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二十二章 拐回去培养感情

  只见楚玄歌的手在空中摸索了一阵,面前白光一闪。

  待栗凌轩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与楚玄歌坐在了一辆马车里。

  栗凌轩怔了怔,开口道:“这是……已经在姑娘的灵识之外了?”

  楚玄歌点了点头,将马车前边的帘子拉开了一些,开口问道:“细辛,距离最近的驿站还有多远?”

  “约莫再半个时辰左右,小姐可是饿了?”细辛在前边赶着马,回复道。

  “饿倒是不饿。”

  楚玄歌接道:“半夏你先去前边驿站探一下路,若无意外,我们今天就在前边的驿站住下。”

  与细辛一起坐在外边的半夏点点头,道了句属下遵命,便不见了踪影。

  楚玄歌这才放下了帘子,对上栗凌轩有几分探究的眼睛。

  听过楚玄歌与细辛半夏的对话,栗凌轩不禁对所谓的凤翎楚家产生了几分兴趣。

  一般的大户人家,底下伺候的人会自称奴才奴婢,但是半夏自称属下,说明她并非普通的下人。

  要么这凤翎楚家并非普通的大户人家,而楚玄歌也并不仅仅是一个大户人家天赋异禀的大小姐。

  要么,楚玄歌根本不是来自于凤翎楚家,而是有着其他身份的人。

  不论是这两个猜测的哪一个,见识过楚玄歌灵识空间,又吃了楚玄歌的玲珑果的栗凌轩,都不希望与楚玄歌成为敌人。

  而像楚玄歌这般修习特殊秘法之人,最好带在身边且绝对忠诚于自己,才能够让自己放心。

  想到此,栗凌轩不禁有几分唾弃自己。

  怎么能因为自己想要拥有这样特殊的势力,就欺骗别人的感情?

  这样做岂不是就成了他母后口中的他那个渣男父皇了!

  想起母后每次骂父皇渣男的样子,栗凌轩心下还有几分哆嗦。

  回过神,目光再次对上楚玄歌的眸子,栗凌轩的心情有几分复杂。

  “怎么?”楚玄歌不太明白栗凌轩眼里的探究是为何。

  栗凌轩不做声,只是继续眸光复杂地看着楚玄歌。

  这让楚玄歌不禁心下有些发毛……

  难道被发现了?她的视线快速从栗凌轩的腰部扫过,想了想,又觉得应该不会。

  除非栗凌轩重新穿了外衣,否则绝无可能发现。

  而从她出了屋子到栗凌轩出门,中间的时间绝对不够栗凌轩穿好衣裳的同时再将外衣重新穿一遍。

  既然如此,这样看着自己又是为了什么?

  两个人各怀心事,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着。

  直到车外传来了细辛的声音:“小姐,驿站到了。”

  楚玄歌将眼睛闭了闭,叹了口气:“栗公子,我们就此别过吧。”

  栗凌轩看着楚玄歌,不知怎得开口道:“若栗某没记错,不久前楚姑娘还声称要让栗某以身相许?”

  楚玄歌微微一笑,嘴角却嵌着几分嘲讽:“公子不是不愿吗。”

  栗凌轩嘴角一抽,不禁想起自己在楚玄歌的灵识之中时,被楚玄歌连着怼了三句话回来的事情。

  他在自己的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大耳光,心道:“让你嘴贱!让你跟你那渣爹一个心思!”

  但嘴上还是说了句:“楚姑娘心地善良,深明大义,栗某感激不尽。”

  似是懒得再与他做样子,楚玄歌并不再继续追究那所谓的以身相许。

  只是抬眼看了看栗凌轩,道了声:“哦。”

  一个字堵住了栗凌轩打算再客套一番的嘴。

  栗凌轩摸了摸鼻子,道了句:“那楚姑娘,我们就此别过!”

  楚玄歌点了点头,道:“就此别过。”

  抱了抱拳,栗凌轩朝着京城的方向走去……

  待栗凌轩的身影与远处的风景几乎融为一体后,楚玄歌开了口:“今天好好休息,明天还要赶路。”

  隐在马车暗处的细辛和半夏便显出身形,将马车交给饲马的小厮。

  接着毕恭毕敬地跟在了楚玄歌身后,走进了驿站。

  楚玄歌坐在驿站桌前,一只手握着茶杯,手指在茶杯的杯沿上轻轻敲打着。

  她的目光虽然看着窗外的景色,脑子里却考虑起自家母亲许昭然派给自己的这两个人来。

  前些日子因为忙于照顾毒发的栗凌轩,楚玄歌并没有时间过多关注被派到自己身边的这两个属下。

  但是即使没有自己的指令,两个人也好似清楚自己心中所思所想。

  走上官道之后,便主动去就近的驿站寻了马车。

  每到一处即使楚玄歌没有出灵识空间,也会主动去买一些吃食放在马车里。

  这让楚玄歌的日子过得方便了许多。

  两个人性格也颇为不同,细辛性格成熟稳重,做事的时候更多会优先考虑后果,之后推导最好的解决方法。

  相比成熟稳重的细辛,半夏就要活泼多了。

  总是一脸好奇的东瞧瞧西看看,除了让她非常感兴趣的人事物之外,她的注意力基本上是完全发散的。

  一个时间段只做一件事,这种要求专心致志的事情绝对不能交给她就是了。

  如此,楚玄歌就更难理解为什么半夏会被许昭然派到自己身边了。

  收拾好床铺的半夏蹦跶着到了楚玄歌身后一个转身的位置,只见她一脸好奇,探寻的目光在楚玄歌的身上上上下下扫个不停。

  楚玄歌端起茶杯,作势喝了口茶,企图忽略这道太过灼人的目光。

  可半晌之后,她终究还是放弃了,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转过头便与正在用目光给她做“全身检查”的半夏对上了眼。

  半夏面上一红,赶紧装着好像自己很正经的样子,一脸严肃的与楚玄歌对视。

  楚玄歌叹了口气。

  “半夏,我今日的衣着有什么问题吗?”楚玄歌问道。

  “回小姐,并没有。”半夏一本正经地答道。

  “那半夏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衣裳。”楚玄歌挑着眉头问。

  半夏看着自家小姐邪气地挑着眉,面上不禁红了红,开口道:“属下只是觉得小姐好看,禁不住多看了两眼。”

  楚玄歌的嘴角抽了抽:“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将那七皇子直接药晕了拐回神医门?”

  “属下并无这样的想法。”

  半夏答得中规中矩,心里却开始呐喊:“对对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当朝七皇子这样的身份太过敏感,他既然不肯主动告诉我,便是还未完全信任我。”

  像是听到了半夏心中的呼唤,楚玄歌到底开了口。

  “小姐可以将他拐回去,慢慢培养,培养感情!”半夏出着主意。

  楚玄歌闻言一笑,拐回去培养感情啊……

  最初她也有那么几个瞬间这样想过,可是最终她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若不是心甘情愿,就算拐回去培养感情,培养出的也不会是真实的感情。”

  楚玄歌虽不曾经历过,可她对感情依然有着她自己的执着。

  半夏听了有些诧异,她不太明白楚玄歌所说的真实的感情是什么。

  楚玄歌看着半夏眼底透出的不解,低着头笑了笑,不再做声。

  只是抬头看向对着京城方向的窗户,透过开着的窗,绵延的官道一直延伸到日落之处。

  她轻声自语着:“人生百年,初尝情爱,情意初萌时,便总是想着深情白首。若不曾体会,便无这许多烦忧……”

  半夏愣了愣,抬头便看到自家大小姐一脸安宁的柔色,望着栗凌轩离开的方向。

  收回望向窗外的眼神,楚玄歌垂下头,将手伸入了衣袖的暗袋中。

  那里面有一块上好的白玉玉佩,是在第一夜为栗凌轩解毒的时候,从栗凌轩身上摘下来的。

  那时栗凌轩服了药却始终不醒,楚玄歌在栗凌轩的身上发现了这块和她灵识空间气场有些抵触的玉佩。

  为了避免玉佩扰乱她空间的气场,影响栗凌轩解毒,她便把这玉佩拿了出来。

  本该在栗凌轩离开前将玉佩还给他,却因为这玉佩突然和她自己空间的气场相合了引起了楚玄歌的注意。

  有许昭然的玉石手串在前,楚玄歌对于玉石本身具有特殊的能力这一点并不怀疑。

  只是未经净化的玉石,为什么会突然间能与自己这穿越三世的魂魄的气场相合,楚玄歌倒是有些闹不明白了。

  她摸着那块玉佩,心下过着一个又一个可能的猜测,接着再一个又一个的把那些猜测一一打破。

  最终留下的,或者该说,是她所希冀能够留下的那一条猜测,不过是玉佩与栗凌轩气场相合。

  而经过解毒的这几日相处,栗凌轩原本与楚玄歌相抵触的气势,逐渐转变为互相接受了。

  因此玉佩也随着栗凌轩的转变而发生了转变。

  楚玄歌并不知道她此刻一厢情愿的猜测实际上已经跟事实相差无几。

  所以她依旧苦恼着,一边苦恼着这玉佩的秘密,另一边苦恼着如何将这玉佩还给栗凌轩。

  此外,还有那当下令她最为苦恼的事情——接下来该如何对栗凌轩展开新的攻势。

  毕竟欲擒故纵已经用过了,下一次如果不翻新点儿花样,若栗凌轩之后上道了,恐怕就要被拆穿了。

  走在官道上的栗凌轩还没有发现自己的玉佩不见了。

  他从来都没有在身上戴饰品的习惯,日常的衣服和外出的服装基本都是固定的样式。

  基本都会由宫中的婢女太监给他安排好,他更是不会在这种小事上费心。

  而这一次出门戴了这玉佩的原因,也不过是临行前一日去皇后宫中请安时,皇后突然提了一句,外出远行身上带块玉能保平安。

  他对玉到底有没有保平安的功效并没什么兴趣,只是他是皇后所出。

  所以皇后这样说,他便图个皇后心安,将这玉佩戴在了身上。

  栗凌轩一边走着,心下一边琢磨着楚玄歌那神奇的灵识空间,以及那一筐玲珑果。

  事实上,在栗凌轩看来,他只不过是在楚玄歌的灵识空间里睡了一觉,被解了毒,吃了一筐玲珑果恢复了一些体力和元气。

  可是出了楚玄歌的灵识空间后,栗凌轩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经离京城不足百里!

  而那个他被追杀的山头,距离京城少说也还有五六百里地。

  楚玄歌不可能找匹能日行千里的马来拉车,何况下车后栗凌轩也注意到,那辆马车分明是三匹马来拉的。

  就算楚玄歌手眼通天,找来一匹日行千里的汗血宝马,也不可能跟两匹普通的马一起拖着那车一天内跑近五百里。

  不是汗血宝马不行,而是普通的马上限跑不了那么远。

  这么一想,栗凌轩心下便有了新一轮的猜疑。

  既然马不可能一天一夜跑近五百里地,那就是他在楚玄歌的灵识空间内呆了不止一天。

  栗凌轩在脑袋里飞快复盘着与楚玄歌相遇前后的事情。

  最初是在山上被围攻,对方杀手的行为很奇怪,虽然不断攻击,但是并没有下杀招的意思。

  就好像只是为了凑到跟前来挑衅他一下似的。

  在这种车轮战一般的挑衅之下,栗凌轩的体力迅速消耗着。

  甚至已经能够感觉到体内毒性发作前所带来的肌肉痉挛一般的疼痛。

  这个时候,栗凌轩却听到树后有人不知口中念叨着什么。

  慌乱之间他侧过头,朝着那声音所在之处瞧了过去。

  树下站了一个穿着月白色衣衫身形娇小的姑娘,冷清的月光之下,月白色的衣裳微微泛着光,随着微风的浮动而晃动着,看起来好似星星点点缀在那上,映着月光闪烁。

  树影随风摇晃,在小姑娘的面容上洒下阴影,掩住了她的眸。

  她的手里抓着的瓜子不急不缓的丢到嘴里去,贝齿轻阖。

  清脆的“咔嚓”声响起,然后便见那瓜子皮从小姑娘微微嘟起的嘴唇中跳了出来。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连栗凌轩都不禁感染到那姑娘身上所透出的自在的气息。

  除了嗑瓜子这件事,真的有点煞风景。

  栗凌轩只是瞧了那么一眼,便马上转回视线继续应对着面前的杀手。

  因此,他并没有看到他收回目光的瞬间,站在树影下的小姑娘惊呆了的模样。

  那本来连贯如水的嗑瓜子声突然停了下来,与之对应的,是杀手们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而他身上的毒已经隐隐有了压不住的态势,四肢已经开始变得疲软,视线也逐渐变得模糊。

  微风带着少女身上那一丝甜香窜到了他的身前,让他避之不及。

  有些模糊的视线看不太清女孩的面容,但是那一双倒映着夜空中那轮满月的眸子,盈盈眸光闪烁着,入了他的眼。

  他的耳边断断续续地传来女孩子的声音,什么中毒,什么软筋散的。

  迷糊的脑子艰难地转了转,下意识的就认为那些杀手给这女孩下了软筋散。

  就像是身体的本能一样,他已经因中毒而模糊的视线里,莫名的就加进去了几分杀意。

  也并不是出于本意的觉得要救这个女孩儿,毕竟脑袋里面已经因为毒发而逐渐停摆了。

  可就是身体自主的,散出了那压不住的杀意。

  他听到女孩儿说了句,我可以解,之后便失去了意识。

  思及此,栗凌轩突然停下了赶路的脚步。

  他低着头,站在一棵大树下。

  太阳已经降到了与地平线持平的位置,火红的光芒缠在周边的云霞之上,洒落一片红金之色,映出栗凌轩有些发红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