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七十六章 不速之客

  因为大皇子栗未央被禁足的事,楚玄歌便避嫌在宫外住了几日。

  而这几日也正好为她留出时间,好好研究一下楚大留下的信。

  那是一封无字信,信上是一个禽类的爪印。

  楚玄歌琢磨不出这信的意思,便收了信打算跟楚琰碰头的时候一起琢磨琢磨。

  谁想到她还没找到机会进宫与楚琰碰头,她这宅子里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栗凌轩的谋士,胡辰风。

  细辛来传话时,楚玄歌还在奇怪栗凌轩身边的人为何会突然跑到她这小宅子里。

  但是见到来人之后,楚玄歌的脸色便有些不太好了。

  胡辰风看到楚玄歌面色不善,心里也是有些打鼓。

  若不是栗麟晰要求,他实在是不想来碰楚玄歌这个硬茬。

  “楚姑娘。”胡辰风站起身道:“胡某今日多有叨扰,还请楚姑娘见谅。”

  楚玄歌扁了扁嘴:“怎么?七皇子有事情找我?”

  “是麟晰公主有话要胡某带给楚姑娘。”胡辰风倒是不意外楚玄歌首先想到栗凌轩,毕竟楚玄歌并不曾隐瞒过她对栗凌轩的心思。

  “麟晰公主?”楚玄歌有些不解:“麟晰公主找我?”

  胡辰风点点头:“麟晰公主要胡某转达,希望邀请楚姑娘三日后一同前往护国寺。”

  “护国寺?”楚玄歌更觉不解:“麟晰公主去护国寺,叫我一起去?干嘛?”

  胡辰风并不回答,只是又道:“七皇子与皇后娘娘也会同去。”

  “阿琰也要去?”

  楚玄歌想了想,虽然搞不明白为什么要让自己跟着去护国寺,但是反正她也要找楚琰:“那行。”

  胡辰风心里松了口气:“还请楚姑娘备好衣物,护国寺位于京郊山上,要比京中寒气重些。三日后卯时三刻会有车马来接楚姑娘。”

  “来接我?这不好吧……”

  虽说楚玄歌与楚琰关系亲密,但楚玄歌也清楚,再亲密的关系,对外楚琰现下是皇后。

  一国皇后出游还专门派车马来接自己,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合适。

  “楚姑娘不必担心,今次是微服出巡,并不会暴露皇家身份。”

  胡辰风自是知道楚玄歌在担心什么的。

  “此外,”在楚玄歌考虑之际,胡辰风又开了口:“麟晰公主还要胡某转达关于七皇子解毒一事。”

  “可是那两味药找到了?”

  相比刚才关于护国寺之行的死气沉沉,听到给栗凌轩解毒一事的楚玄歌显得异常兴致勃勃。

  胡辰风对一秒变脸的楚玄歌很是无语,但还是答道:“并未,宫中并无这两味药。或许楚姑娘知晓这两味药生长于何处,宫中可派人去寻。”

  楚玄歌摇了摇头:“罢了,找药一事还是我自己来吧。”

  对于宫中没有凤仙草和鹿角花的事情,楚玄歌并不感到意外。

  毕竟这两味药本身也是世间难寻之物,若不是第一世楚玄歌外出找药失足掉入悬崖下的毒草林子,偶然发现了鹿角花和凤仙草,她也制不出奇花碎和月半醉。

  胡辰风本想再多说几句,但看楚玄歌一脸送客的表情,还是将好奇心压了下去。

  只是在临出门之际道了句:“楚姑娘若非对七皇子真心有意,还请莫要过多招惹七皇子了。”

  楚玄歌眉头一挑,带着几分挑衅的语气朝着胡辰风回道:“若是本姑娘非要招惹呢?”

  胡辰风脚下顿了顿,转过身:“那怕是神医门,也护不住楚姑娘了。”

  楚玄歌闻言一笑,挥了挥手:“那或许神医门会护住七皇子。”

  说罢转身便朝着后院走,前厅便只剩了还有些呆愣的胡辰风,以及负责送客的细辛。

  胡辰风站在原地寻摸了一阵,嘴角忽得一翘,扭头对细辛道:“楚姑娘倒是个妙人。”

  细辛也不多言语,堪堪一拜:“胡少侠请。”

  送走胡辰风的细辛走回后院,却只见半夏一人在后院的小石桌子前坐着,嘴里叼着一根不知道是什么草的杆子。

  “小姐呢?”细辛看了一圈,将目光放回到半夏身上。

  “走着走着就突然消失了。”半夏口中含糊不清地说着。

  细辛了然地点了头,又听半夏嘴里不清不楚地嘟囔着:“不想回神医门啊,不想啊……”

  “你咕哝什么呢?”细辛走到桌前,坐在半夏身边。

  半夏斜着眼瞟了细辛一眼,将口中的草杆子吐掉,答道:“小姐要我回神医门调查一下那楚大。”

  “让你调查?这不是正好说明小姐器重你嘛,怎么看你好像不乐意似的。”细辛自然是看得出半夏的不情愿。

  半夏撇撇嘴:“神医门哪儿有小姐身边有趣啊。”

  细辛的脸就垮了下来:“原来你就是一心想着玩儿?”

  “才不是!”

  半夏连忙争辩:“只是这些日子与小姐相处的久了,有了许多感情!想到要回门里,这一来一去,少说也要一月有余,心里舍不得小姐。”

  细辛与半夏从小跟在许昭然身边,身手能力均是神医门培养出来的。

  要说最为了解半夏的人,细辛必然是首当其冲的。

  “你快别狡辩,以为我看不出来不成?”

  细辛叹口气:“只是你我跟在小姐身边不久,有些话恐怕是不当说的。”

  半夏的眸子便暗了暗。

  在灵识空间中的楚玄歌自然是不清楚半夏和细辛的想法的,她正在空间中的那片毒草林子里找药呢。

  当年的月半醉和奇花碎确实是楚玄歌自己配置的不假,可从毒医门到神医门,中间毕竟还过了一世。

  就算是楚玄歌自己,对那月半醉的调配也是有些陌生了。

  而要配置月半醉的解药,就必须要先将月半醉再配一瓶出来。

  世人皆认为毒药是毒药,解药是解药,可月半醉却并非如此。

  以楚玄歌的懒惰程度来说,配一瓶毒药还要再搭一份解药实在是太过麻烦。

  所以当年她配制奇花碎和月半醉的时候,皆是在毒药中增加了两味药来抵消毒性制成解药。

  只不过奇花碎是完成品,而月半醉由于楚玄歌半路丧命而留下的只是半成品。

  那时候的楚玄歌怎么也想不到,就是这半成品的月半醉,给今生的自己添了这么大麻烦。

  完成的月半醉只要去掉那蟾蜍的毒,再添加两种极为普通的药材,解药便可以调配出来。

  可是半成品的月半醉本身没有加蟾蜍的毒,原本合适的两种药材就失去效用。

  以至于楚玄歌不得不做好准备,去那悬崖下边的毒草林子里寻一寻凤仙草和鹿角花。

  

斯卡骨

卡出了一更,第二更卡不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