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十七章 好气哦,狗男人!

  “虽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也看得出你能耐了得。”

  栗凌轩误以为楚玄歌是心虚无话可说了,便自顾自道:“你大可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天大地大,好看的人比比皆是,我并不值得你花费什么心思。”

  楚玄歌终是没忍住,对着栗凌轩翻了个白眼,语气颇为不善:“你这话倒是说得一套一套,让我连接的兴趣都没有。”

  栗凌轩接道:“那你便不要接了。”

  “你……”楚玄歌气急,却又顾念着栗凌轩中毒不宜动气,硬生生将要出口的话吞了下去。

  “我偏要接你倒是能将我怎样!”看着栗凌轩,楚玄歌没好气地哼哼着。

  “我看你年纪不大,就算是走南闯北多比我走了那么几个城镇,见的人也未必有我多。”

  栗凌轩一脸你接着编的表情看着楚玄歌。

  “你长着这么一副好皮相,就算我绑了你卖到窑子里,也能卖个头牌好价!”

  说完,楚玄歌朝着栗凌轩挥了挥手:“既然你不想吃东西,出去走走如何?”

  栗凌轩挑着眉看着楚玄歌,刚说完将他卖进窑子能卖个好价钱,转脸就问要不要出去走走……

  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栗凌轩甚至在心里颇为认真地想了想被楚玄歌卖进窑子的概率有多大。

  见栗凌轩半天没有动静,楚玄歌一直隐忍不发的脾气也终于是憋不住了。

  只见她深吸了一口气,推开小屋的门,朝着外面喊了声:“苍猿!”

  片刻后,那只方才拿了果子过来的苍猿晃悠着走进了小屋里,伸手将坐在床上的栗凌轩提了起来。

  栗凌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苍猿公主抱着走出了小屋。

  而楚玄歌站在门口正在踢地上的石头。

  栗凌轩:“你这是做什么?”

  猿猴的力气远比不知睡了多久的他大得多,挣扎半天发现逃脱无望,栗凌轩也是有些气闷。

  “看到那个了吗?”楚玄歌指着半空中一块景色与其他地方完全不同的地方。

  “那个地方可以看到灵识空间的外侧。”楚玄歌补充着。

  不等栗凌轩出声,楚玄歌又指向小屋旁边一出冒着热气的池子。

  “你的身体因为中毒耗损极大,寒气过盛。”楚玄歌浅棕色的眸子看向在苍猿怀中的栗凌轩。

  “多在这温泉里泡一泡,你那因中毒而被阻塞的脉络都会得到滋养和修复。”

  栗凌轩的嘴角抽了抽,中毒的这些年来,他虽然感觉到这毒在侵蚀他的身体筋脉,但是从未觉得自己体内的脉络有阻塞感。

  楚玄歌是怎么得出他脉络阻塞受损的结论的?

  走过温泉池,楚玄歌指着面前那一片颇为茂密,但是看起来有些诡异的林子,面色严肃。

  “这林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有毒的,包括这片地。”

  栗凌轩用手抓着苍猿的臂膀,将上半身往起撑了撑。

  苍猿极为配合地把栗凌轩的身子往它一边的臂膀上送了送,让栗凌轩稳稳地坐在了他那只毛茸茸的胳膊上。

  “多谢。”栗凌轩抬头对苍猿道。

  “啊!”苍猿回了一句。

  栗凌轩觉得有些有趣,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

  “它说让你坐稳,别话多。”楚玄歌没好气道。

  她一直好言好语,也没见栗凌轩摆个好点的脸色。

  这苍猿就叫了一声,栗凌轩倒是笑起来了。

  好气哦,狗男人!

  楚玄歌忍不住在心里哼哼着。

  栗凌轩的笑就僵在了脸上,他抬头看了一眼苍猿,发现苍猿一副无辜的样子,伸着胳膊扒拉着楚玄歌的衣服领子。

  “干嘛啦!”被苍猿扒拉烦了,楚玄歌转过头气呼呼地鼓着脸看着苍猿。

  “啊!”苍猿指了指栗凌轩,又伸着胳膊晃着。

  “这么喜欢他你要不跟他走啦!”看着苍猿的动作,楚玄歌更生气了。

  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栗凌轩:“你才第一次见他诶!这么向着他怎么回事!”

  苍猿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楚玄歌,也不吭声。

  这么向着他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你喜欢他……

  苍猿跟在楚玄歌身边已经很久了,对于楚玄歌生闷气时是什么样子,它可太清楚了。

  若是它因为楚玄歌在生闷气,懈怠了得楚玄歌偏爱的栗凌轩。

  等楚玄歌的气过去了,指不定要怎么念叨它呢!

  当然这些话它是不会说出来的,至少绝不会当着楚玄歌说。

  但是当它自己在这灵识空间之中时,它可没少跟那毒花毒草毒虫嘀咕。

  “你在生气?”栗凌轩后知后觉地感觉到楚玄歌有些不对劲。

  对比了在屋里和自己好言好语、慢声细气的楚玄歌,栗凌轩意识到楚玄歌情绪上与之前不太一样。

  楚玄歌瞟了一眼栗凌轩,没有说话。

  栗凌轩的身体僵了僵。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楚玄歌突然用这种阴恻恻的眼神瞟自己?

  茫然的栗凌轩又抬头看了看苍猿,它还是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怜兮兮地看着楚玄歌。

  “它也没做什么……”栗凌轩觉得可能是苍猿一直戳楚玄歌的衣领,将楚玄歌戳烦了。

  毕竟被人在背后碰着最为敏感的颈子部位,换到谁身上都会觉得烦躁的。

  楚玄歌又是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

  栗凌轩扁扁嘴:“我是觉得,虽说它玩你领子不对,但是你也不至于跟它发这么大火。”

  楚玄歌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栗凌轩。

  她是因为苍猿才生气的吗!这人心里没点逼数吗!

  跟苍猿有个P关系啊!难道不是他自己浪得飞起还不自知吗!

  “狗男人!”楚玄歌咬牙切齿地从齿缝中挤出了这么一句。

  “你说什么呢?”楚玄歌的牙咬的太紧,以至于耳力极佳的栗凌轩都没听清楚她的话。

  “没什么,走了!”楚玄歌没好气地朝着毒物林的旁边走去。

  栗凌轩看着楚玄歌的背影,嘴里嘀咕着:“莫名其妙。”

  抬头又对苍猿说:“她脾气一直这么起伏不定吗?”

  苍猿摇了摇头,看了栗凌轩一眼,又将视线放回前方,跟在楚玄歌身后。

  栗凌轩更觉得莫名其妙了,刚才他分明从苍猿的眼神中看到了……

  怜悯?

  这苍猿在可怜他吗?为什么?为什么会从一只动物眼里看到怜悯他的眼神?

  这让栗凌轩觉得有些气结。

斯卡骨

因为中午睡午觉的时候做梦梦到我有读者评论了(被朋友吐槽说我都入梦了嘤嘤嘤)所以心情好我就多发两章~嘤嘤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