“隔壁是储物间,平时都琐上的,你怎么进去的。”

  韩少栋说:“今天没琐。”

  “我当然知道今天没琐。”

  叶染颇有些不耐烦,脚下再用力,冷冷地看着他,“可你没事跑储物间干嘛,又怎么知道我的房间在三楼?”

  这说的不是废话吗?

  叶家是一栋地上三层地下一层的别墅,叶家的人都住在二楼,而三楼除了健身房和储物间还有一个阳光房之外,就只有她这一个房间了。

  她这个房间还是以前的家庭影院改建的,也就是说之前压根没有她的房间,是她回来之后没地方住才临时改了这个房间给她住。

  不过三楼就她一个人,她也乐得自在,并不介意。

  倒是这韩少栋,他是怎么这么准确无误的找到她的房间的?

  韩少栋眼眸一转,“我当然是……”

  叶染身子微微前倾,“韩少栋,我的耐心有限,所以劝你最好不要再骗我,否则,我脚一松,你可就要掉下去了。”

  这个韩少栋可是痞的很,不用狠根本不知道怕!

  韩少栋看着叶染那眼睛,再看着那碎一地的玻璃渣子,想到她那个狠劲,他打了一个颤抖,再也不敢隐瞒,“是叶诗语,是叶诗语告诉我的。”

  “叶诗语么?”

  叶染眸子一眯,看向了韩少栋,“叫。”

  韩少栋懵了一下,“啊,叫什么?”

  “大叫,惨叫。”

  叶染说完,盯着他道:“直到把里面的人叫出来,然后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搞清楚是谁害的你,明确责任人,知道吗?”

  韩少栋更懵了:“什么,什么意思啊?”

  叶染盯着他,说:“我为什么揍你,你为什么受伤,是谁害的?”

  韩少栋:“当然是你啊。”

  叶染眸子一眯,“我让你来爬我房间的?”

  “啥?”

  韩少栋一愣,像是想到什么,“你说叶诗语?”

  “还不算是太愚蠢。”叶染稍稍有点满意,“记得,如实说,好好说,要是说不好,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韩少栋一听,瞪大了眼睛:“你还没有打够啊?”

  他真的被打出来心理阴影了。

  这女人就是一个疯子!

  叶染不耐烦的用脚推了一把椅子,“叫。”

  韩少栋一下子有些懵,想着她说的话,脸色涨的有些通红,“我,我叫不出来。”

  叶染:“叫不出来?”

  韩少栋很是尴尬地点头:“这我怎么叫得出来啊!”

  叶染四下看了一眼,看到了旁边的窗帘绳子,她伸手一扯,说:“那我帮帮你。”

  韩少栋看着她的举动,愣了一下,“你怎么帮我?”

  他话刚说完,徒然之间感觉到他身子直直的从阳台上摔了下来,吓得他顿时惨叫了起来:“啊……”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这是什么帮的办法。

  这他妈的是想要摔死他啊!

  正当韩少栋以为自己要摔死的时候,突然之间感觉到身子一顿,他微愣了一下,发现自己停在了半空中,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他的腿上不知道何时栓了一个绳子,正当他好奇这绳子哪来的时候,只感觉到脚上一空,他的身子再一次直直的往下掉,惊得他再一次惨叫了起来:“啊……”

  这一次,结结实实的摔到了地上,摔了一个狗吃屎。

  只是没有摔死他!

  韩少栋躺在地上瞪着眼睛看着三楼阳台上站着的叶染,脸色铁青,这女人,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是真的敢把他从三楼上推下来。

  她就不怕摔死他吗?

  韩少栋只感觉到全身上下仿佛是散了架一样的疼痛,惨叫连连,自然也是吸到到了那一楼大厅宴会现场的人。

  一个个的涌了出来,韩夫人看着摔的是自己的儿子,脸色一变:“天啊,少栋,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摔在这里,这头上怎么还是伤,这是怎么了?”

  叶景山和梁倩如更是脸色一变,也赶紧挤了过来:“对啊,韩少爷,你这是怎么了,从哪里摔的?”

  身后的叶诗语看着这一幕,脸色微微一变,又抬头看着阳台上的叶染,只见叶染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众人,带着一种高冷的不屑。

  突然,只见叶染的眼神移到了她身上,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看着她心底突的一跳,总感觉到她仿佛是看着她如同一个笑话一样。

  而韩少栋听到大家的话,又抬头看着叶染,似乎突然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了,可一想到他被她打这么惨,他凭什么听她的?

  于是,他道:“都是……”

  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之间想到了她说的那一句“要是说不好,我见你一次打一次”,想到这一句话,他抬头看着叶染,看着那漠然的眼神,他有一种他要是没有说好的话,她真的会有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而且这个女人打架是真狠。

  比他见过很多男人打架都还要狠,简直是不要命的那种。

  想到这里,鬼神差始之下,他将所有的事情一一道来,“那个,我刚看叶染弹钢琴,想跟叶染交个朋友,听叶诗语说那旁边的房间门没琐,可以过叶染的房间,我就想过来跟她打个招呼……”

  只是在说到他摔下来的时候并没有说是叶染推他下来的,而是他不慎摔下来的。

  而一旁的叶诗语听到韩少栋的话,脸色微微一变,抬头看了过来,这个韩少栋是疯了吗,他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