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三十二章 关于栗凌轩他爹娘的那些事儿(九)

  楚行风一听,便察觉栗燚这话中有话。

  虽说北域楚家是为农发家,但是能从种瓜的瓜农发展成鸢国最大的瓜农瓜商,侧面也看的出楚行风此人绝非普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户。

  是以,栗燚这话里的几个要素,马上就被楚行风在脑子里串了一遍。

  京城,不方便透露的身份,知道储君之争在京城的影响,甚至非常清楚之后储君之争对京城的影响。

  楚行风马上明白了,栗燚的家世,最起码也是在朝中说的上话的人家。

  心下一寻摸,楚行风心里又不太痛快了。

  北域楚家再如何,跟朝中说得上话的人家比起来,也还是差了一截。

  栗燚倒是言之凿凿情根深种的样子,但是,自古子女婚姻要门当户对这点道理楚行风还是懂的。

  高门贵户虽然好,但是高门深闺怨妇多的事实也不可罔顾。

  楚行风看得出虽然这两个孩子相识不久,可感情却并不浅。

  而栗燚此人,先不说出身如何,对楚琰的这份心意,至少目前没什么可挑剔的。只是,若栗燚的父母对楚琰的出身有所挑剔……

  北域民风豁达,并不像京城那般,子女姻亲要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所以楚行风其实并不是那么担心栗燚和楚琰今后若是处不好,走不到婚姻。

  他担心的是,若两个孩子真的相处之后感情深厚,想要结为连理,栗燚的家人看不起楚琰,甚至伤害到楚琰。

  楚琰是楚行风的老来女,是在庙里求玄女娘娘求了三年才求到的女儿。

  好不容易养到及笄之年,楚行风还想留女儿在身边多些日子,谁知道突然冒出来一个栗燚,十天半月的就把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女儿拐跑了。

  他能不生气吗,他都要气死了好吗!

  只是再气,女儿是自己的,女儿喜欢面前这少年,觉得与少年相处开心幸福也是真的。

  左右也不是必须一辈子的事儿,楚行风也不想做那打鸳鸯的大棒。

  何况,陪伴在身边的人合适不合适,也只有相处了才知道。

  栗燚并不清楚自己所说的话令楚行风想了这么多,他只是看楚行风久久不说话,心下有些不安。

  于是栗燚又道:“晚辈回京城后,每半月会寄信件给琰儿。家中琐事解决后,若晚辈与琰儿情谊深厚,千里万里,晚辈都必然会上门来提亲;而若到时琰儿觉得晚辈并非她的良人,或琰儿心仪他人,晚辈也绝不会伤害琰儿,只道是有缘无份。”

  楚行风蹙了蹙眉,道:“栗家小子,若到时琰儿不再钟情于你,你当真不会逼迫琰儿?”

  栗燚重重点头,称是。

  楚行风又想了想,终是开口道:“我北域楚家虽说为农为商,名声响彻鸢国,但我也清楚,相较京城的高门贵户,我们这也就是蝼蚁一般的小门小户。你称身份不能随便告知,想必家中是朝堂上说得上话的贵人,如今你一副情深意重的样子,改日不说我家丫头的心意如何,你的家人若是先因为我们门户不够高贵而发难,你又要如何?”

  顿了顿,又开口:“我家琰儿自小便是家里当宝贝供着宠着的,在家中从未受过委屈,在外面也有她上面那三个哥哥护着,从未伺候过人不说,我楚行风也从未想过要让我这女儿伺候别人。”

  楚行风的意思,栗燚很明白,他也清楚这件事若是问楚琰,以楚琰不谙世事的性子,她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但是楚行风提出来了,还是非常直接的提出了这个很现实的问题。

  即使是在北域这样的地方,像楚行风一样只娶了一任夫人的人也是极少,多数人家还是会纳妾室。

  而楚行风的话明明白白就是在问栗燚,如果栗燚的家人觉得栗燚与楚琰门不当户不对,楚琰进门只能当侧室的话,栗燚要怎么做。

  他能不能说服家人迎娶楚琰为正妻。再进一步,若楚琰进门后无所出,他会不会因此休妻。

  想到之前与青枝等人讨论过要娶楚琰为皇子妃的时候,青枝等人众口一词的反对,栗燚的眸底暗了暗。

  自己手下最看中的谋士和最忠心的暗卫看得清的利害关系,他栗燚身为皇子又怎么会看不清。

  和北域楚家结亲的利益极大,但是尚未大到可以许一个皇子妃之位,更不要说这皇子妃今后有着极大概率成为皇后。

  栗燚抬眼朝着青枝和暗卫们所在的角落看去,青枝隐在阴影中,面上的表情看不清,可是栗燚分明看着青枝那双纤瘦白皙的手,紧紧地握成拳放在侧边。

  青枝是他最好的谋士,做事进退有度,看问题不但透彻,还能用极为浅显的语言将复杂的问题解释清楚。

  具备这样能力的青枝,在栗燚有任务派给暗卫的时候,能够最精准的告知暗卫所要完成的任务中复杂的部分。

  也因此,栗燚身边的暗卫不论去执行什么任务,都能在最大限度的保证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完美完成任务。

  谋士易得,可青枝千年难得。

  可是一直很会谋算,很能理解栗燚心情的青枝,这次跟栗燚并不是一条心。

  楚行风见栗燚久久不说话,又见栗燚面上神色复杂,猜测对于栗燚来说,婚姻大事果然是不能轻易做主的。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儿,所以楚行风并没有很失望,只是多少心中也有一些不痛快,便想着应该私下再劝劝自家女儿,别跟这一棵树上吊死。

  正待楚行风要开口离席时,栗燚终于开了口:“晚辈自是要给琰儿最好的一切。”

  话音刚落,便见正准备起身的楚行风面上一顿,道:“你可知你这句话代表了什么意思?”

  栗燚轻笑,眸光却是极尽温柔地望着坐在一旁听得一脸迷糊的楚琰。

  少顷,他道:“我会给琰儿最好的一切,不论谁阻止,佛挡杀佛,魔挡杀魔……”

  看着楚琰闻声微微皱起的眉头,他敛了眸光,神色自然地转回楚行风脸上。

斯卡骨

虽然我想一鼓作气把栗凌轩爹娘这点事儿全发出来,但是我码字很慢,一次发完了我就要断更了QAQ   所以我放弃了……(握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