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三十一章 关于栗凌轩他爹娘的那些事儿(八)

  楚行风闻言神色复杂地看了栗燚一眼:“既然栗家小子你属意我家闺女,我这个当爹的虽然是个粗人,但也并不是个刻板的。你们既心悦彼此,那便交往试试,我也不拦着。”

  “但是,栗家小子,”楚行风面色有些僵硬地问:“你今后可会定居北域?”

  “栗某家中世代住在京城,定居北域,恐怕不能。”栗燚实话实说。

  楚行风了然地点了点头:“我就说看你衣着华贵,语言行为习惯,便也知不会是小门小户的人家,想必也是京城的大户人家吧。”

  栗燚点点头。

  可不是大户人家吗,当今圣上家敢说不是大户人家,这整个鸢国怕是也没有大户人家了!

  “那栗家小子,你觉得你在京城,我家丫头在北域,你们要如何相处下去?”楚行风心知栗燚既然说了不会定居北域,那不日便也会启程回去京城。

  心疼自家闺女,楚行风自然是不愿自家闺女只是谈一场风花雪月。

  “老爹你别说了,我可以跟栗燚去京城!”楚琰并不了解楚行风的心思,以为楚行风是想拿距离来为难栗燚,便开口嚷嚷起来。

  “胡闹!”

  楚行风怒道,北域和京城相距甚远,楚琰跟去京城那便是远嫁,若栗燚有心有能耐,能护着楚琰倒好说;

  若是不能,那楚琰岂不是一个人远在千里外,无人照应着,他这个做爹的怎么能放心!

  “我哪里是胡闹,两个人在一起,总是要有个人迁就一些,委屈一些的,不是吗!”楚琰反驳。

  “就算有一个人要迁就一些委屈一些,也不该是你!”楚行风的语气因为愤怒而愈加的差。

  这孩子真的是被宠坏了,楚行风这样想着。

  楚琰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儿。

  自小便被家中护的好好的,往常瓜田里的事,生意上的事也都是由着她喜欢。

  这孩子自小聪明伶俐,又似乎特别喜欢家中那百亩瓜田,便总是在哥哥们下田干活时,跑到一边有模有样的学着。

  年龄大了些后,楚行风发现楚琰挑瓜特别有一手,她总能挑到所有瓜里最好吃的那个不说,连脆瓤和沙瓤都能依靠拍一拍瓜分辨出来。

  楚家三哥曾经颇为羡慕地问过楚琰,是如何将脆瓤和沙瓤的瓜分辨出来的。

  楚琰那张充满童真的脸上摆着颇为认真的表情,道:“咦?三哥你总拍西瓜,却连这个都不知道吗?每个西瓜里都有住瓜虫,我每次拍瓜,拍三下在问:甜了没呀!四下是问:脆不脆呀!五下是问:够沙了吗!如果甜了,瓜会发出砰砰砰三声响,脆的会发出嘭嗵嘭嗵的响声,沙的会发出嘣嘣嘣嘣嘣的响声。”

  楚家三哥一脸我怕是中邪了才会来听你瞎胡扯的表情,道了句:“小妹可真厉害!”便不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左右要么是天真的楚琰童言无忌,要么是楚琰真的具备什么特异功能。

  只是不论是其中哪一种,对于北域楚家来说都不重要,楚琰只是楚琰,只是北域楚家最小的女儿,最受宠的那个孩子。

  在某种角度来说,最受宠的楚琰,便也是最无知的楚琰。

  因为家中的每个人都把她保护的很好,所以她并不能明白自己父亲心中的顾虑。

  只道她年纪轻轻,还不知人世险恶,一心有情饮水饱,却不知就算有情饮水饱,人也不是饱了就够了的。

  更何况这水,也并不是有情,便会被递到自己面前。

  楚行风深知栗燚身份不简单,不然也不会一直回避家世问题,只是称是大户人家。

  北域楚家虽说是为农发家,后来也逐渐转商。

  家中长子和次子更是在瓜苗培育上颇具天赋,这些年来也培育了几种颇受好评的瓜种,令北域楚家的名声在外又响亮了几分。

  就算是京城的那些达官显贵,楚家女要嫁,身份上也绝对是配得上的。

  可是栗燚却什么都没有说,只说是大户人家,这里面便很有学问。

  在京城的大户人家,无非是达官显宦,要么是京中做官,要么是京中富商。

  若论富商,京中的富商跟北域楚家相比,实际上也是不值一提的。

  何况富商家中的子嗣鲜有往贵气的方向培养的。

  商人家中的子嗣,多是学习一些为商之道,蝇头小利也要多计较几分。

  而京中没有土地,更不会有像楚行风这样的农转商,那商人锱铢必较的性子便会体现的更是淋漓尽致。

  栗燚身上并没有这样的气质,所以一开始楚行风便排除了栗燚是商贾之子的想法。

  而在京中为官的话,栗燚的气度确实也像是官场上那些人所拥有的。

  举手投足间见分寸,说话圆滑以退为进,不主动表露目的,这都是官场上的人的习惯。

  可是像栗燚这样,在驿站呆了半月,每日支出都是十数两银子。

  普通的小官是不可能这般随意的每天花十数两银子而不在意的,何况小官之家也绝对没什么自称大户人家的资格。

  而朝中官职较高的官员,也不曾听过哪位是栗姓。

  这姓氏太特殊,楚行风有把握只要见过就肯定会有印象。

  这么一想,栗燚的身份反而成了他身上最大的谜题。

  栗燚见楚行风和楚琰父女俩似要吵起来,忙向着楚琰开了口:“琰儿,楚伯父说的对,两个人谈感情,就算是有一个人要退让一些迁就一些,也不该是你一个女孩子来做。”

  楚行风对栗燚这个说法还是满意的,只是听到栗燚唤楚琰那一声琰儿,老父亲的心又不满地暴躁起来。

  栗燚并没有错过楚行风那吹胡子瞪眼的样子,但是他心中清楚,只要楚琰向着他,楚行风也不会多说什么。

  将楚琰安抚好之后,栗燚站起身,朝着楚行风拜了拜。

  接着开口道:“今日晚辈这一拜,是感谢楚伯父信任晚辈,愿意将琰儿交给晚辈。晚辈身份特殊,确实不便透露,但请楚伯父相信晚辈对琰儿的一颗真心。京城与北域之间,山高路远,晚辈不日得返回京城家中处理事务。而如今,京城因储君之争而危险重重,琰儿留在北域定是更好的选择。还望楚伯父能够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