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六十章 让你吃好吃的不想着你爹!

  站在栗燚身边的栗凌轩并不清楚为何父皇突然就站在那里走起了神,但是不管怎么说,父皇不让走,他是不能离开的。

  于是,当栗燚回过神的时候,便看到栗凌轩站在自己身边,面露疑惑地看着自己。

  栗燚盯着栗凌轩仔细看了看,对比了一下自己印象里近四年前的那个大殿上持剑的栗凌轩。

  这才真正的意识到,虽然过去还不到四年,栗凌轩却是实打实的长大了。

  如今的栗凌轩更深沉,更内敛,也更有胆识和智慧。

  而栗麟晰,栗燚想了想,那个曾经娇娇的小公主,在皇后昏迷的这些年里,承担起了帮助百姓脱贫发家的任务。

  时常往那些环境极端的地方跑,那嫩白的小脸儿都被晒得暗了几分。

  这也让麟晰公主的名声越传越大。

  栗燚并不清楚楚琰是如何教育这两个孩子的,但是不得不说,栗凌轩和栗麟晰,两个人给栗燚带来了诸多惊喜。

  想到此,栗燚便心下一动:“那凤翎楚家的小姐解毒的能力,轩儿你怎么看?”

  栗凌轩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栗燚会突然问这个?

  但是他还是认真答道:“儿臣所见,楚小姐医术了得。”

  他也并不是说谎,虽然在灵识空间中栗凌轩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但是醒来之后,除了一时解不了的毒,其他毒确实都解了。

  而在战斗中所收到的外伤,也是事无巨细地都给他治疗好了。

  栗燚点点头:“过几日该去护国寺了,让你母后将那楚玄歌也一起带上吧。”

  栗凌轩一愣:“父皇?”

  “轩儿,父皇这一生只对不起你母后一人。”

  栗燚突然开了口,声音里透着几分沧桑:“老二出生后不到三个月便去了,太医说是中毒。老六出生后,你母后每日寸步不离地照顾着,可是那孩子刚到一岁便也去了。”

  这是栗燚第一次提起那两个已故的皇子,也是栗凌轩第一次知道,那年幼离世的两个皇子,都是跟他一母同胞的皇兄。

  “你母后生下你与麟晰后,曾在护国寺内的许愿神树下许愿,希望神树庇佑,能让她往后不再经历丧子之痛,亦愿你们平安健康。”

  栗燚伸出手,缓缓在栗凌轩的背上拍了几下:“虽说轩儿你现在身中奇毒,但这毒到底不危及生命,而麟晰则是真的被庇佑的极好,是时候去还愿了。”

  栗凌轩点了点头,但是他还是不明白:“父皇,儿臣不解,这与那楚玄歌又有什么干系?为何要带她去护国寺?”

  “轩儿,你常年习武,刚才你母后说的话,你大约也是听到了吧。”栗燚转过头看着栗凌轩。

  栗凌轩点了点头,答:“是。”

  “你就不想知道,你母后说的‘泡我儿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栗燚挑着眉。

  栗凌轩有些惊讶地看了栗燚一眼,心说没想到父皇竟对这种事情有兴趣吗!

  嘴上却道:“儿臣以为,这种事情只消宣那楚玄歌一问便自然有分晓了。”

  栗燚摇了摇头:“轩儿,那日楚玄歌在殿上回答朕问题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你可有印象?”

  栗凌轩回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栗燚便接着道:“楚玄歌的年纪瞧着与麟晰差不多,为何会与你母后那般熟识,你可有猜测?”

  栗凌轩又点了点头,道:“儿臣确实不解,还曾去母后宫中借问安观察过。姑且不提楚玄歌,依儿臣所见,母后对那楚玄歌倒是极为上心的。”

  可不是上心吗,为了一块豆豉鱼,那筷子可是一点没留情地打在自己的手背上。

  提起这事儿,栗燚的表情突然就变得有些阴沉了:“朕听闻你在凤栖宫与皇后和楚玄歌一同用了早膳?”

  栗凌轩倒是丝毫没注意到栗燚的表情,自顾自地回答:“是,但那日早膳也极为不同,母后着人煮了一碗称为‘方便面’的面条给儿臣,桌上还有一碟小菜,叫什么豆豉鱼。依儿臣这些年所见,并不曾在鸢国大地上见过这两样吃食。”

  “那方便面,豆豉鱼,味道可好?”

  栗凌轩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栗燚,答:“极好。”

  栗燚“嗯”了一句,接着迈开步子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看那楚玄歌的年龄,恐怕还在闺中,轩儿你今后便少往凤栖宫跑了!”

  跟在栗燚身后的栗凌轩一愣,接着便苦了脸:“儿臣知道了。”

  心里高声哭喊着:“啊!方便面!啊!豆豉鱼……”

  看着栗凌轩那一副心痛的表情,栗燚心情极好。

  哼,让你去找皇后用早膳,让你吃到好吃的不想着你爹!

  而方才滴溜溜滚下凤栖宫的大皇子栗未央,此刻则正正好好摔在了凤栖宫的宫墙外边,八公主栗麟晰的面前。

  “八,八皇妹!”栗未央慌忙爬起来,拍了拍自己的一副,又抖了抖袖子,摆出一副无事发生的做派,脸上挤出一抹他以为极有魅力的笑,跟栗麟晰打着招呼。

  “见过大皇兄。”栗麟晰敷衍地拜了拜,接着道:“不知大皇兄趴在我母后宫外,是为何意?”

  栗未央尴尬地抽了下嘴角,又拿手拍了拍自己的袖子:“啊,正巧路过,路过。”

  “路过?”栗麟晰一脸嘲讽:“大皇兄何时学了这趴在地上走路的功夫?”

  “啊,只是觉得新奇,试了试。咳,试了试。”栗未央解释着。

  “哦。”栗麟晰表示会意:“麟晰还要去找母后请安,便不耽误大皇兄时间了。”

  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朝着凤栖宫的宫门走去。

  “哎,麟晰妹妹别走呀!”一见栗麟晰要走,栗未央慌忙追了两步,抓住了栗麟晰的手。

  栗麟晰厌恶地将手往出拽着,却发现栗未央用了极大的力,怎么挣都挣不开。

  “大皇兄请自重!”

  “麟晰妹妹,这都近午时了,你现在去请安,恐怕母后也不会留你用膳。”栗未央眼神轻佻地盯着栗麟晰那张可人的脸:“不如,麟晰妹妹与本皇兄回宫,用了膳再来给母后请安。”

  说罢不待栗麟晰说话,将栗麟晰拽着便往他的宫殿拖。

  栗麟晰挣脱不开,只能大声呵斥:“大皇兄,青天白日的,大皇兄这般亲密地拽着麟晰,怕是不合礼数!”

  “礼数?麟晰妹妹可不要忘了,往日你是怎么往七皇弟身边凑的。”栗未央的表情带着两分猥琐,回过头瞧着栗麟晰:“怎得,往七皇弟身上凑的时候便不讲礼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