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五十六章 你们可会怪母后

  鸢帝不耐地挑了挑眉,又看向栗凌轩。

  “朕的七皇子今日倒是气势非常。”栗燚不得不承认,今日的栗凌轩令他非常意外。

  栗凌轩面无表情,开口道:“父皇,贵妃赵氏一族谋害皇后,还请父皇明察!”

  栗燚心下叹了叹,栗凌轩到底是个孩子,看事情还是浅了些。

  但是好在做事目标明确,信念坚定,而对事情的全局把握整体也不错。

  做事会受到情绪的影响虽说是个大忌,但是考虑到栗凌轩年龄尚幼,便也是可以理解的。

  “哦?”虽说心里在赞叹栗凌轩的优秀,但是栗燚面上并不显。

  只是再将目光转回赵贵妃身上,道:“赵贵妃,七皇子诉你赵氏一族谋害我鸢国皇后,可有此事?”

  赵贵妃跪在地上,一边抹着眼泪,心里一边腹诽着,刚不是说过吗,怎得又开始问了!

  但嘴上还是非常老实的:“臣妾没有谋害皇后。”

  于是栗燚继续道:“那就是赵贵妃的亲族有人谋害皇后了?”

  赵贵妃一愣,护国大将军赵氏亦是一愣。

  许多大臣都跟着一愣。

  这话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不待栗燚继续说话,护国大将军赵氏已经跪在了下面:“臣,不敢谋害皇后娘娘,还望陛下明鉴!”

  栗燚点点头,看着栗凌轩:“护国大将军和赵贵妃都说没有谋害皇后,七皇子,不如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栗凌轩将手中的剑指向赵贵妃,道:“贵妃赵氏及其亲族,勾结鸩国,给皇后下了鸩国秘毒,造成皇后中毒,至今昏迷。”

  栗燚便道:“可有证据?”

  栗凌轩回:“证物在此,父皇可先行过目。”

  栗燚便叫人将那证物呈了上去,翻了翻全是账本密信。

  栗燚心下赞叹自己的七皇子天资卓越,做事思虑极深。

  端看这账本,这密信也能看得出栗凌轩查护国大将军赵氏一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护国大将军,你来帮朕瞧瞧这证物。”

  栗燚伸手将那账本密信丢到了此时全身正冒着冷汗的护国大将军面前。

  赵贵妃看到密信的时候,脸色瞬间白得跟宫中新糊的窗户纸似的。

  那密信都是护国大将军与赵贵妃的往来信件,里面明晃晃地写着:

  “皇上有意立储,七皇子自不能再留。”

  “图儿在朝中仍需助力,望母家多关照几分。”

  “七皇子已身中奇毒,暂无需过于担忧。”

  “特配奇花碎一瓶,待时机成熟便下给七皇子。”

  ……

  里面丝毫没有与皇后和鸩国相关的内容,倒是谋害皇嗣这一条跑不了了。

  于是栗燚便道:“这信中,可一点儿看不出有谋害皇后和勾结鸩国的信息。”

  栗凌轩眉目一凛,道:“奇花碎乃是鸩国特有的毒,且等闲毒医绝无可能配出这毒。”

  这一点栗燚倒是清楚的,只是仅靠这些,要说护国大将军赵氏伙同赵贵妃谋害皇后,勾结鸩国,委实不够用。

  看着栗凌轩,栗燚便也明白,这孩子是担忧自己的母后,关心则乱了。

  这些账本密信若是再留些时日,拿出来的分量可就要比现在重的多了!

  栗凌轩站在殿上,眼睛死死地盯着鸢帝。见鸢帝不语,心中一阵阵的难受。

  相比自己还太弱小,不得不依靠他的父皇来解决问题的不甘,栗凌轩更多地却是为自己的母后不值。

  自栗凌轩懂事以来,周围人都说他的母后是当今圣上最爱的女子,虽然这话说的跟他自己看到的好像不太一样。

  他也不明白被所有人所羡慕的母后为何看起来总是非常悲伤,但是他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父皇对母后的感情。

  即使他并不明白情爱这种事情。

  因而他想,只要他将这些证据呈上,那父皇自然会将那谋害母后的人绳之以法。

  可是现在鸢帝的所作所为,完全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

  要知道,虽然当初皇后楚琰总是非常悲伤,见到鸢帝的时候时常也是没什么好脸色。

  但是单独与栗凌轩和栗灵晰在一起时,却是一直念叨着他们的父皇,鸢帝栗燚的好。

  栗凌轩还记得楚琰出事前不久,有一日独自在凤栖宫哭泣。

  去请安的栗凌轩和栗麟晰慌忙问着楚琰可是有什么悲伤的事情时,楚琰跟他们兄妹俩说的话——

  “轩儿,麟晰虽然性子活泼了点,但是到底是女孩子。作为兄长,不论什么时候你都要护着麟晰,明白吗?”

  楚琰眉目间凝着化不开的悲伤。

  栗凌轩点点头,答应着:“儿臣定会倾尽全力护好麟晰的,母后可是因为儿臣还不够强大,无法保护好麟晰而难过?”

  楚琰摇摇头,道:“也不用太急着变得太强大,你们的父皇虽说面上看起来冷了些,可心里都是热的。他是很爱你们两个的,所以有些事可以放一放。轩儿你是皇子,将来是会要跟其他皇子争你父皇那个位置的,到那个时候很多事情便是由不得你了。”

  栗凌轩不解:“为何由不得我?儿臣对父皇那位置无甚兴趣,亦不会去与其他皇兄争夺,母后大可不必为此而忧心。”

  楚琰苦笑着看着自己这个贴心的儿子,伸出手将两个孩子抱了抱,道:“人生多得是身不由己,轩儿,那个位置即使你不争,其他皇子也不会放过你。除非……”

  “除非什么?”栗凌轩问着。

  楚琰叹了口气:“除非你失去那个位置的竞争资格。”

  “那不是要让皇兄去死吗!”栗麟晰清脆的声音响起。

  她之前一直认真听着楚琰与栗凌轩的对话,便也明白了些楚琰的意思:“皇兄不在了就不可能和他们争了,可是要儿臣看,大皇兄和四皇兄都是蠢的;三皇兄倒是很聪明的,但是儿臣觉着三皇兄不像是个爱争的;至于五皇兄嘛,体弱多病,恐怕也没什么心力放在这种事上吧!”

  楚琰眉目间虽然还带着许多忧伤,可是看向栗麟晰的眼神却是非常赞赏的。

  栗麟晰是宫中唯一的公主,最小的孩子,却是个心灵通透的。许多事不必与她多说,她却总是能自己联想出那些事中弯弯绕绕的道理和言下之意。就像她的名字麟晰一样,机灵明晰,令人总是忍不住多喜爱她几分。

  “麟晰说的对,母后万不必为此忧心。”栗凌轩眸光坚定。

  楚琰只是低低叹了口气,道:“若是往后母后护不住你们兄妹二人,你们可会怪母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