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八十章 玩脱了

  次日清晨,楚玄歌起了个大早。

  倒也不是她有什么计划要去施行,而是前一天睡得太多了,夜里便没有那么多的觉可睡。

  想着不要打扰楚琰睡觉,楚玄歌轻手轻脚地从床上爬下来,却见对面床的楚琰翻了个身,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

  “嘿,醒啦!”楚玄歌眉眼弯弯。

  楚琰点点头:“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在这里好像不太好睡。”

  楚玄歌踢踏着鞋子走到楚琰床前,楚琰自觉地往里让了让,给楚玄歌让出一块位置来。

  楚玄歌爬上床,半跪着坐在上面,伸手推着楚琰的胳膊:“要不要出去逛逛?”

  “你是一分钟都不得闲啊!”

  嘴里这么说着,楚琰还是伸了个懒腰,从被子里爬了出来。

  楚玄歌也不说什么,只是眯着眼睛笑。

  “怎么了你这么开心?”换了一身简便的衣裳,楚琰还是没能压下自己的好奇心。

  “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

  楚玄歌回着:“我第一次遇到七皇子的时候,就觉得他瞧着眼熟。”

  楚琰一脸嫌弃:“好看的人你每个都眼熟。”

  毕竟是颜狗啊!

  “才不是!”

  楚玄歌一副正经样子:“分明是那七皇子与你长得有些相像,所以我才会觉得眼熟。毕竟是你阿琰的崽儿!”

  “别!”楚琰连忙拒绝:“我可没这么大的崽儿!我还年轻!”

  “好的!年轻的阿琰,收拾好了吗?我们出去逛逛!”

  楚玄歌把“年轻”二字念得相当刻意。

  “稍等!”

  楚琰穿戴完成,却在屋子里转着圈儿。

  楚玄歌不太明白楚琰这是要做什么,只是看着楚琰好奇道:“阿琰,你找什么的?”

  绕了半天的楚琰最后还是两手空空地走了回来,面上颇为懊恼:“怎么这屋子里连根棍儿都没有!”

  “大概佛门净地,总是打打杀杀的不好吧。”

  楚玄歌推开屋门,一脸高深莫测地踏了出去。

  装模作样走了几步后,就听到身后传来楚琰的怒吼:“楚玄歌你给我站住!反了你了!”

  原本一副悠闲样子的楚玄歌拔腿就跑:“阿琰,阿琰淡定啊阿琰!阿琰你不要捡到什么都扔啊!”

  清晨本就非常安静,加之是皇族贵人,寺里也把他们一行人安排在了寺中一处极为清净的院子里。

  楚琰和楚玄歌这你追我赶的嚷嚷,很快就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

  当栗燚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就是楚琰手中拿着一根树枝,追着前面跑得气喘吁吁的楚玄歌。

  嘴里不依不饶地嚷嚷着:“我楚琰今儿就要替天行道,灭了你这个小妖精!楚玄歌你给我站住!”

  楚玄歌则是边跑边嚷嚷着:“我傻吗!你要揍我我还不跑?楚琰你是不是宫里呆久了脑子僵了!”

  这次一同来护国寺的人除了栗燚和楚琰外,明面上便只带了栗凌轩、栗麟晰以及胡辰风三人。

  所以虽然楚琰与楚玄歌相当没有形象的在这院子里闹着玩,也不至于会有什么煞风景的家伙跑出来惹人厌烦。

  因而楚琰与楚玄歌的这一出闹剧,最终是以楚琰终于跑不动了,将树枝子一扔,盘腿坐在地上喘气而结束。

  “跑不动了跑不动了,这身体真的不行。”

  楚琰坐在地上喘着,朝楚玄歌挥着手:“玄歌你来拉我一把,老娘这身子骨,爬不起来了。”

  楚玄歌站在一边,弯着腰伸手抓住楚琰的胳膊:“阿琰你这是妥妥的缺乏锻炼啊!皇宫里的日子过得太好了,你这跑两圈就喘成这样可不行。”

  楚琰白了楚玄歌一眼,哼哼着:“我可不像某人,是要追男人的。”

  躲在房间里透过窗户缝暗中观察着的栗凌轩脸色瞬间僵了僵。

  旁边的胡辰风心下不禁感慨起来……

  这楚玄歌还真的是个妙人,连皇后娘娘都知道楚玄歌惦记七皇子这点事儿了?

  接着就听到楚玄歌开了口:“没办法啊,你儿子实在是太对我胃口了。”

  抬眼便见栗凌轩的脸色又僵了三分。

  “唉,真没想到,玄歌我本来以为你是一颗好白菜的!”

  楚琰摇着头:“你作为一颗白菜,这么直白的要拱我的猪儿子,真的合适吗!”

  “你要庆幸,拱你猪儿子的是颗好白菜!”楚玄歌理直气壮:“不然你这当婆婆的,今后要多不省心啊!”

  “我觉得我现在就挺不省心的。”

  楚琰念叨着:“我这是前有狼后有虎,还有个闺蜜二百五。”

  楚玄歌的爪子就朝着楚琰伸了过去:“你说谁二百五呢!楚琰你长胆子了是不是!嗯?”

  “啊,我什么也没说!”

  楚琰一副我只是出来看风景的样子,躲开了楚玄歌伸出来的手。

  楚玄歌正与楚琰闹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阿弥陀佛”。

  二人转过身,就见护国寺的方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院中。

  楚玄歌的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下。

  边上传来开门声,转过头,便见栗燚、栗凌轩以及栗麟晰的房间门不约而同都打开来,几人正站在门口,瞧着院子中的楚琰与楚玄歌。

  楚玄歌与楚琰互看一眼,双双垮下脸来。

  这下是玩脱了……

  两个人闹的太开心了,一时忘记了这院子里可不止她们两个在住的事情。

  栗燚看到楚琰苦着小脸,心中不禁有些想笑。

  但是毕竟人前,他这皇帝的样子还是要端足的,于是他心情颇好地走出门,朝着楚琰与楚玄歌走去。

  “皇后今日心情不错?”

  “啊。”

  楚琰苦着脸瞧了栗燚一眼,不知为什么觉得自己有点理亏,完全没有了往日那气势汹汹的样子。

  楚玄歌看看楚琰,又看看栗燚,觉得自己站在这儿仿佛一个巨大的发光体:“皇上,皇后娘娘,民女先告退。”

  谁想却被栗燚拦了下来:“皇后喜欢你陪着,那就劳楚小姐代朕陪着皇后转转。”

  楚玄歌一脸不解地看着栗燚,以她在宫中呆着的那两日的感觉,这皇上该是非常不喜欢别人占着楚琰的。

  怎么今日这么主动地把楚琰推到了自己手上?

  事出反常必有妖!楚玄歌心里默默计较着,却又听栗燚开了口。

  “今日护国寺有一位前些时候刚云游回来的师傅,皇后可有意愿去瞧一瞧?”

  楚琰看了一眼栗燚,开口道:“臣妾对讲经无甚兴趣。”

  护国寺方丈便接了一句:“这位师傅并非传经授道的师傅,此人甚为擅长卜卦看相,不知是否有幸得皇后娘娘一见。”

  卜卦看相?

  楚琰转头看了楚玄歌一眼。

  “玄歌一起的话,我们就去瞧瞧?”楚琰试探地开了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