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三十五章 关于栗凌轩他爹娘那些事儿(十二)

  栗燚重新倒了杯茶,浅啜一口。

  继续道:“从前常见书上讲,人若有了软肋,便是最为致命。本皇子以前不懂,这些时候与琰儿时常凑在一起,忽然懂了那么一些。只是这软肋虽是极为致命,另一边来说,却也是极为令本皇子欣喜。”

  青枝挑着眉看了星诀一眼,虽是努力掩饰着,眼中透出的点点柔情还是被栗燚看了个满。

  栗燚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心下寻摸着这俩人天天跟在自己身边,自己是怎样的迟钝,竟没发现这二人彼此属意。

  若不是楚琰一日送瓜时提起,恐怕栗燚回到京城也发现不了他身边这两位最为得利的助手之间,有着非一般的情愫蔓延。

  想到楚琰,栗燚面上的笑又柔和了几分。

  于是他看着星诀,道:“他那般卖命,不是为了本皇子,而是为了你。”

  星诀张了张嘴,却只从喉中蹦出一个音节:“啊!”

  栗燚便笑的更厉害了些,转头瞧着青枝,带着几分戏弄的腔调道:“本皇子倒是不知,冷冷清清的第一谋士青枝,原是喜欢这般带些蠢的吗?”

  青枝面色一红,却道:“星诀只是聪明才智不在言语之上,并不是个蠢的。”

  栗燚便了然地点点头,伸手拍拍星诀的肩膀,道:“快带青枝去上药吧,本皇子的第一谋士,手伤了提不起笔了,本皇子可要拿你是问。”

  星诀心中想着青枝这伤还不是拜你栗燚所赐,怎得还怪到自己身上了,却还是站起来牵起青枝,向着门外走去。

  将将走到门口,青枝便又听到栗燚的声音——

  “本皇子属意北域楚家小小姐楚琰,想迎娶楚琰为本皇子正妃,第一谋士怎么看?”

  青枝脚下一顿,拉停走在前正准备开门的星诀,接着松开手,转身朝着栗燚一拜,口中道:“属下瞧着,极好!”

  栗燚笑着点头,道了声快去吧,便继续坐在桌前饮茶。

  星诀将青枝带到房里,小心翼翼地为青枝处理着烫伤:“十四皇子怎得这般狠心,竟用这滚烫茶水泼你。”

  声音里总是还带着几分愤愤不平。

  青枝眉目温柔地把星诀瞧着,另一只没受伤的手轻轻抬起,抚在星诀的脸上,一路向下,终是停在下巴上,盯着星诀透红的唇,青枝凑上去吻了一吻。

  直到二人皆是有些气喘,他才放了星诀,将头轻轻靠在星诀的肩膀上,道:“殿下想娶楚家小小姐为正妃,这对他争储是极为不利的。皇上会觉得殿下拉拢外部势力,便会忌惮殿下,是以之前我才同你说,要你领着暗卫同我一起反对。殿下见你我都反对的情况下,必然会三思再议。”

  星诀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拿起药膏,将青枝刚刚吻着自己时蹭掉了药的地方再补着涂了涂。

  青枝瞧着自己的伤手,继续道:“谁知殿下早知你我间的情意,却是一直不语。今日殿下与楚家老爷说的话,不但是说给楚家老爷听的,也是有意让我听的。”

  星诀蹙了眉,歪头盯着青枝。

  青枝便抬头把他看着,眼里全是缱绻的爱意:“殿下说,若有人敢伤楚家小小姐,便会遇佛杀佛,见魔杀魔,不论怎样都会护那楚家小小姐一生周全。”

  星诀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道:“这我倒是可以理解的,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受丁点委屈,便是难以容忍了。”

  是以,他才会在那杯热茶泼在青枝身上时失了分寸和理智。

  “是,所以殿下看透了我的谋算,我希望殿下选最稳妥的路子,一边得到北域楚家的支持,另一方面也让皇上对殿下放松警惕。可是那楚家小小姐便是殿下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又怎会愿意为了我这私心,而让她受委屈。”

  “私心?”星诀不解。

  青枝便抬起手揉了揉星诀毛茸茸的脑袋:“没什么,想不通就别想了。殿下是好人,值得我们以命相随相护。”

  星诀撇撇嘴,道:“你便是站的离危险远一点,以命相随相护的,交给我便是了。你得好好活着。”

  青枝便点点头,道一句去找殿下商议回京事宜,离开了房间。

  星诀跟在青枝身后,心里却还想着那句私心。

  栗燚与青枝商讨完回京后的计划,以及怎样合情合理安排好要皇帝亲自下旨为栗燚与楚琰赐婚后,发现了星诀的心不在焉。

  “说说,怎么了?”遣走青枝后,栗燚坐在桌前问着。

  星诀因为青枝受伤,对栗燚还有几分不满,但是又因着青枝告诉自己要对栗燚以命相随相护,不好对栗燚表现出来不满的神色,当下面上便有些尴尬。

  栗燚给星诀倒了杯茶,语气平淡:“若是对我有什么意见,说出来便是。憋在心里,之后反而容易起误会。”

  星诀想想觉得栗燚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心里那点不舒爽也不太值得一提。

  便干脆跨过了这事儿,只是道:“青枝与我说,殿下您发觉了青枝的私心,是以才让他改变了反对您娶楚家小小姐为正妃的主意。星诀愚笨,却是想不出青枝的私心该是什么。”

  栗燚端着茶杯的手一顿,心下想着的却是,这星诀不但带着点蠢,还有着些呆,这青枝到底是什么眼光,怎得就喜欢这又蠢又呆的?

  怕不是自己当聪明人当得对聪明人都有些厌烦了?

  嘴上却还是为星诀答了问题:“青枝的私心嘛,不过是你罢了。”

  他说的是云淡风轻,听在星诀那里便是宇宙大爆炸一般的轰轰烈烈。

  “怎……怎么会……”

  “怎得不会?青枝跟在我身边五年,从来便都是无欲无求,偶尔为了利益甚至可以险中求胜。自你到了我身边,青枝便不再谋划最大利益了,反而是以安全为主。你以为他这是为了我?”

  栗燚轻笑,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他是为了你,他怕你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太过难以应付的危险,担忧你受伤却也知道我身边不会留无用之人,便步步一边谋划着我这里的事情,另一边谋划着你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