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五十一章 楚玄歌你变了

  楚琰瞪大了眼睛看着楚玄歌,说话都有些结巴:“第……第一世?”

  楚玄歌更不好意思了,她笑了笑,继续道:“对,这是我第三次穿越了。”

  楚琰便结巴着重复道:“第……第三次?”

  看着楚琰目瞪口呆的模样,楚玄歌好心地拍了拍楚琰的胳膊:“别那么惊讶啊!你这样我还怎么继续说。”

  楚琰吞了吞口水,道:“你,你继续。我听着……”

  楚玄歌便接着道:“第一世我穿越到毒医门的门主7岁的嫡孙女身上了,你如果有兴趣查一下的话,可能还能查到一些关于这个嫡孙女的事情。总的来说,那个小姑娘是个制毒天才!”

  楚琰撇撇嘴:“玄歌你变了,你竟然如此不要脸的自夸!”

  “不是,是那个小姑娘真的是个制毒天才!我穿越之前人家就已经是颇有名气的制毒师了!”楚玄歌解释着。

  楚琰又吞了吞口水:“你是说,你第一次穿越的时候,穿越到一个7岁的神童身上了?”

  楚玄歌点点头。

  楚琰便大声惊呼道:“你特咩什么运气!”

  楚玄歌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万分庆幸自己之前设结界的时候是认真布置的,不然按照楚琰这嗓门,随便画的结界恐怕直接就被她吼破了。

  “唉,别提了,我跟你说,没活多久我就死了,然后又穿越了一次!”楚玄歌叹了口气。

  “哈?”楚琰哽了一下,“你不是吧?”

  楚玄歌颇为哀怨地看了楚琰一眼:“我也希望我不是……”

  可事实偏偏就是这样,楚玄歌活到23岁,为了抓一只毒蟾蜍,失足掉进了后院的池塘里,淹死了……

  楚琰一脸同情:“所以,那个稀世天才,7岁的小神童,被你占了身子之后活了16年,因为一只毒蟾蜍淹死了???”

  “嗯。”楚玄歌一副没错就是这样的表情。

  “你可真是……”

  楚琰思考了半天,接道:“我都不知道该说你倒霉,还是说你哀梨蒸食。”

  楚玄歌一脸震惊:“阿琰你厉害了啊,都会哀梨蒸食这种词了!”

  楚琰扁扁嘴:“你别人参公鸡我!我不吃你这套!”

  楚玄歌便笑着回答:“我这夸你呢!”

  “谁要你夸啦!”

  楚琰哼哼着,接着问:“后来呢?你那小神童命早亡了,接下来你就投胎到神医门了?”

  楚玄歌伸出一只手指,左右晃了晃:“非也!”

  “你总不是穿越到神医门的吧!”

  “嗯,怎么说呢,我确实是穿越到神医门的。但是吧……”

  楚玄歌用‘我马上要爆大料’的表情看了看楚琰,心里盘算着怎么说才不会让楚琰太惊讶。

  毕竟现在的楚琰一惊一乍的“嚎叫”,她的耳朵是真的受不住……

  “但是什么,哎呀你快说啊!说话说一半,没钱吃晚饭你没听过吗!”楚琰一脸着急。

  楚玄歌叹了一下,开口道:“我在穿越到神医门之前,还去过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你得道成仙啦?”楚琰眨巴着眼睛。

  “得道成仙了我还能在这里吗!”

  楚玄歌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楚琰,心里想着这孩子是不是穿越之后脑子坏了。

  “唔,也是。”楚琰点点头,忽略了楚玄歌的眼神,接着问:“所以你去了什么世界。”

  楚玄歌想了想:“我也不知道。”

  下一秒楚琰就拿起了床上的枕头朝着楚玄歌砸了过去,嘴里还喊着:“楚玄歌你特咩是故意的?!”

  楚玄歌赶紧伸手去挡,嘴里念叨着:“阿琰你别着急,淡定,淡定!”

  楚琰拿着枕头砸了楚玄歌好几下才算消气,她挑着眉毛,一脸‘给本宫从实招来’的表情,瞪着楚玄歌。

  楚玄歌无奈地笑了笑,继续讲着另一个世界的事情:“那是个现代化的世界,我穿越的那个城市叫洛市,成了洛市玄学世家楚家的布阵天才小姐。”

  “又一个天才?”楚琰有些无语。

  楚玄歌点了点头:“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而且这个更厉害,才五岁就是布阵天才了。”

  “你等等,别说话,让我缓缓……”

  楚琰一只手撑在自己头上,另一只手放在盘着的腿的膝盖上,一脸复杂。

  而楚玄歌则安静地坐在旁边耐心地等着楚琰。

  好一阵,楚琰像是缓好了情绪。

  她深吸一口气,道:“所以,你在那场风灾里遇难之后,先穿越到了鸩国有名的毒医门,在里面当了16年天才。之后又穿越到平行世界当了布阵的天才?”

  “是这样没错!”楚玄歌继续道:“不过这个天才也短命。”

  楚琰又做了两次深呼吸,说道:“这次怎么死的?”

  她觉得应该不会有比为了抓只蟾蜍掉池子里把自己淹死更蠢的死法了,而这次她的预感很准确。

  “22岁的时候,布了个我刚研究出来的新阵……”

  “你不是把自己当祭品被自己的阵给弄死了吧?”楚玄歌还没说完,就被楚琰打断了。

  “虽然不是这样,但是也差不多。”楚玄歌一脸憋屈:“我的阵倒是没问题,但是,谁知道那天地震了呢!”这简直就跟自己被16级狂风卷飞了一样憋屈。

  “你什么运气啊?”楚琰脸上的表情并不比楚玄歌好多少:“这种天灾大部分人一辈子都遇不到一次,你这……”

  对楚琰的感叹,楚玄歌颇为赞同:“憋屈是吧?我跟你说,比我被台风卷走还憋屈!那地震就像跟我作对一样,震中就在我阵眼下方十公里的位置……”

  “然后你就死了。”楚琰非常肯定。

  “对,阵眼偏移,我被自己的阵法给反噬了……”楚玄歌解释道。

  楚琰一脸痛惜:“太惨了!”

  “谁说不是呢!”楚玄歌摇着头,颇为赞同楚琰。

  “不过这次比上次强点,活了17年呢!”楚琰试图安慰楚玄歌。

  楚玄歌咧着嘴:“我谢谢你啊!”

  “不用客气,咱们是好朋友,好姐妹!”楚琰拍着楚玄歌的肩膀,然后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突然“啊”了一声。

  “怎么了?”楚玄歌被楚琰突然的高音震得一边耳朵嗡嗡。

  “所以这跟任姨有点神到底有什么关系?”楚琰终于是又把话题绕回了最开始的问题。

  楚玄歌一脸震惊:“我说了这么久你都还没有意识到,我妈真的很神吗!”

  这次换楚琰咧嘴了:“我倒是觉得你这穿越运势挺神的,一连穿了俩天才。但是关于任姨有点神的部分,我是一点都没听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