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六十六章 拉拢

  栗麟晰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她怎么就把自己这个日常怼她父皇的母后还在这的事给忘了呢!

  要是真一起走一趟,她实际上是想去给栗凌轩递消息的事情不就没戏了!

  毕竟楚玄歌来路不明,栗凌轩也还在查楚玄歌的事情。

  凤翎确实有楚家,可是根据栗凌轩的情报来说,凤翎楚家却并没有一位名为玄歌的小姐。

  而且,凤翎楚家无人会毒……

  这件事情是在栗麟晰来给楚琰请安前,栗凌轩告诉她的。

  倒不是栗凌轩看不惯楚玄歌,不希望栗麟晰与楚玄歌接触。

  而是他们的身份地位太特殊,解毒是大事,即使楚玄歌之前没有对栗凌轩下手,谁又能保证下一次,楚玄歌也依然能保栗凌轩安然无恙呢?

  加之栗凌轩是见识过楚玄歌的灵识空间的,虽然他不晓得那灵识空间到底是什么,到底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但是那里有吃有住,还能养着一只苍猿,人也可进入,这就足够让栗凌轩感到不一般了。

  再联想到被藏在自己身上的那块一眼便看得出不是凡物的木牌……

  这许多事联系起来,栗凌轩便更清楚地明白,如果无法拉拢楚玄歌,那便必须除掉楚玄歌。

  而非常明显的,拉拢楚玄歌远比除掉楚玄歌轻松得多。

  只需要栗凌轩朝着楚玄歌跨几步,给楚玄歌一些好脸色,再对楚玄歌有那么一些亲昵却又证明不了什么的动作,就足以俘获楚玄歌了。

  至少在那清晨初阳之下,楚玄歌抱着栗凌轩在他耳边轻叹的那一句话。

  那话中呼之欲出的,令栗凌轩都不禁心动的感情,让栗凌轩非常确信楚玄歌对他是有着几分真实的感情的。

  即使是见色起意的一见钟情,那也一定是有着情的。

  而当他的手环住楚玄歌,在她后背上轻轻拍着的时候,他并没有多想什么。

  但是回到宫中之后,想起之前在楚玄歌的空间里,触到那禁区的手指所传递回来的温软的触感。

  再想起初阳之下,紧紧箍着自己的腰,靠着自己的小姑娘身上浅淡的香气。

  还有自己轻拍着楚玄歌的后背时,那种心中莫名的安心感,每一个都让栗凌轩感到十分陌生。

  可是那陌生之中,却又有着令他不解的几分熟悉和安定的感觉。

  如何拉拢楚玄歌,对栗凌轩来说并不难。

  只是栗凌轩认为自己对楚玄歌并没有那种男女之情,那就不能这样欺骗楚玄歌。

  更何况楚玄歌还是自己母后的故人,若是自己真的做出这卑鄙之事,别的不说,自己的母后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那绝不会是一句:“轩儿,你可千万不能跟你的渣爹一样当渣男!”就能解决的事儿。

  利用别人的感情成就自己的大业或许是一种简单的计谋,但是绝不是栗凌轩会选择的。

  依靠别人的偏爱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在栗凌轩眼里这本就是一种无耻的行为。

  所以他不会做,也不屑做。

  并不清楚这些事情的楚玄歌,看着楚琰一副这宫里老娘说一那狗皇帝绝不敢说二的表情,突然觉得楚琰就该是面前这个人。

  不是那个跟自己共同生活了13年,恐惧人群也没有自己的任何记忆的楚琰。

  而应该是面前这样,一副理直气壮天地不怕的样子的楚琰。

  虽然说不出原因,可楚玄歌就是觉得,这样的楚琰才是楚琰。

  即使心里这么想着,楚玄歌还是开口劝起了楚琰:“阿琰,你贵为皇后是没什么关系,麟晰是嫡公主也没有大碍。可是我到底是个平民,是个外人。依着皇上对你们的偏爱和宽容,擅自跟你们一起去宫中最重要的太医院,还是去储存药品的地方……这不合适的。”

  栗麟晰在旁边忙不迭点头:“是啊母后,如果玄歌去了,父皇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是其他大臣眼里多少会觉得玄歌在借着母后您的威仪挑战君威啊!”

  楚玄歌眼底划过一抹喜悦,嘿,这小姑子反应挺快,还能跟上自己的节奏,要是能拉拢过来……

  光是想着,楚玄歌都快要笑出来。

  楚琰想了想,觉得楚玄歌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再加上栗麟晰那句别的大臣会觉得楚玄歌挑战君威,楚琰就更觉得自己之前想的太简单了。

  毕竟,那群大臣真的是太烦了!

  于是楚琰一脸高深莫测地摸了摸下巴:“那麟晰你就去找你们的渣爹问上一问好了。”

  栗麟晰慌忙点头应下,又对楚玄歌道:“玄歌,你将缺了什么药告知我,我好去找父皇。”

  楚玄歌便央着楚琰唤人拿来纸笔,接着坐在座上,写下了凤仙草和鹿角花两个名字。

  “鹿角花?这是什么?”栗麟晰这些年也算是去了些地方,跟着赤脚医生们学习了些简单的医学常识,也知道了些山野之间被称为传说的草药。

  凤仙草便是其中之一,传说凤仙草长于极毒之地,能解世间百毒。

  而这鹿角花,她却不知了。

  楚玄歌并没有解答栗麟晰的问题,只是道:“劳烦麟晰先去问上一问,若是有则最好,若是没有,我也好收拾包袱,上外头去寻上一寻。”

  理解楚玄歌并不想透露出关于鹿角花太多的消息,栗麟晰也不再多说。

  只是向楚琰拜了拜,道了句儿臣告退后,拿着楚玄歌写着药的纸离开了。

  “那两味药真的可以给轩儿解毒?”楚琰向楚玄歌问道。

  楚玄歌轻叹了一声:“哪有这么容易,一般人就算拿到这两味药,恐怕也只能解个一半的毒。”

  楚玄歌伸出手,拉住楚琰的手,问道:“阿琰,你可知道是什么人给七皇子下的毒?”

  楚琰眸光闪烁了一下,脸上挂起一抹有些恼的情绪:“玄歌你,你怎的突然问起了这个?”

  楚玄歌并没有忽略楚琰闪烁的眸光,只是她并没有想太多。

  拉着楚琰的手回到床边,又在地上涂涂画画了好一阵之后,楚玄歌再次开了口:“七皇子的毒深入血脉之中,也就是说,他的血已经完全被月半醉污染了。可是月半醉是我自己研制的毒,深入血脉这种事虽然不是不可能,但是最起码也要十年有余才能严重到这个地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