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四十二章 就是那个根本

  这姑娘不会是七皇子心仪之人吧!

  胡辰风在心里嘀咕着,想不到这七皇子出趟门,居然遇到了真命天女吗!

  不然的话,没道理被人家这么揩油还毫无反应啊!

  胡辰风这么想着,视线又转到栗凌轩那被楚玄歌握着的手上。

  只见楚玄歌手指搭在栗凌轩的手腕上,表情颇为认真的给栗凌轩把着脉。

  胡辰风便又想,这姑娘不简单啊。

  刚才还一副恨不得把七皇子的袖子撕了抓着他的手臂好好把玩一番的样子,这怎么一转眼便毫无兴趣了!

  楚玄歌终于把完了脉,面上笑意盈盈开了口:“栗公子体内毒性暂时还压制的不错,近期多注意休息,好好养养身子。过些日子便可以考虑找药着手解毒啦!”

  栗凌轩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倒是胡辰风面上有些讶异,他道:“姑娘可是特意来京城给我家公子解毒的?”

  楚玄歌这才将黏在栗凌轩脸上的目光换了换位,快速看了一眼旁边的胡辰风,点了点头:“是啊。”

  胡辰风看着瞟了自己一眼之后又将眼珠子糊在了栗凌轩脸上的楚玄歌,面色很是精彩。

  论长相,虽然他没有栗凌轩那般出众,但他也算是一表人才。

  可这楚玄歌一开始就像没看到他似的,令他不禁有几分挫败。

  待他提了问题,对方也只是像看了一眼旁边的木桩子一样看了他一眼,这令他内心非常的受伤。

  下意识的,胡辰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下叹了口气。

  技不如人就算了,长相不如人也罢了。

  可是连栗凌轩这种日常把小姑娘吓得躲在边边上,被朝中大臣们私底下称为冷面阎王的人都有了追着他跑的小姑娘……

  胡辰风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师兄似乎有些不对劲,栗凌轩转过了头:“师兄可是不舒服?”

  胡辰风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是不舒服,想到自己喜欢的小姑娘那怀疑的眼神,一天天疯狂和自己作对的样子……

  胡辰风低着的头又摇了摇,叹了口气。

  楚玄歌看着面前的两人,虽然她还没有看够自己的这个美人儿,但是也看得出栗凌轩是相当关心胡辰风的。

  于是她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栗凌轩的手,然后伸出手对胡辰风道:“来,手给我,我给你把个脉。”

  胡辰风愣了愣,一起愣的还有栗凌轩。

  胡辰风愣,是没想到这个眼睛珠子都快融化在栗凌轩脸上的小姑娘会好心主动来给自己把脉。

  栗凌轩愣,是因为楚玄歌的手突然松开他的手的时候,他竟有些贪恋小姑娘手指触在自己手上的柔软,还有那手指传来的温热的感觉。

  后知后觉地,栗凌轩突然发觉,楚玄歌给自己把完脉之后没有松手,而自己便也由着她去握着了。

  被楚玄歌握着手的感觉让他觉得非常安心,甚至还有一丝喜悦。

  栗凌轩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安心和喜悦,想了想觉得大约是因为自己在楚玄歌灵识空间里的时候,楚玄歌一直是这样照顾他的吧。

  想必是身体习惯了楚玄歌这样的触碰,所以他才没有往常被别人触碰时的抗拒。

  栗凌轩想得很入神,所以也并没有发现胡辰风看着他和楚玄歌的眼神有些不对。

  “姑娘看起来不像是京城人。”胡辰风开口。

  “刚才不就说了,我是来京城给栗公子解毒的,自然不是京城人。”

  楚玄歌把着脉,语气不太好地回复。

  被莫名怼了的胡辰风自然是感觉到了楚玄歌有些不高兴,但是楚玄歌到底为什么不高兴,他却不太清楚。

  只得硬着头皮再问:“看姑娘似乎医术了得,敢问师从何人呢?”

  楚玄歌面色古怪地看了胡辰风一眼,道:“我爹。”

  胡辰风的面色便更僵硬了。

  而刚回过神的栗凌轩正正好好听到了楚玄歌这理直气壮的一声“我爹”,忽然觉得自己的师兄真是很惨。

  在宫中被自己的胞妹栗麟晰怼,第一次见到楚玄歌,楚玄歌竟也是抓着他怼。

  “楚姑娘是边境凤翎城的人。”看着自己师兄那实在不太好的表情,栗凌轩好心地开了口。

  胡辰风没忽略栗凌轩开口前看着自己时面上划过的那一丝同情,于是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凤翎城?听说那里出名医,楚姑娘不会是出身名门吧!”

  不待楚玄歌回复,胡辰风就继续道:“难道说我们家公子之前的毒,也是楚姑娘给解的?”

  楚玄歌抬眼看了看胡辰风,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胡辰风话里有话。

  但是还是解释道:“栗公子身中奇毒,我也只是帮栗公子压制了毒性,解毒这事来日方长,一时半会儿急不得。”

  “原来是压制了毒性。”

  胡辰风点了点头,丢给了栗凌轩一个暧昧的眼神。

  栗凌轩想起来胡辰风在客栈说的那句话,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楚玄歌一眼……

  若是自己昏迷之时,楚玄歌真的做了什么……

  想想栗凌轩禁不住有些发憷。

  楚玄歌并不知道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胡辰风坑了,所以当栗凌轩的目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的时候,她也是有些纳闷儿了。

  “我身上落了东西?”楚玄歌一边给胡辰风把脉,一边转头看着栗凌轩。

  栗凌轩摇了摇头。

  转过头正巧看到胡辰风表情怪异地看着栗凌轩。

  楚玄歌心下就不太舒服了,反正脉已经把完了,她的手指尖上便加了两分力压在了胡辰风的手腕上。

  疼的胡辰风龇牙咧嘴……

  ”疼啊?“楚玄歌明知故问。

  胡辰风点点头,一边倒着抽冷气,一边嚎叫:”疼,楚姑娘你轻点,真的疼,嗷!“

  ”嗯,知道疼还有救。“

  楚玄歌一副还好不是朽木的表情,手指尖松了松力道,接着道:”这位公子患的是心病,平日里思虑太过,伤肝。因思虑太过而夜间不安,成日夜不能寐,伤肾。长此以往,公子怕是会伤了根本啊!“

  栗凌轩好奇开口:”伤了根本?“

  楚玄歌的眼神快速在栗凌轩身上过了一遍,然后抬了抬下巴,道:”就是那个根本。“

  一副你懂,我就不多说了的样子。

  在楚玄歌的示意下,栗凌轩的面上突然红了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