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二十四章 关于栗凌轩他爹娘的那些事儿(一)

  “我不在京中这半月,那边可有什么动静?”栗凌轩口中的那边指的是大皇子栗未央的势力。

  当初不知为何鸢帝栗燚突然称要立储,宫中虽然表面一派和谐,可暗地里各种势力流动层出不穷。

  大皇子栗未央作为鸢帝长子,同时背靠左相的支持,曾是最热门的储君候选之一。

  栗凌轩虽然是年龄最小的皇子,却因为自幼才智过人,且是皇后嫡子,在前朝众朝臣中也颇具声望,因而亦是储君最佳的候选。

  在北国内乱寻求鸢国的支援时,他与护国左将军郑光彦一同带兵帮助北国国军平叛之后,栗凌轩在朝中的声望甚至一度盖过大皇子栗未央。

  只因在战争中栗凌轩兵行险招,一举从后方击破了北国叛军的大本营。

  原本计划要至少两个月才能结束的北国内乱,在栗凌轩的指挥下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便解决了。

  而北国国君在战乱后发给鸢帝的信中也不吝大肆赞美栗凌轩,称栗凌轩是天生的将领。

  事实上,北国的国君眼中,栗凌轩完全是天生的君主。

  在短暂的一个月接触中,栗凌轩雷厉风行的手段,即使处在战乱之中依然冷静沉着,走一步算十步的谋略,都令北国那位在位三年的国君钦佩不已。

  只是作为鸢国的联盟国,若在鸢帝在位之时说出“鸢帝得此子,乃鸢国之幸;若七皇子继位,鸢国必将大统于世”这样大不敬的话,恐怕北国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联盟国在合约期内灭国的国家。

  是以,北国国君便只是赞美了栗凌轩领兵作战的威风事迹。

  至于其他,他相信只要鸢帝不是昏君,就没什么理由不传位给栗凌轩。

  鸢帝虽然儿子不少,但是要论多一个比栗凌轩更优秀的,北国国君相信鸢帝没那么好运气。

  栗凌轩,那是百年难遇的君主之才,北国国君对此深信不疑。

  结果没想到的是,在鸢帝声称要立储之后没多久,栗凌轩便身中奇毒。

  而栗凌轩中毒过后不到两月,鸢国皇后楚琰被嫔妃暗害,陷入昏迷。

  自此,立储一事便被无限延期。

  直至半年前,鸢国皇后楚琰从昏迷中转醒。

  本是好事一桩,谁知皇后醒来却失忆了,记不得与鸢帝的少年夫妇之间的夫妻情,也忘记了自己的一双儿女,栗凌轩和栗麟晰。

  当宫人告知皇后楚琰,栗凌轩和栗麟晰是她的子女时,楚琰一脸正经,张口就道:“卧槽这玩的也特咩太大了吧!本宫恋爱都没谈过,就有了俩这么大的便宜娃???”

  当时,鸢帝栗燚和栗凌轩的面色一度很差。

  唯独栗麟晰一脸欢快:“母后您醒啦,母后您要是看不上咱父皇,您就多看看我哥,我哥这几年越长越帅啦!”

  顺势扯过栗凌轩,还把栗凌轩往前推了推:“母后您看,我哥是不是跟您越长越像了?”

  气氛一度因为鸢帝栗燚身上发出的骇人冷气而非常尴尬。

  “大皇子倒是没有做什么,不过俪嫔去给皇后娘娘请安时被赶了出来。”胡辰风一想起这件事儿,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栗凌轩挑了挑眉,没有出声。

  胡辰风继续道:“皇后娘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饮品,好像叫什么香槟。俪嫔凑着要去看,皇后娘娘不准,还说让她躲远点,俪嫔不从。结果那香槟盖子一开,从里面弹出个软木塞子,照着俪嫔的面门打了上去……”

  胡辰风毫不掩饰地笑出了声:“师弟你是没看到,那软木塞子正正好好打在俪嫔的鼻梁上,当时就给她打的嚎了出来!”

  栗凌轩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笑。

  香槟他是知道的,那时候皇后楚琰刚刚苏醒不久,鸢帝栗燚本想开个宫宴为皇后庆祝一下,结果被皇后三言两语怼了回来。

  “开什么宫宴,看到那群糟老头子在下面张口闭口皇后娘娘千岁,皇后娘娘玉体安康的,我就觉得烦!”

  皇后娘娘楚琰这样说着,脸上毫不掩饰的嫌弃和厌恶让提出宫宴这个想法的鸢帝栗燚心惊胆跳。

  鸢帝抖了抖宽大的袖子,伸手将正在发脾气的皇后扶住。

  语气颇为宠溺地说道:“既然皇后不喜欢,那便不办了,咱们一家四口自己吃点儿喝点儿,图个热闹吉利!”

  皇后却是不依的,她甩着手,嚷嚷着:“什么一家四口,你这个渣男!谁跟你一家四口!”

  转过头对着栗凌轩和栗麟晰道:“看到了吗,你们这个渣爹,后宫里明明还放着两位嫔妃,转头就跟咱们娘仨一家四口,这就是渣男!”

  一个头两个大的不止鸢帝栗燚一人,栗凌轩也是一样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很大。

  皇后昏迷前就经常跟栗凌轩栗麟晰兄妹灌输他们的父皇,当今鸢国最高位的统治者,鸢帝栗燚,是一个渣男的思想。

  从小耳濡目染之下,栗凌轩和栗麟晰自然也是认定即使大多数人会选择三妻四妾,但是如果你真爱一个人,那就应该把自己的身心都放在那一个人身上。

  因此,他们对自己父皇是个渣男这件事,都是站在他们的母后,皇后楚琰那一边儿的。

  原本栗凌轩也是跟着栗麟晰在一旁看他们的母后怼自己父皇的热闹。

  谁知随着年岁的增长,皇后楚琰看着栗凌轩那张越长越好看的脸,不知怎么就突然把对准鸢帝栗燚的枪口也一同对准了栗凌轩。

  于是每一次楚琰教训栗燚的时候,都不忘对栗凌轩提一句:“凌轩你可要多注意着点,甭像你父皇一样,背信弃义当渣男!”

  楚琰昏迷前便已经是让栗凌轩十分头大了,谁知昏迷苏醒后,这令栗凌轩头大的情况愈演愈烈。

  苏醒后的楚琰对栗凌轩的叮嘱,已经不仅仅是让他不要像他父皇一样继位前口口声声自己一片真心天地可鉴,一生一世身边仅楚琰一人;

  待继位后发现位高权重扛不住朝臣压力,松口先接了北国公主入宫为妃,又纳了左相之女为嫔,最后还收了当时的护国大将军之女为贵妃过上了后宫佳丽三千的日子。

  更是变本加厉成了:“轩儿,娘跟你说,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要言而有信,尤其是对自己家人!”

  “否则对你今后的皇子妃来说,你是渣男,对你今后的娃儿来说,你是渣爹!”

  “就跟你那个渣爹一样!是渣男,是渣爹,是不负责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