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二十五章 关于栗凌轩他爹娘的那些事儿(二)

  每当此时,栗凌轩也只得点点头,一边心虚着,一边语气非常坚定地回答:“母后,儿臣明白,儿臣绝不会做渣男,更不会成为渣爹!”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何楚琰一向说的顺口的“你们的渣父皇”突然被简略成了”渣爹“,但是秉承母后开心就好的原则,他便也是顺着说了。

  闻言,楚琰便会非常满意的点点头,再拍拍栗凌轩的肩膀,夸他一句:“真不愧是我楚琰的儿子!”

  而每到这种时候,鸢帝栗燚的表情就非常不好。

  但是他又不能说什么,毕竟楚琰当初确实是非常委屈的接受了他的后宫多了仨人的事实,其中一人后来还害得楚琰昏迷失忆。

  而他也确实违背了当初迎娶楚琰的时候,答应楚琰此生只有她一人的承诺。

  不过这一次皇后却没有像以往一样,必须要栗麟晰撒娇卖萌一起怼他们的皇帝老爹才消气。

  她只是气了一阵,之后便转身朝着卧房的方向走去,留下栗燚、栗凌轩和栗麟晰三人站在厅中面面相觑。

  不多时,皇后便带着一瓶颜色粉嫩的饮料走了出来。

  “母后,这是?”

  栗凌轩看了看站在自己左边一脸“朕不快乐,朕想要皇后亲亲才能快乐起来”的鸢帝,再看看站在自己右手边一脸“母后又搞到了新玩具欧耶!”的胞妹栗麟晰,最终叹了口气,开了口。

  “你那个渣爹不是说要在我这吃饭庆祝?”

  皇后楚琰一脸“你可真是我的傻儿子”的表情,语气很是理所当然:“望月,让小厨房今天多做点菜,今天皇上、七皇子、八公主在本宫这里用晚膳。”

  被唤作望月的婢女行了礼,道了声奴婢遵命,便退下去准备了。

  鸢帝喜出望外,这还是皇后苏醒后第一次留他用晚膳。而栗麟晰显然更关注皇后手上的那瓶颜色颇为好看的饮料。

  不待栗凌轩再问,皇后楚琰又开口了:“来,轩儿,麟晰,咱们到院子里,为娘给你们俩见识个有趣的玩意儿!”

  虽然唤的是栗凌轩和栗麟晰的名字,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鸢帝栗燚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一起凑热闹。

  只见楚琰站在院子里的空地上,双手抓着那瓶饮料上下疯狂地摇动了一阵,接着拉起了瓶子上一个不太起眼的小铁环。

  “看好咯!”楚琰朝着站在边上的三人眨了下眼,然后迅速拉起了小铁环。

  只听“轰”的一声,瓶口似乎有什么东西冲了出去,而瓶子中的液体也争先恐后的向外喷涌。

  “这是?”栗燚第一个开口询问道,语气里带着几分诧异和好奇。

  “香槟,一种果酒。”楚琰也并未打算隐瞒什么,她拿着香槟走到院子里的石桌边儿,将剩下不多的酒倒入了桌上早已准备好的杯中。

  “尝尝。”将杯子递给了三人。

  栗凌轩浅啜一口,清甜的味道混着一丝酒气在口中酥酥麻麻地炸裂开来。他挑了挑眉,觉得这酒有些过于甜腻。

  栗燚则是抿了一口后皱着眉头站在一边,似是不喜。

  唯独栗麟晰很快喝完了一小杯,然后像只小兔子一样,张着一双满是灵气的大眼睛望着那香槟的瓶子:“母后,麟晰可以再喝一点吗?”

  楚琰将瓶子递给栗麟晰,道:“当然可以,这些麟晰你先尝着,晚膳的时候娘给你拿别的口味。”

  于是就见栗麟晰毫不客气地端着自己的小杯子,坐在石桌子前,一小杯一小杯喝的小脸儿通红。

  那日晚膳后,栗麟晰因为喝了太多香槟,醉倒在皇后的凤栖宫中留宿。

  思及此,栗凌轩脸上挂上了一抹无奈的笑。

  就像鸢帝栗燚对皇后楚琰无可奈何一样,栗凌轩对自己那位孩子气又非常没有身为皇后的自觉的母后也是很无奈。

  更何况他还有一个非常没有自己身为公主的自觉的妹妹,这便让栗凌轩感到更加无奈了。

  只是无奈过后,他也还是会暗中扛起自己该做的事情和该负担的责任。

  毕竟不论皇宫内有多少人,后宫又有多少姬妾,对于栗凌轩而言,他的家人也不过只是他的父皇母后,和龙凤胎妹妹三个。

  爱是甜蜜的负担,而他甘愿为了这世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三人,扛起这负担。

  “之后呢?怎得被赶出去了?”

  栗凌轩心知,按照自己母后的那个性子,若只是如此,恐怕那俪嫔并不会被赶出凤栖宫。

  反而会是在凤栖宫受尽嘲笑之后,因为不好意思而逃离凤栖宫才是正常的结果。

  胡辰风止住笑,双手插在腰的两侧,喘着气继续道:“俪嫔非说是皇后娘娘宫中有刺客,自己在皇后娘娘宫中遇袭,非要叫人来搜宫。”

  “原来如此……”栗凌轩表示了然地点点头,却听胡辰风继续道:“不不不,师弟,俪嫔可不是因为这个被赶出去的。”

  “那是?”栗凌轩没想到这事儿竟然还有后续。

  “皇后娘娘说俪嫔没见识,让她滚出去,从此不准踏入凤栖宫一步。”

  胡辰风学着皇后楚琰当时的样子:”皇后娘娘便是这样说‘俪嫔身为皇上的嫔妃,一点见识都没有,整天咋咋呼呼的不得事儿,竟还对本宫的香槟口出狂言,今日俪嫔你便滚出本宫的凤栖宫,往后也用不着你来请安了,呆在你那一亩三分地继续坐井观天吧!什么狗东西!’“

  “母后苏醒后,脾气更难掌握了啊。”

  栗凌轩叹了一叹,连骂人的用词都彪悍了很多。

  也不怪乎栗凌轩这般无奈,皇后楚琰与鸢帝栗燚是少年夫妻,年少相遇后感情一直非常深厚。

  即使是在楚琰昏迷的那些年,栗燚也从未因此冷落过楚琰一天,而是每天下朝后都抽时间到凤栖宫亲自照料楚琰。

  也因着这份宠爱,栗凌轩和栗麟晰也一直被称为是最受宠的皇子和公主,直到栗凌轩中毒后,栗燚的关注点才更多的转移到其他几位皇子身上,在别人眼中,那便是栗凌轩失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