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二十九章 关于栗凌轩他爹娘的那些事儿(六)

  楚行风心中暗道这栗公子难以对付,表面还保持着一个长辈的坚忍平静:“话虽如此,但栗公子找小女谈天的频率,是否过于频繁了些?”

  隔天半时辰隔天半时辰的,楚行风自己都没跟自家小女儿这般频繁的聊过天。

  栗燚把玩着手上的茶杯,道:“栗某确实不曾注意过这一点。”

  又低头想了想,突然轻笑了一声,看着楚行风开了口:“许是因为栗某倾心于楚掌柜之女,便不觉间与小小姐聊得久了些。”

  楚行风是没想到栗燚会如此直白,当即面上便有些挂不住。

  正巧楚家三哥,那位之前坑妹坑的非常顺手的客栈伙计从旁路过。

  听到栗燚的话,便停了下来:“哟,栗公子这是想给我家掌柜的当姑爷?”

  栗燚点头称是。

  楚家三哥再开口:“我家这小小姐可和一般的女子不同,栗公子这胃口确定装得下?”

  想了想却又道:“隔日十几个西瓜下肚却也不曾见有什么不适,想必栗公子这胃口是相当好,应当是装得下的。”

  似自言自语,又似是故意说与栗燚和楚行风听。

  栗燚又是一笑,道:“左右一般的女子,栗某也不曾倾心过。”

  楚家三哥点点头,目光却扫到站在客栈门口的小姑娘的影子。

  眼底划过一抹笑意,声音也提高了几分:“哟,这意思便是,栗公子这春心初萌,便瞧上了我家小小姐?”

  栗燚并没有注意到楚家三哥的表情,只是开口回答道:“确然如此。”

  语气里并没有一丝不好意思。

  却听背后传来一声娇喝:“你胡说什么呢!”

  栗燚一惊,转过身便见客栈门口站着穿了一件粉色衣裙的小姑娘。

  今日的小姑娘在脑袋上盘了两个圆圆的发髻,衬得整个人更显娇俏。纵然逆着光,小姑娘面上浮起的红晕也是看得清清楚楚。

  心下一软,栗燚便道:“你怎得来了?今日外边太阳大,快进来避避暑。”

  楚琰哼了一声,踏过门槛,道:“我若是不来,还不知道你在我家客栈里,当着我爹的面,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楚行风忙开口道:“楚丫头怎得对客人这般说话!”

  栗燚闻言也不恼,对楚行风道了句无妨。

  接着伸手取过一只杯子,倒了一杯凉茶递给楚琰:“先喝点凉茶降降暑气。”

  楚琰便也不客气,接过凉茶咕嘟咕嘟两口下去,叹了口气:“真不愧是凤翎楚家的秘制凉茶,喝起来就是比一般凉茶爽口得多!”

  栗燚心下一惊,忙问道:“凤翎楚家?莫非北域楚家与医药世家凤翎楚家也有联系?”

  楚行风倒是也不隐瞒,直言:“生意往来罢了,北域天干物燥,暑气盛,凤翎楚家便想借着北域的气候发展自家的凉茶生意。而我们北域楚家也有意向南方扩大生意,便与凤翎楚家签了合作协议。”

  栗燚便明白这北域楚家若是能为他所用,是真的会成为他争夺帝位的绝佳后备。

  毕竟除了庞大的资金支持之外,北域楚家与凤翎楚家有着合作协议。

  那凤翎的医药资源便可更为优先的提供到自己手里,届时若是需要发兵或研制其他药剂,也不用担心医疗药物和医生的匮乏。

  正思量着,耳边再次传来楚琰的声音:“先别说生意不生意了,我问你,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表情显然是要找栗燚兴师问罪的意思。

  栗燚歪了歪头,嘴角轻轻牵起,反过来问道:“嗯?我刚才说了不少话,小小姐指的是哪一句?”

  楚琰面色一红,嘟着嘴气哼哼道:“哪一句你自己不清楚吗!哪一句最不要脸便是哪一句!”

  “琰儿不得无礼!”楚行风明白楚琰这话对身为客人的栗燚很是冒犯,便开口阻止。

  却听栗燚道:“无妨,小小姐这般不乐意,可是对栗某有所不满?”

  语气十分虔诚。

  楚琰面上的红晕更甚,她又端起杯子想喝点凉茶降降胸口那股火气,却在杯子到嘴边时才发觉自己这杯茶早已喝干了,当下便面上一阵懊恼。

  栗燚见此,眸中浮起深深的笑意,伸手拿过茶壶,又给楚琰满上了一杯凉茶:“小小姐再喝些茶,待暑气降下来再说亦可。”

  楚琰羞恼地瞪了栗燚一眼,端起茶杯喝茶的速度却是一点没慢。

  一旁的楚家三哥见此,便知道自家小妹妹对这仪表堂堂的栗公子上了心。

  心中虽有几分自家妹妹要被野猪叼跑了的不爽感,但与栗燚这野猪相处的这段日子来看,楚家三哥也知道栗燚并不是什么坏野猪,心下便也是相对释怀的。

  在看人这方面,楚家三哥若在北域楚家排第二,那北域楚家便无人能排第一了。

  而这些时日与栗燚的接触让他对栗燚也有几分了解。

  他认为栗燚是个可信赖的人,所以在楚行风询问他对于栗燚此人的想法时,便直白的表明若是小妹与栗燚两情相悦,倒是不妨交往看看。

  左右北域民风并没有京城那般保守,在京城十八九便是没人要的老姑娘这种事,在北域却是十八九的姑娘一枝花,北域楚家也并不急着将自家小女儿嫁出去。

  这才促使了楚行风今日与栗燚商谈一事。

  看着栗燚与楚琰的互动,楚行风与楚家三哥对视一眼,只见楚家三哥朝楚行风点点头,然后眯着眼睛嘴角挂着掩不住的笑,悄没声息地溜了。

  大厅里便留下了楚行风,栗燚和楚琰三人。

  连着喝了三杯凉茶后,楚琰终于找回了楚家小小姐的气势,再次不服输地朝栗燚看去:“栗燚你别在这巴三揽四的,我可是在生气呢!”

  栗燚再给楚琰斟满一杯凉茶,才将茶壶放下,开口道:“嗯,我知道。”

  “你知道个鸡……毛线团你知道!”楚琰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自己的老爹还在这坐着呢,赶紧舌头转了个弯圆了过来。

  楚行风蹙着眉头,显然对那个突然被中断的鸡什么玩意儿很有意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