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二十三章 师兄不会这么欠虐的

  “她是真的可以解我的毒?”栗凌轩有些不确定地自语着。

  朝着来路望了一眼,他已经走了几个时辰了,楚玄歌下榻的驿站早已被他甩在身后不见踪影。

  可他还是站在那里看着,默不作声,眸光深邃。

  许久,栗凌轩终于回过神,继续朝着京城的方向走去。

  彼时躺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楚玄歌在睡梦里满意地咂咂嘴,一句话从她微翘的唇边溢出,带着满足的笑意。

  “美人儿……”

  梦中的楚玄歌这样念着。

  赶路的栗凌轩则是不知缘何,打了个喷嚏,便觉得心口一抽。

  忽见不远处有人影匆匆向着自己这边来,他就近侧身隐在一棵树后,观察着那匆匆而来的人影。

  太阳早已落山许久,天边斜斜的挂着一轮半月,月光渺渺,看不清来人的面容。

  “当真是过了几天。”栗凌轩在树后看着天上那轮半月,心里盘算着。

  他遇袭那天虽然已经过了十五,但还是满月,最迟便是十七。

  从十七推算,满月又进了半月。

  看这半月的样子也已经隐约接近下一轮的新月了,恐怕已经是二十五左右了。

  这样一想,栗凌轩又往树后避了避。

  相比他被追杀那天明月高悬的夜,今夜可是太适合杀人放火了。

  虽说按照时间推断,他在楚玄歌的空间里养了不少时间。

  但是楚玄歌也说明了他所中之毒不一般,只是单纯帮他压制了毒性。

  换言之,并不是像往常一样毒发后毒性自己慢慢在身体里逐渐消散,而是被压在身体里,无法爆发出来。

  栗凌轩不清楚这毒何时会爆发出来,所以并不打算与人发生任何冲突。

  毕竟这毒若是这会儿爆发了,他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栗凌轩思考间,那人影便已经到了树前。

  脚步正要向前迈去,却终究打了个圈儿,朝着栗凌轩所在的位置转了过来。

  那人身着一袭墨绿色长袍,腰间挂了根短笛,朝着栗凌轩的位置开了口——

  “师弟。”

  栗凌轩自树后走出,面上微微诧异:“师兄,你这是……”

  来人面上一片严肃,开口道:“我算日子几日前你便应该回到京城,却没想一直没见你人。”

  “麟晰担心的紧,我便出城来寻一寻你。”

  栗凌轩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人,在提到麟晰这个名字时,眸底微不可察地闪过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难不成自家师兄真的对自己那个脑袋总是迷迷糊糊的胞妹动了心?

  栗凌轩对自己的这个猜测有几分吃惊,毕竟自家师兄是有名的笑面虎。

  只要他动心算计起来,那可是没什么能逃脱他的计算。

  栗凌轩想了想每次自己的胞妹栗麟晰与师兄的互动————

  “麟晰,听说今晚京郊有烟火大会,哥哥带你去看怎么样?”

  “胡辰风你别占我便宜啊,我就一个哥,你别跑来给我当什么便宜哥哥!”栗麟晰一脸嫌弃。

  胡辰风笑的一脸狗腿:“我比你哥大不了几岁,你叫我哥哥不吃亏的。”

  “呵,大不了几岁也是大,那么大年龄还想给我当哥?你做梦!”栗麟晰毫不客气地回怼。

  这样的情景真的是太多了……

  想到这里,栗凌轩不禁又抬了抬眼皮,看了看面前的师兄。

  嗯,不会的,师兄不会这么欠虐的。

  胡辰风并不知道栗凌轩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对栗凌轩为何路途上耽误了近十天的时间更为关注。

  毕竟他这个师弟从小天赋异禀。

  除了不善术法之外,兵器类不论刀枪棍棒剑,还是扇鞭斧弓锤,他样样都玩得得心应手,短期内便能精通。

  稍下功夫,那便是举一反三能将一个简单的武器经过改造,结合其他武器的特色做成一个新的精巧的武器。

  胡辰风本想问问栗凌轩是否路上遇到了什么事儿。

  可见栗凌轩一身清清爽爽的样子,也不像是受了伤,一时之间有几分不知该如何开口。

  栗凌轩看了看胡辰风欲言又止的样子,主动开了口:“途中遇到了追杀,毒发便耽误了一些时日。”

  听栗凌轩这么一说,胡辰风以为是天色太暗,栗凌轩又站在树下自己没看清楚。

  便将栗凌轩拉到了暗淡的月光之下,认认真真将栗凌轩又看了一遍。

  “师弟,你这路上不论去干什么了,师兄左右也只是担心你的安全。你大可不必用遇到追杀这样的借口来搪塞师兄啊。”

  胡辰风晃了晃脑袋,一脸痛心疾首。

  栗凌轩一怔,道:“我确实路上遇到了追杀,并在途中意外毒发才耽误了路程和时间。”

  见胡辰风仍是一副不信的样子,栗凌轩又道:“师兄为何觉得师弟我是在哄骗师兄?”

  胡辰风抖了抖袖子,开口:“师弟,不是师兄不想信你,只是你这又是追杀又是毒发的,身上一点儿受伤毒发的痕迹都没有,这,师兄就是想信你,也不免觉得有些强人所难啊。”

  说罢,胡辰风还将双手向前一摊,身体力行表达着自己的无奈。

  栗凌轩闻言突然想起,在楚玄歌的空间里醒来的时候,他似乎确实没有感觉到身体上因受伤所带来的痛楚。

  那时候他以为是自己毒发太累了,导致身体失去了知觉才不觉得痛。

  原来是因为自己身上的伤口都愈合了吗?

  栗凌轩心下琢磨着,嘴上却道:“师兄你也知道我路途上耽误了近十天,身上没受什么重伤,基本已经痊愈了。至于毒发……”

  略一思量,他继续道:“毒发时碰巧遇到一位贵人,得贵人相助,并未引起大的问题。”

  胡辰风在栗凌轩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其他的端倪,加之栗凌轩的理由也确实没什么漏洞,便不再纠结。

  转而询问道:“师弟,你最近毒发的是不是有点过于频繁了?”

  栗凌轩转头看着胡辰风,等待胡辰风这样说的理由。

  胡辰风也不隐瞒,直言道:“你最初中毒时,这毒基本是半年一发作,来年变成三个月一发作,之后转为一个月一发作;这毒确实不致命,但是一月一发作所造成的影响不可小觑……”

  最初半年一发作的时候,栗凌轩还有许多时间可以去寻找解毒的办法,同时继续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

  后来发展到三个月一发作,且发作的时间从最初的一天变成了两天,从一开始的虽然身体不能动,但是思维是清醒的情况转变为半昏迷。

  接着前半年的时候,发作的频率变成了一个月一次,时间延长到了三天,毒性发作的时候,三天里他完全处于昏迷的状态。

  胡辰风说的没错,一月一次所造成的影响何止不可小觑。

  若是被有心人注意到发作的规律,在这时候派出强力的杀手,那栗凌轩除了当场送命之外,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

  “先回去再说吧。”栗凌轩并不想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

  胡辰风点点头,与栗凌轩一同向着京城的方向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