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四十九章 花心的没救

  听楚琰这么说,楚玄歌的眉头也紧了几分。

  要说楚玄歌跟自家父亲的关系是疏远而陌生的,那她和任影女士的关系就是亲密且依赖的。

  端看楚琰拿出的那张购物条上密密麻麻全都是楚玄歌喜欢的东西,便也看得出楚玄歌与任影女士的关系非常不错。

  可是楚玄歌死了三年,任影女士却从未表现出丝毫伤感。

  “还有啊,玄歌。”

  楚琰一脸神秘地跟楚玄歌开了口:“我觉得任姨有点奇怪。”

  楚玄歌歪着头不解地看着楚琰。

  “你先听我说,是这样……”

  楚琰开始解释:“我这空间里的东西,全都是任姨让我去买的。虽然也有可能任姨没想什么,只是觉得需要买一些所以让我去采购。但是这东西,你不觉得分量太多了些吗?简直就像末日囤货似的。”

  楚琰甚至跑了三个超市才买齐了这些东西。

  楚玄歌眉头紧皱,思索着楚琰的话。

  “如果是这样,我其实也能理解。毕竟从你走的那年开始,咱们那的气候就愈来愈奇怪了。”

  楚琰继续道:“除了16级的台风,连地震都来过几次,甚至有那么两次因为降雨量太大,城市内部发生了内涝。”

  楚玄歌有些惊讶:“汶城会内涝?”

  楚琰点了点头:“那次内涝还非常严重,比卷走你的那场台风带来的降水还严重!”

  楚玄歌便觉得这更为惊奇了。

  汶城虽然是沿海而建,但城内有一处峡谷,峡谷空旷,与大海相连。

  汶城的排水系统都是直接导入这峡谷,然后顺着峡谷入海的。

  内涝这种事,汶城从未发生过。

  甚至可以说,因为汶城这周边高,峡谷低的地势,汶城也没什么内涝的可能。

  “但是不止这样,任姨给我购物单那天晚上,突然叫我谈话。”楚琰继续说。

  “谈话?”楚玄歌的印象里,任影女士并不是一个喜欢聊天的人。

  “对,问我如果再见到你的话,会不会全心全意的为你好。”楚琰眨了眨眼。

  楚玄歌面上的表情便尴尬了几分,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像丈母娘问女婿。

  楚琰似乎是看出了楚玄歌想歪了,便也没停顿太久。

  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因为是你救我,楚家又把我当自家孩子一样养大。虽说这些年我也有找过我的父母,但是说白了,除了他们是卖瓜的之外,我倒真的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楚玄歌摇了摇头:“虽说当初是我把路边躺着的你救了,但是那天我们三个都出了车祸。你当时失忆说不定是因为车祸导致的。可能正是因为我救了你,才害你失去了和家人重逢的机会。”

  每次想到这个可能,楚玄歌都会觉得自己心里很是愧疚。

  “你怎的就不知道想点好的?”

  楚琰佯装嗔怒:“当初若不是你找任姨带我回家,我可能倒在路边就死在那里了!”

  楚琰说的倒也不无道理,毕竟当时的楚琰可谓是气若游丝。

  车祸后能救回来,还只是失忆,连医生都觉得是极为罕见的医学奇迹。

  见楚玄歌还是没有什么变化,楚琰“哎呀”一声,拉住楚玄歌的手。

  接着自己的话说了下去:“任姨不是跟我谈心嘛,我就跟任姨说,如果有机会和你重逢,那不论发生什么,我一定站在你这边!”

  楚玄歌似乎是来了兴致,她略有些心虚地瞟了一眼楚琰,道:“当时说的好听,真到那时候,我看未必。说不定你还会主动和我对着干呢!”

  “怎么会!”楚琰连忙反驳。

  “万一我是看上你这皇后的位置呢?”楚玄歌敛着眸子,一副小媳妇作态。

  “啥?”楚琰是没想到楚玄歌会突然问这么个问题。

  “你看吧,我就说是当时说的好听。”楚玄歌甚至假装抹了抹完全不存在的眼泪。

  “我不是那个意思!”

  楚琰连忙开口:“你看上那个老皇帝啦?我跟你说,那老皇帝人品不行的。你看轩儿和麟晰,他俩才15岁!上面还排着三个哥哥!这花心的真的没救!”

  “可是我听闻老皇帝极为宠爱你这个皇后,而且对你十分专一!”楚玄歌接着演戏。

  “什么呀!”

  楚琰气得在床上踢起了腿:“我跟你说,这老皇帝确实是挺宠我,不对,准确的说是,老皇帝很宠原主。什么都顺着的那种,但是这样你不觉得很虚伪吗!世界上哪有人会真的爱一个人爱到不论对方做什么都顺着受着!”

  “好像有点道理。”

  楚玄歌看着楚琰那泛红的脸,突然有些想笑,但是她还是忍着开了口:“但是这不是也说明这老皇帝极爱你是事实吗?”

  “事个P的实!”

  楚琰甩着手,把床拍的“啪啪”响,很生气的回道:“你不知道,他就是个人面兽心的禽兽!衣冠禽兽你知道吗!我都跟他说了我不是他那个心尖尖上的小皇后,他就是不信,不信也就算了,他还觉得我只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很想要!”

  “他强迫你?”楚玄歌瞪大了眼睛,看不出来啊,鸢帝居然这么禽兽的。

  “没成,我推开了!”

  楚琰跳下床,走到桌子跟前,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喝了下去。

  然后拿袖子擦了擦嘴:“这要是成了还了得,我岂不是真成了占了人家皇后的身子地位,还又抢了人家的男人的人吗!”

  楚玄歌颇为无语:“反正老皇帝也没觉得你不是他的皇后。”

  “哎呀说这个干嘛!”

  楚琰又烦躁地甩了甩袖子,爬上床,往床头的位置靠了靠,接着道:“反正总之,任姨当时那么问了我。我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你知道的。”

  楚玄歌点了点头。

  “然后第二天我去买东西,买完以后我开着车给任姨打了个电话,问她东西搬到哪。”

  楚琰的神色变得古怪起来:“任姨没跟我说东西搬到哪,只是跟我说‘若是见到玄歌,记得不论她要做什么,全心全意地去帮她,用尽全力,不问原因和不考虑结果地帮她,你做得到吗?’。”

  “诶?”楚玄歌也露出了纳闷儿的表情。

  “我跟任姨说我一定会做到!然后眼前一黑,我就到这儿了。”

  楚琰摊了摊手:“说实话,若是说我穿越这事儿,跟任姨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没办法说服我自己的……”

  楚玄歌表示理解:“确实,若是真的没关系,未免也太巧了!”

  “还有你出事那天,我到家的时候,任姨问我外面的天气如何。我说风很大,挺危险的。然后任姨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到时间了!”

  楚琰哆嗦一下:“我当时差点以为任姨要告别世界了!”

  楚玄歌便咧了咧嘴,表示了赞同。

斯卡骨

今天被我的小伙伴吐槽我还在用默认封面,呜呜呜,被嫌弃了QAQ明天要给小朋友上课了,还要给周末上课的小朋友做ppt…所以之后更新就要变慢啦(并没有几个收藏的我说这话的时候依然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总之,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以及,我也想要收藏和推荐票(晃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