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五十九章 暴君本君

  “父皇且稍安勿躁。”栗麟晰劝慰道,接着面向楚何氏:“这制毒之人,今在何处?”

  楚何氏面色难看了两分,道:“我孙女楚悦歌已故近三十载。”

  “这奇花碎和月半醉,毒医门中留有多少?”栗麟晰又问。

  “奇花碎与月半醉的制法极为复杂,且是歌儿独创,当初歌儿故去后,毒医门便只余下两瓶奇花碎,一瓶月半醉。其中一瓶奇花碎在鸩国圣上手中,另一瓶,恐怕就是用在了皇后娘娘身上。而月半醉于三月前丢失。”楚何氏道。

  “据传毒医门毒草丛生,一般人想要在毒草林中安全无恙找到毒医门的入口都极为困难,为何会丢了这毒药呢?”雪贵妃问道。

  “毒医门依山而建,周围确实布满了毒草,但并不是万无一失的。若是杀手或皇族之人,又或是极为擅长解毒破阵之人,想要进入我毒医门的库房,便也不是什么难事。”

  楚何氏说的直白,虽说把自己家的守备不够完善这话说出来不太合适,但就像楚何氏所说,毒医门是四大隐世家族之一。

  普通人别说想要穿过毒草林子找到毒医门的入口了,就连找到毒医门所在的山都是问题。

  而鸩国的皇帝是个疑心病极重的人,隐世家族这种东西,是绝对不允许存在的。

  是以他对于隐世家族的态度就是:即使你不入世,但是我想找到你的时候,我必须能找到你。

  所以在鸩国的毒医门,明面上是隐世家族,背地里却不得不为了能在鸩国生存下去而帮鸩国皇族做事。

  毕竟鸩国是这大陆上唯一生长毒草的国家。

  依赖剧毒植物制毒的毒医门,不得不妥协。

  不待众人再问,楚何氏又继续道:“前些日子,鸩国皇子常来我毒医门,与门中一位黄阶弟子交往甚密。后来鸩国皇子便拜了帖子,称好友在鸢国中毒,希望我神医门去人助他好友解毒。但我门中弟子回来的路上却是被灭了口。”

  楚何氏的脸色忽的就差了起来:“杀人者极为残忍,那黄阶弟子几乎被剁成肉酱。”

  想起自己见到的黄阶弟子那烂泥一般完全拼凑不起来的尸首,楚何氏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响。

  殿上便一时沉默了下来,连栗燚都停下了在敲击桌面的手。

  半晌,楚何氏像是恢复过来,便继续道:“黄阶弟子离开鸢国前,曾用我毒医门特有的传信纸鸢传信,来信中称,鸢国护国大将军赵氏,手中握有奇花碎,但似乎并不清晰用法,只打算用此毒毒害皇后娘娘。七皇子身中奇毒,听闻宫中太医的诊断,似是丢失的月半醉。因担心我毒医门所出毒药引来祸事,特将每日护国大将军府传入传出的信件手抄一份发往毒医门……”

  楚何氏从袖中掏出几张薄纸,继续道:“而这两张,则是护国大将军府的原件。”

  楚何氏挑出其中两张,然后将几封信分开放置在托盘中,由大太监呈上去给栗燚看。

  每看完一张,栗燚面上的笑便更深一分,下面站着的朝臣心内的恐惧则更多一分。

  他们今天这个刺激的早朝听到了太多的秘密,各个都能让他们的脑袋从此告别他们的身子。

  “赵贵妃这家书写的倒是相当不错。”

  栗燚笑的很是欢快:“图儿不慎将皇帝有意立储之事告知其他皇子,七皇子不可再留。”

  “凤栖宫楚氏颇得圣宠,必除之。”

  “毒医门之人不可再留,不日水木大人派人相助,切莫急躁。”

  “将此毒投入皇帝每日所饮参茶内,年内便可计划扶持图儿继位。”

  栗燚的表情极为灿烂,众臣则是知道,这位不苟言笑的鸢帝,今日便是气得狠了。

  “谋害朕的皇后和嫡皇子,企图谋害朕而立新皇,护国大将军赵氏,你们好大的胆子啊!”

  护国大将军赵氏跪在地上,头贴着地,冷汗甚至已经将地面浸湿了。

  而赵贵妃,早在楚何氏说出黄阶弟子被砍成肉泥之时,就吓得昏过去了。

  “来人!护国大将军赵氏,伙同贵妃赵氏,谋害当今皇后、嫡皇子,证据确凿。于明日午时三刻,赵氏诛九族,菜市口斩立决!”

  栗燚顿了顿,继续道:“四皇子栗昭图,贬为庶民,打入天牢!”

  四皇子一派的大臣们顿时白了脸,其中一人走到大殿中央,跪伏在地,道:“皇上,臣斗胆,四皇子乃皇嗣,且对此事并不知情,望皇上三思。”

  栗燚便眯着眼睛笑起来:“哈,四皇子是皇嗣,七皇子便不是了?”

  “臣并无此意!”

  那位大臣仍是坚持,甚至道:“若皇上执意如此,臣便只能以命换皇上三思了!”

  栗燚点点头,颇为赞赏地开口道:“那你便让朕看看,你是怎么以命换朕三思的。”

  大臣并没想到栗燚会如此不客气,但皇命难为。

  他站起来,朝着最近的一根柱子撞上去。

  一声闷响之后,大臣便倒在了地上,大太监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回头禀报道:“启禀皇上,还活着呐。”

  栗燚点点头,道:“泼醒!”

  一桶冰水便泼在了那大臣脸上,大臣被冻得牙齿直颤。

  “看来爱卿你的以命相换并不成功,不过无妨,朕圆你这愿望。”

  栗燚挑眉一笑,道:“兵部尚书李氏,赐毒蚀骨粉,诛九族!”

  兵部尚书李氏当场就愣住了,一起愣住的还有毒医门的楚何氏。

  蚀骨粉这东西,一般人不知道,可楚何氏是知道的。

  这是一种极为折磨人的毒,毒药会腐蚀中毒之人的骨头,整个过程似被蚂蚁啃噬一般痛苦,直到全身的骨头都被腐蚀,化为血水为止。

  有些人生命力极强,骨头被腐蚀尽了人却还活着,但这也不过是苟延残喘。

  不多时那化为血水融入血液的骨头便会产生毒性,将已经没了骨头之人完全毒杀。

  许多人以为蚀骨粉与那蚀骨散是一种东西,可事实上二者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蚀骨散是折磨人的毒,人不会死,但是会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蚀骨粉则是一直毒到人死,人不死,它就再毒一次。

  其他朝臣不禁感慨兵部尚书李氏太冲动,同时又感慨笑起来的栗燚果真是暴君本君。

  不过栗燚这以暴制暴倒是真的有效,一时之间,殿上便不再有人继续冒出来求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