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七十八章 苍猿

  算算时日,这苍猿也算是跟着自己一起度过了三世。

  虽说楚玄歌命短,但是这苍猿理论上也算是活了三世的苍猿了。

  加上楚玄歌这灵识空间又是毒草林子,又是愈合温泉的颇为特殊,楚玄歌便觉得苍猿指不定是要幻化人形了。

  只是,这幻化还可以一个部位一个部位幻化吗?

  虽然不明白,但楚玄歌觉得自己的猜想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苍猿每日饿了就吃玲珑果,渴了喝的是带有灵气的湖水,日积月累体内吸收了灵气,增加了修为有了幻化的能力也并不稀奇。

  玲珑果对人类来说只是灵气醇厚的滋补佳品,至多只能给人补补元气,增长增长功力。但是对动物是否也是如此,就是另一说了。

  对于这些事情,楚玄歌一向是宁可信其有的态度。

  是以,楚玄歌出言安抚着苍猿:“你别担心啦,也许是你吃的那些果子帮着你修行呢。”

  对于楚玄歌现在的身体来说,苍猿的体型还是有些大的。

  苍猿在楚玄歌的安抚之下渐渐平静下来,然后举着自己那已经变了样的胳膊,指指胳膊,又指了指楚玄歌的心口。

  楚玄歌“噗”地笑出声来:“别担心,我不会嫌弃你的。倒是你自己要多注意些,没了皮毛可能会容易受伤,在林子里照顾果树的时候要多注意些。”

  苍猿点点头,将原本放在身边的小篮子拿起来递给楚玄歌,指了指天空,做了个睡觉的姿势。

  然后挥挥自己毛茸茸的手臂,又向着林子的位置走了。

  楚玄歌抱着一篮子草药,心说苍猿这效率真的高的令人发指。

  她出去吃个饭的功夫,自己要拔上大半天的草药,苍猿就都给她安排好了……

  感慨归感慨,感慨完了楚玄歌还是带着草药赶紧回到了小屋里,开始自己的制药丸大计。

  中间苍猿倒是反常地进了房间两三次,做着睡觉的手势提醒着楚玄歌休息。

  实在拗不过苍猿的楚玄歌只好在小屋里躺了一阵,很快又爬起来继续搓起了药丸。

  待精疲力竭的楚玄歌从灵识空间中爬出来,将一起带出来的药丸和药粉收好。

  往床上一倒,便和周公聊起了人生哲学。

  直到楚琰吵吵嚷嚷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耳边,楚玄歌才醒了过来。

  一睁眼便见到一身京中贵女装扮的楚琰站在床前。

  “啊,阿琰,你怎么来了?”楚玄歌坐起身,揉着眼睛。

  楚琰一脸不乐意:“我怎么来了你不知道?之前不是有人来和你说过要去护国寺吗?”

  楚玄歌的瞌睡一下就醒了:“啊!已经是要去护国寺的日子了吗!”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倒是也不能怪楚玄歌,灵识空间并不存在时间的概念,所以楚玄歌制药丸的时候完全是累的虚脱了才从里面爬了出来。

  作为一个工作狂,楚玄歌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灵识空间里度过的并非一夜,而是一日两夜。

  关于楚玄歌的灵识空间,楚琰还并不太清楚。

  加之看到楚玄歌那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便觉得是楚玄歌又犯了工作狂的老毛病,蹲在屋里工作得忘了时辰。

  某种角度来讲,楚琰这想法倒是跟事实如出一辙。

  误了时辰的楚玄歌一脸不好意思,爬起来将没有换下的衣裳整整好。

  从柜子里捞了两件衣裳出来,打开储物手串将衣物塞进去,接着把桌上分好类的瓶瓶罐罐按顺序塞进另一个储物手串。

  认认真真漱口后,又随便用冷水在脸上泼了泼,朝着楚琰道:“我好了,我们走吧!”

  二人便勾着胳膊朝门口走,上马车之前楚玄歌向着其他马车瞧了瞧,声音低低地问楚琰:“七皇子在哪辆车里?”

  楚琰朝着最前边的位置指了指:“他骑马。”

  楚玄歌朝着楚琰手指的位置看去,只见栗凌轩还是以往一样一身玄色,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马上,身姿挺拔。

  像是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栗凌轩侧过头朝身后看去,便与正看着他发呆的楚玄歌对上了眼。

  于是,他朝着楚玄歌点了点头,而楚玄歌则是愣愣地学着他点头的样子也点了点头。

  看着这幅样子的楚玄歌,楚琰心中不免有些嫌弃。

  那个混世小魔王楚玄歌,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傻呆呆的点头娃娃!

  嫌弃归嫌弃,楚琰也不至于让楚玄歌在这种时候丢了面子。伸手拽了拽楚玄歌的胳膊:“上车了。”

  楚玄歌这才转过头来,跟在楚琰的身后上了楚琰的马车。

  而栗凌轩在楚玄歌上了马车之后,才转过头,继续看着前方。

  “瞧你困的,一晚上尽忙活些什么了?”

  楚玄歌坐在马车上呵欠连天,惹得楚琰都禁不住一起打起了呵欠。

  又打了一个呵欠之后,楚玄歌在手上的储物手串上按了按。

  然后将手伸进空中出现的储物格子里,掏出了几个之前当着楚琰的面塞进去的小药瓶。

  楚琰坐在一边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楚玄歌忙忙碌碌地在小药瓶上贴胶布,然后写上名字。

  待楚玄歌终于忙完之后,楚琰才开了口:“你什么时候改行搓药丸子了?”

  楚玄歌没好气地瞪了楚琰一眼:“什么改行,我门神医门,救病治人撮药丸,呸,治病救人撮药丸,样样精通!”

  楚琰点着头:“嗯,救病治人,不愧是神医门大小姐!”

  被楚琰抓了话柄的楚玄歌哼哼一声,面上一副颇为感伤的样子:“唉,我还想着好姐妹在宫中处处危机,搓点药丸子给你用。”

  “结果你就这么对我,楚琰啊楚琰,当了皇后忘了姐妹啊,我真是太伤心了!”

  说罢还装模作样地擦擦眼。

  楚琰失笑,伸手在楚玄歌身上拽了一下:“戏过了啊!”

  然后就被楚玄歌拍掉了她拽着楚玄歌衣服的手。

  楚玄歌将手指放在嘴唇前,示意楚琰不要出声。然后蹲下身,在马车上涂涂画画起来。

  有了皇宫中的经验,楚琰便明白楚玄歌这又是在设置结界,是以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看着楚玄歌忙碌。

  不多时,楚玄歌坐回到位置上,道:“宫里有人在针对你啊?”

  楚琰摇摇头:“目前宫里动作比较多的也就是大皇子和俪嫔,但是他们通常不会来接近我。”

  想了想,楚琰接着道:“感觉他们对轩儿的避讳比较多。”

  “若不是针对你,那应该就是针对七皇子的可能性比较大了。”

  楚玄歌沉吟一阵,又道:“阿琰,要我一同去护国寺可是你的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