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五十三章 老子把你当闺蜜,你特咩想泡我儿子!

  “怎么了?”楚琰看着楚玄歌那飘忽不定的脸色,开口问道。

  “咳……”

  楚玄歌侧过头看了一眼楚琰,然后又转过脸,说道:“那个,你跟他不熟的话,那他今后的计划之类的,你会管吗?”

  楚琰摇了摇头:“大概不会吧,轩儿是个极有主见的孩子。而且我也不是他真正的母亲,我觉得这个东西我管不了。”

  楚玄歌进一步试探道:“包括娶妻什么的?”

  楚琰便有些奇怪地反问:“娶妻?他争皇位我都未必会给他什么帮助,更别说娶妻了……”

  楚琰虽然只穿越到这里半年,但是半年里也足够她了解更多关于皇后楚琰的事情了。

  皇后楚琰,母家是北域的瓜农世家,为农发家,后来也经商。

  自鸢帝栗燚继位以来,家族生意越做越大,目前已经是鸢国第一大水果商了。

  即使如此,栗凌轩要争皇位的话,北域楚家也是不够看的。

  毕竟只是掌握了水果而已,要想说得上话,起码得是掌握了鸢国的经济命脉才行。

  楚玄歌的表情有些窃喜:“所以说,不论他跟谁在一起,你都不会管?”

  “嗯,我觉得是的。”

  毕竟她自认和栗凌轩并没有什么母子之情。

  “那,我们商量件事儿吧!”

  “什么?”

  楚琰有些奇怪,以她对楚玄歌的了解,今天这东拉西扯最后才说要跟自己商量事儿的样子,可是一点儿都不楚玄歌。

  毕竟,在楚琰的印象里,楚玄歌是个极为干脆的人。

  “咳……那个……”

  楚玄歌表情有些别扭:“你确定你不管七皇子的事儿是吧?”

  楚琰点了点头,问道:“玄歌你今天怎么了?吞吞吐吐的。”

  楚玄歌深吸了一口气,像是给自己壮胆似的:“那个,我接下来的话可能会有些……嗯,冒犯?”

  “冒犯?”

  楚琰神色有些不安,她总觉得楚玄歌要说的不是什么好事儿。

  “嗯……”

  楚玄歌点点头:“你做个心理准备,你准备好,我就说了……”

  楚琰的眉头蹙了起来:“你总不会是要说,原主几年前中毒昏迷的事儿是轩儿搞的鬼吧?”

  楚玄歌摇了摇头:“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我就说了。”

  “你说吧。”

  楚琰是确实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事值得楚玄歌这般千回百转。

  “那个我想追七皇子栗凌轩你能不能给我出出主意帮帮我!”

  楚玄歌表情非常别扭地用极快的语气说完了这句话。

  之后,屋子里便是一片寂静。

  楚玄歌奇怪地转过头去看楚琰,只见楚琰张着嘴,一脸讶异地看着自己。

  半晌,楚玄歌似乎意识到跟楚琰提这样的事情似乎不太妥,毕竟后宫之中还有另外两个妃子,楚琰的日子也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的好过。

  “啊,你如果不方便,也没事的……”

  楚玄歌颇为不好意思地用手挠了挠脖子。

  可是楚琰依然张着嘴,一脸讶异地看着楚玄歌。

  “嗯?”

  感觉到楚琰不对劲,楚玄歌一脸疑问:“下巴掉了?”

  楚琰摇了摇头,合上嘴巴,咽了咽口水,突然有些后悔刚才楚玄歌把水杯拿走这件事。

  毕竟现在要去拿床边凳子上的水杯,距离还有点远。

  于是楚琰坐直了身子,面无表情地转过身看着楚玄歌,道:“玄歌,你刚才说,你要追我儿子?”

  “嗯……”

  看着楚琰突然坐直了,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楚玄歌不禁有点心慌,心虚的那种心慌。

  “然后你想让我帮你追我儿子?”楚琰又道。

  “嗯……”楚玄歌点了点头。

  “卧槽!楚玄歌老子把你当闺蜜,你特咩想泡我儿子???”

  下一秒,楚玄歌那已经被楚琰之前的高音摧残到弱不禁风的结界,在楚琰的怒吼下,终于是碎了……

  于是趴在房顶上因为屋内一直没什么声音而已经在打瞌睡的大皇子栗未央,在距离凤栖宫不远处的御花园里讨论政务看法的鸢帝栗燚和七皇子栗凌轩,以及刚从宫外赶回朝着御花园方向走的胡辰风,便都听到了楚琰这一声怒吼……

  接着的还有楚玄歌的一句:“哎阿琰你别激动啊!!!”

  栗未央被惊得骨碌碌滚下了凤栖宫的房顶。

  而鸢帝栗燚则是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栗凌轩,道:“轩儿,你与那凤翎楚家的小姐,是什么关系?”

  栗凌轩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面瘫脸,道:“儿臣月前外出,回宫路上被人埋伏导致体内毒性爆发,楚小姐当时救过儿臣一命,且助儿臣压制了体内奇毒。”

  栗燚点点头,事实上,他根本不明白所谓的“泡儿子”是什么意思,但是这并不影响他逗自己这个最为宠爱的儿子。

  宫中的人都知道栗燚偏爱皇后所出的两个孩子,却无人知道栗燚偏爱栗凌轩和栗麟晰的原因并不仅仅因为楚琰是栗燚唯一爱着的人。

  如果说这两个孩子年幼的时候,栗燚是因为楚琰而爱屋及乌。

  那楚琰出事后,栗凌轩将赵贵妃押上朝堂时,那为母报仇的坚定,以及那面对自己的敌人绝不手软的气性,足以让栗燚将那份爱屋及乌转化对栗凌轩单纯的赞赏。

  那时候栗凌轩和栗麟晰都还年龄尚幼,而母亲楚琰中毒昏迷。

  两个孩子并没有像旁的孩子那样慌乱无措,而是想方设法去寻找伤害自己母后的人。

  栗凌轩找到的证据虽然不少,有的甚至可以看出是很久之前便收集到的,但是证据繁杂且不具备决定性。

  而栗凌轩站在朝堂之上,手握着那一柄曾经随栗燚征战南北的剑,一脸坚定地说出赵贵妃的罪行。

  之后,无视周围的上早朝的那些大臣们的窃窃私语。

  栗凌轩接着道:“护国大将军一族,教女不善,恶毒善妒,支持赵贵妃后宫谋害国母;身为武将,本应在国家有难时挺身而出,却对北国内乱的求助推三阻四;于国,护国大将军护国不利;于君,护国大将军族人谋害皇后;儿臣请父皇明鉴,为我鸢国臣民,处斩护国大将军赵氏一族!”

  一席话说完,朝堂上顿时鸦雀无声。

  不少朝臣觉得,这七皇子是仗着以往鸢帝对他们兄妹俩的宠爱,恃宠而骄了。

  毕竟鸢帝正值壮年,虽说之前有过立储的意思,但是立储又不等于鸢帝要退位。

  这七皇子将鸢帝正得宠的妃子绑来大殿上,甚至还是提剑进来的!

  又当着众臣的面要鸢帝处斩宠妃赵氏一族,这跟逼宫好像也没太大区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