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六十八章 拖后腿的保护壳

  楚玄歌面露诧异地看向楚琰。

  “原主心里觉得对不起栗凌轩和栗麟晰,所以想着喝了一样的毒,栗凌轩毒发的时候,她自己便也能感同身受。”楚琰将话说完。

  “愚蠢!”

  楚玄歌从口中吐出两个字,颇有些怒其不争的感觉:“折磨自己作为惩罚,真是愚蠢!”

  “谁说不是呢。”楚琰低声道:“不过也许这是原主表达对子女在乎的方式吧。”

  楚玄歌一边拉过楚琰的胳膊,将手指搭到了手腕上:“也是。”

  许久之后,楚玄歌放开了楚琰的手臂。

  面上的疑惑更深:“阿琰,自你占着原主的身体以来,可有觉得身体乏力,极端困倦?又或偶尔会失去身体的行动能力?”

  楚琰摇摇头:“从来没有,除非前一天我没睡好,不然是不会困倦乏力的。”

  楚玄歌语调莫名:“怪了。”

  看到楚玄歌神色不对,楚琰便有些奇怪了:“怎么?”

  “原主当真喝了一半月半醉?”

  “对。”至少原主留给楚琰的记忆里是这样的。

  “可是你这身体根本就没中毒。”

  楚玄歌语气笃定:“要么是原主天赋异禀,代谢神速。要么你这身体我估计是百毒不侵啊!”

  楚琰愣了愣,道:“这便无甚关系了,总之,这个事情就是这样的。目前明面上皇上已经不追查了,但是七皇子是不是还在查,我就不清楚了。”

  楚玄歌点点头,既然已经知道下毒的人是皇后楚琰,也知道并不是为了对栗凌轩不利下的毒,那这件事就不重要了。

  重要的事情是,到底是谁用什么办法,让栗凌轩体内的毒不但没有随着时间减弱,反而还增强了。

  朝着栗凌轩宫殿方向走着的栗麟晰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可是这一时半会儿却又想不太出来。

  “想不起来的事儿应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吧!”栗麟晰这样劝慰着自己。

  直到走进了前厅,栗麟晰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忘记的事儿,当即脑子就僵了一下……

  忘记告诉母后去护国寺要带上楚玄歌了!!!

  栗凌轩见栗麟晰进门也不说事,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以为是楚琰不肯带楚玄歌一起去护国寺,遂开了口:“母后怪罪了?”

  “啊,没有。”

  栗麟晰想了想反正晚些时候也要去找楚玄歌,安心了些:“恭喜哥,你的毒不日便可解了。”

  “嗯?怎么?”栗凌轩等着栗麟晰继续。

  “玄歌说,解毒尚缺了两味药。待药齐了便可为哥哥解毒。”栗麟晰竹筒倒豆子般把楚玄歌的话倒给了栗凌轩。

  “玄歌?”

  栗凌轩看着栗麟晰:“这不过几个时辰,你与她便这般亲密了?”

  栗麟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不过是因为母后和她关系亲近,我在凤栖宫里多聊了两句,念顺口了。”

  “什么药?”

  栗凌轩便没有再多追究这个问题,只是心里想着这楚玄歌蛊惑人的能力还真是厉害。

  “一味名凤仙草,另一味则是鹿角花。”

  栗凌轩默了默,又问:“只要有这两味药,便可以解毒了?”

  “我听到的消息是这样的。”

  栗麟晰点点头:“麟晰觉得,那楚小姐不会在这事情上说谎。”

  栗凌轩并不知道栗麟晰为什么会这般信任楚玄歌,但是他也并不想过多的去限制栗麟晰。

  栗麟晰并不是一个脑子蠢笨的,多与楚玄歌接触一下,说不定还能多探到些消息。

  毕竟楚玄歌此人,本身就是个巨大的谜。

  “我会派人去寻药,辛苦麟晰了。”栗凌轩伸手拍了拍栗麟晰的脑袋。

  “楚小姐说,若宫中找不到药,她会去寻药的。”栗麟晰说道:“不过麟晰觉着,哥你自己也派人一起去寻才最好。”

  栗凌轩一愣:“为什么?”

  “楚小姐好心为哥解毒,却还要自己去寻药……”

  栗麟晰看了一眼栗凌轩:“哥你不觉得这样有些欺负人的感觉吗?”

  栗凌轩失笑:“我是说,楚小姐为什么要自己去寻药。”

  “谁知道呢,要麟晰说,大约是楚小姐倾慕哥哥你吧!毕竟我哥才高八斗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威风八面英姿勃勃,文能出外平祸端,武能安内砍叛军,可谓是我鸢国万千少女心中唯一的战神,最想结亲的好男儿啊!”

  栗麟晰说得一本正经,脚底下却偷偷准备着跑路。

  “栗麟晰!!!”栗凌轩的脸果然马上就黑了。

  “哥你要认清自己的魅力,再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皇子妃了!”

  栗麟晰说完撒腿就跑:“我先去母后那里回话啦,明儿见啊哥!”

  栗凌轩见栗麟晰小兔子般跑的飞快,笑着摇了摇头。

  “主子。”暗处突然传来声音。

  栗凌轩面上的笑瞬间消失,转而换上了一副冷漠凉薄的样子:“说。”

  “凤翎楚家确无楚玄歌其人,但属下查到,一月前隐世家族神医门的大小姐下山后向着京城方向来了。”

  “神医门?”

  “是。”

  “可知神医门的大小姐现在何处?”

  “属下无能,未能查到。”

  “去查!”

  “是。属下还有一事报告。”

  “说。”

  “属下在凤翎调查凤翎楚家时,遇到势力阻挠,是大皇子的人。”

  “左相?”栗凌轩低头沉吟了一下:“别管他,先由着他们跳。”

  “是。属下告退。”暗处的声音消失。

  栗凌轩坐回主位上,有些疲惫地捏了捏鼻梁。

  最初身中奇毒,栗凌轩也是慌张的。

  后来发现这毒并不致命,发作的频率也不高,还是一个非常好的逃离宫中争端的保护壳。

  只是这个保护壳一开始他便没有用好,导致现在拖了他的后腿。

  当年因皇后中毒昏迷一事的愤怒,与栗燚在早朝上对峙。

  虽然为他赢得了更多的朝堂话语权和朝臣的支持,但也因此被左相更为忌惮,导致后宫之中,俪嫔与栗未央的动作愈加多起来。

  而前朝之中,左相大皇子一派更是给他使了不少绊子。

  被这不能用的保护壳绊了好几次的栗凌轩,比任何人都更希望自己早一些能把毒解了。

  也因此,在这件事上他不能把筹码都放在楚玄歌身上。

  他相信楚玄歌有解毒的能力,但是他不相信楚玄歌真的没什么其他的目的。

  更何况,楚玄歌自称来自凤翎楚家,可是凤翎楚家却根本没有这么个人。这让栗凌轩心中对楚玄歌的怀疑更深了几分。

斯卡骨

晚点还有一更,因为想四月结束前更新到12w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