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三十九章 切莫辜负

  玄女眉头皱着,道了句:“她做事儿做到一半,你怎么就将手抽出来了。”

  男子便道:“正事要紧,在下不好耽误玄女大人的时间。”

  玄女的眸光不着痕迹地在男人和小姑娘身上转了转,接着道:“你不如待她说完她想说的,再决定是否要现在与我去商谈。”

  男人将目光转回小姑娘脸上,小姑娘的眼中闪烁着光,眼底却蓄了些泪:“我……还有几笔没有画完,你将手拿出来,让我补完那几笔可好?”

  男人一愣,盯着小姑娘不做言语。

  小姑娘便伸手再次抓了男人的手,在他手肘以下的手臂上用手指细细描画着。

  作为旁观者的栗凌轩心下很是好奇,毕竟他看着那小姑娘的手在男人的手臂上描画,却是一点都没看出画的痕迹的。

  这让他有些着急。

  他并不太清楚为什么作为一个旁观者他竟心中觉得着急,只是潜意识里觉得,小姑娘画的东西是极为重要的。

  玄女朝着栗凌轩所在的位置看了看,道了句:“时日还有些早,七皇子先莫要操之过急才好。”

  栗凌轩一惊,便见面前那些山啊景啊都破碎成片。

  玄女站在破碎的风景前,同他说:“该知道的总会知道,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即使你探得这其中机缘,能力不够无非再多一次失败。”

  她的目光转向栗凌轩的左手,那只手的手心里,捏着楚玄歌偷偷藏在他身上的红木牌。

  于是玄女又道:“今生终于是真的重逢了啊……”

  她面上带着几分笑意,声音却清冷严肃:“莫要错过机会,我也没有多余的气力再多支持她一次了。”

  “她,是谁?”栗凌轩心下有些纳闷。

  “还未想起来吗?”

  玄女转过头,看着那些破碎风景中唯一完好的一块儿——

  男人低着头,敛着眸,神情专注地看着在自己手臂上细细涂画着的小姑娘。

  小姑娘半抱着男人的手臂,伸着一根手指,在男人的手臂上描啊描。

  栗凌轩心下有了几分猜测:“那……是我吗?”

  玄女看着栗凌轩,不做回答,只是说:“无妨,你总会记起来的。”

  接着又道:“切莫辜负。”

  栗凌轩刚想追问,便听到砰砰砰的敲门声。

  栗凌轩一惊,忽的发现这一次连玄女都一起随着风景碎了。

  意识回归间,他听到玄女语气淡淡道:“重逢不过是另一个开始,接下去久别之人是否能寻回彼此,端看你要怎样做了……”

  栗凌轩本想要再多问两句,却已经由梦境回归,醒了过来。

  这让他心下有些恼,便带着气去开了门。

  胡辰风见栗凌轩一脸怒意,有些不明所以,又见栗凌轩中衣松垮,便自以为地理解成自己打扰栗凌轩睡觉了

  虽说这样也是没什么错,确实是打扰了栗凌轩睡觉。

  只是今日栗凌轩有着其他的理由,所以一时之间也控制不住被打搅的怒意,面上显了出来罢了。

  胡辰风也不多言,只是道了句该走了,便朝楼下走去。

  栗凌轩看了看窗外,才发现屋外天色已经不早。

  竟是睡了这么久吗?栗凌轩心中念着,却又不免想起那个梦境,以及玄女最后的那些话。

  久别之人是谁,切莫辜负什么?那树下的二人又有着什么故事?

  栗凌轩毫无头绪,想把这梦境抛之脑后,却又是忍不住不断想起,不断琢磨。

  在胡辰风眼中,这平日里总是面无表情的栗凌轩,今日面上的表情实在是多了些。

  栗凌轩倒是并不清楚今日的自己与往常区别很大,只是与胡辰风向着京城走的时候,胡辰风总是有意无意的过一阵就瞟自己一眼,过一阵就瞟自已一眼。

  让他感到很是莫名。

  因而二人走过了十里地之后,栗凌轩终于开了口。

  “我脸上可是沾了什么东西?”

  胡辰风没想到栗凌轩突然开口,先是愣了一下,接着道:“并无。”

  栗凌轩闻言点点头,继续道:“那师兄可是眼睛不太舒服?”

  胡辰风摇了摇头:“并无。”

  于是栗凌轩终于转到了正题上:“那师兄为何一路总是看我?”

  胡辰风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道:“师弟,这话该是我说。”

  栗凌轩便是一脸不解地盯着胡辰风看。

  胡辰风裂了裂嘴角,道:“你今日表情丰富的好似一个假货。”

  “假货?”栗凌轩听到这名词儿有些新鲜。

  “啊。”胡辰风顿了一下,似乎带了两分错言的懊恼,道:“是皇后娘娘前些日子说的,赝品的意思。”

  栗凌轩便来了兴致。

  自从他母后苏醒之后,虽说在教育他不要成为一个渣男的路上愈发不靠谱了,但是性子却是比以前好了许多,还经常弄出一些之前并不曾见闻的东西。

  一开始栗凌轩面对自家母后突然转了性,还接二连三弄出了很多稀奇玩意儿很是不安。

  但是每次见到父皇看向母后的时候眼神中所流露出的欣喜,他又觉得可能是母后苏醒之后找回了原本的性子。

  毕竟在鸢帝与皇后的恋爱故事中,他的母后的性子便是一向有些跳脱的。

  “母后怎得会提起这样一个词?”

  胡辰风眉目间有些挣扎的样子,面上懊恼之色更甚,似是有着什么难言之隐。

  栗凌轩便也不催,只是继续等着。

  两人大约就这么沉默着走出去了一里地,胡辰风才终于又开了口。

  “师弟,你可曾有想过,万一你的母后不是你的母后?”

  栗凌轩抬眼看了胡辰风一眼,道:“我的母后不是我的母后?怎得,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妖风又吹到我身上来了?”

  胡辰风又神色复杂的看了栗凌轩一眼,道:“是也不是。”

  栗凌轩面上便是一笑,道:“是也不是?怎得,这妖风还能吹一半来?”

  “皇后娘娘前些日子与皇上发生争执,同皇上讲,称自己并不是皇后娘娘,而是个假货。”

  胡辰风音色低沉喑哑,当时他正巧送栗麟晰过去,因着习武而耳力极好,在宫外便听到了皇后压抑哭泣的声音嚷了这么一句。

  栗凌轩眉头一挑,道:“继续。”

  胡辰风道:“你怎的一点不意外?”

  栗凌轩不语,等着胡辰风的下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