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六十七章 中毒的真相

  楚琰的表情有些微妙。

  楚玄歌则是继续说着:“可是,若七皇子早在十年前就中了这月半醉,以孩童的代谢速度,这毒的量起码得三瓶以上才会到现在还没代谢完。然而我只做出了一瓶月半醉,而且还是半成品。”

  这件事连毒医门的人都不知道,他们一直以为是只剩下了这一瓶。

  事实上,楚玄歌之所以会去抓那毒蟾蜍,原因之一就是那毒蟾蜍的毒液是成品月半醉非常重要的一个原料。

  那只毒蟾蜍,原本是为了完成这瓶月半醉而准备的。

  谁知道楚玄歌最后却被那蟾蜍坑的那一世的自己陷入了永恒的沉睡。

  “所以那毒药根本就不至于伤轩儿至此?”楚琰下意识紧紧握住了楚玄歌的袖子。

  楚玄歌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继续道:“另外,就算当时那下毒之人有那么多的分量,十年前的七皇子也不过只是个幼儿,他的身体就算是铁打的也扛不住那么强的药力。别说十年前的他,哪怕是现在的他,三瓶半成品的月半醉也足够他七窍喷血,身体迅速衰弱了。”

  可是目前来说,栗凌轩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迹象。

  除了反常的毒入血脉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能出现这个情况,楚玄歌觉得只有两个可能。

  一是有人仿制出了月半醉,并且在这些年里不断在暗地里给栗凌轩下药。

  二是有人改良了月半醉的毒性,将那半成品的月半醉做成了另一种毒药。

  楚琰的神色又变了变:“轩儿中的毒,是你那半成品的月半醉。时间大约是三年多前了。”

  楚玄歌眸色深暗地看着楚琰,她其实并没有想到楚琰是真的知道一些事情的。

  “那个时候,鸢帝称要立储。这宫中不论谁被立为太子,都会成为所有想要争夺皇位的皇子的靶子。”

  楚琰开口,语音徐徐:“宫中除了麟晰是公主,没有皇位的继承权之外。大皇子栗未央,三皇子栗星雨,四皇子栗昭图,五皇子栗云璟以及七皇子栗凌轩都是皇储的备选。”

  “四皇子愚笨,对皇位并无太大兴趣,鸢帝要立储的消息便是他传出来的,只是虽然他自己没有争储的兴趣,却挡不住他那有着如狼野心的母妃赵氏和赵氏的母家原护国大将军对皇位的虎视眈眈。”

  “三皇子和五皇子均是雪贵妃所出,性子也随雪贵妃多些,不喜争抢,也不好权势。加之五皇子天生体弱,虽是个聪明机敏的,却不得众臣的喜爱。”

  “剩下大皇子栗未央,背靠鸢国左相,母族有权有势,是有名的权贵之家。而七皇子背靠的原主,家中只是为农为商的。跟四皇子的母族对比起来便已经有些不能看,再跟大皇子的母族对比起来,那便是完全没得看了。”

  “背靠当朝左相,确实是大树底下好乘凉。”楚玄歌赞同地评价道。

  楚琰叹了口气,眼神中带了些哀求的神色,对楚玄歌道:“玄歌,接下来我要说的事,可能会有些令人发指。”

  “令人发指?”

  楚玄歌面露疑惑,“关于七皇子中毒的?”

  楚琰点点头,继续着前面的话:“原主是知道鸢帝想立七皇子为储君的,可是大皇子心思狠毒,而其母家左相一族更是心狠手辣,诡计多端。”

  “防得住宫中的大皇子和俪嫔,防不住宫外的左相。同时四皇子那边又得其母家护国大将军一族的支持,之前在朝堂之上一文一武本是互相争斗,也算是平衡的。”

  “可是立储一事出来,这二者的平衡便被打破了。左相与大将军皆知对方与自己半斤八两,势必要首先除掉最有可能被立为储君的皇子。”

  “原主明白若栗凌轩真的被捧上了那储君之位,护国大将军和左相的各种明枪暗箭便都会从对方身上转移到栗凌轩一人身上。那时候,别说能不能守住皇储的位置,恐怕连留住自己的命都会是问题。而原主最怕的就是这一点。”

  楚琰拿过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深吸了一口气,将事情继续讲了下去:“所以,在立储的消息传出来不久后,原主派了自己母家送来她身边保护她的暗卫去毒医门将那月半醉偷了出来。”

  “原主将月半醉偷出来的?原主又害怕自己的儿子在争储过程中被人谋害,又遣人去偷毒药,原主怕自己儿子被别人害死,所以先下手自己杀自己的亲儿子?”

  楚玄歌有些不敢置信。

  楚琰摇了摇头:“并不是,原主曾得知毒医门月半醉这种毒药不致命,便想着先给栗凌轩喝了。待栗凌轩的势力再强一些,能保护好自己的时候,若鸢帝再有立储的打算,再将栗凌轩的毒解掉。”

  但是由于那暗卫从毒医门回来不久便因中毒而亡了,原主皇后楚琰并不知道这毒没有解药。

  楚玄歌拿过自己的水杯,艰难地喝了两口,喘了口气:“下毒给亲儿子,原主这心理可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才好。

  “原主只是出于想保护自己孩子的心理。”

  “保护?保护的办法多了去了,怎么原主就只想到这最蠢的一种?若是那药和传闻不同呢?她就不怕七皇子服下之后中毒魂归西天了?身为一国皇后,又是七皇子的生母,原主这脑子真的不怎么好用!”

  楚玄歌很是生气。

  “按照当时原主的情况,她确实只有搏这一把。左相护国大将军在前,四皇子和赵贵妃以及大皇子和俪嫔在后。立储之事传出短短一月间,七皇子就受了十几次刺杀。若不是他能耐了得,恐怕早就转世投胎去了。”

  楚琰不知道为什么,说起这些原主的记忆时,她自己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仿佛那些艰难地决定就放在眼前,仿佛站在那里看着又一次被刺杀的栗凌轩浑身是血的样子的人正是自己。

  她虽然觉得自己与栗凌轩栗麟晰没有感情,可是却毫无征兆的,因为这些和栗凌轩中毒的事情而感到心脏闷痛。

  活了三世的楚玄歌,理性上是可以理解皇后楚琰的想法和选择的。

  可是理性上理解并不等于能够接受,给自己亲儿子下毒这种事情,楚玄歌在心理上怎么都过不了那个坎。

  楚琰以为楚玄歌是因为栗凌轩被皇后下毒而生气,有些不知所措地叹了一声:“那毒,原主自己也喝了一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