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十五章 不想冒险

  “你的身体现在禁不起折腾,觉得累的话就再休息一下,如果饿了就起来,苍猿会给你带食物回来的。”

  声音再次在栗凌轩的脑海里响了起来,栗凌轩的眉头一紧:“你是谁?”

  楚玄歌低笑一声:“现在都流行跟救命恩人说话这么凶吗?”

  栗凌轩一顿,道:“你是山上那个……”

  “正是。”楚玄歌笑了笑:“问题问完了就好好休息,你这毒被催化了,虽说我暂时给你压制住了,但是要解毒,还缺了点东西。”

  闻言,栗凌轩皱了皱眉。

  楚玄歌继续道:“你这毒起码有十多年了,幸好剂量小,才一直没要你的命。”

  栗凌轩再次皱了皱眉。

  楚玄歌的话令他想起了他之前的猜想。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但是多年来除了毒发之时会全身无力,以及身体由于中毒而衰弱了几分之外,似乎并没有伤及他性命的样子。

  太医虽说也验得出他是中毒,但是始终不知道这毒是什么毒,更别提解药了。

  是以,他也因中毒而与争储擦肩而过.

  鸢国储君之位最大的竞争者,鸢国七皇子在储君之争中不战而败。

  虽说栗凌轩对皇位并不感兴趣,也不曾想要争夺储君之位,但是因为中毒这种事情不战而败,对他而言实在是巨大的打击。

  空间与楚玄歌的精神相连,楚玄歌清晰地感受到了从栗凌轩身上散发出来的难过。

  小屋的门咔哒一声响,栗凌轩转头看向门的位置。

  只见一只灰扑扑的猿猴捧着一个筐子,筐子里放着红红绿绿的几颗果子。

  猿猴抓着其中一个翠绿色的果子的柄,将果子递给了栗凌轩。

  栗凌轩只是看着。

  猿猴将果子向着栗凌轩递了递,看他仍旧没有动作,干脆就上了爪子直接将栗凌轩的手抓过来,把果子放在了他手上。

  然后又手舞足蹈的给栗凌轩演示着这果子可以吃的样子。

  栗凌轩看着被塞在自己手中的果子,即使不运起自己的内力,也感觉得到这果子上传来的浓厚的灵力。

  正因如此,栗凌轩才更谨慎,这样一枚果子,就算他是皇室后裔,也是难求一枚。

  而此刻,摆在那桌子上的小筐里,那一堆红红绿绿的果子,各个都跟自己手中捧着的这枚无甚区别。

  这样的事实让栗凌轩习惯性地警觉了起来。

  身为皇族的人,他自小便是在各种阴谋诡计的漩涡中争斗不休的。

  身在那样的环境里,无所谓他争不争,各种谋害也是防不胜防。

  在毒发之时他听到了楚玄歌的话,但他绝不相信楚玄歌是毫无所求的。

  而在他能确定这份所求是他所能给的出的之前,楚玄歌的情,他栗凌轩还不想承。

  楚玄歌却是没有想那么复杂,月光下栗凌轩微微侧头,眸光闪烁的瞬间,楚玄歌便沦陷了。

  她承认自己是个没什么骨气的颜狗,但是她也清楚,对栗凌轩的一见钟情并非是始于颜值。

  穿梭几世,好看的人楚玄歌不是没见到过。

  即使在她的印象里,栗凌轩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子,也并不代表她只是因着栗凌轩的长相而沦陷。

  一眼万年,并不是说那令人沉沦的皮相,而是在那一个瞬间,楚玄歌内心深处那莫名的,感觉自己的心因着面前这人而圆满了的心情。

  想要在他身边,想要和他纠缠,想要将他留在自己的身边……

  这样的心情让楚玄歌又陌生又喜悦,同时也带着那么几分胆怯。

  她是那般简单的人,喜欢谁,便是对谁好,无条件的好,无底线的好。

  把这人放在了心尖上,便是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第一个想到他。

  猿猴见栗凌轩始终不肯吃东西,摇了摇自己毛茸茸的大脑袋,又晃晃悠悠地出了屋子。

  楚玄歌给它的任务是将玲珑果洗干净送去房间,它还把果子交到了房间里那人的手上。

  算一算它可是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若是楚玄歌之后要罚它,它也是可以跟楚玄歌争一争的。

  这么一想,猿猴便更觉得无比放心,一边点着自己的脑袋,一边朝林子的深处走了去。

  赶路的同时,楚玄歌又探了探灵识空间内的状况。

  接着便发现栗凌轩并没有要吃那果子的意思,楚玄歌不禁叹了叹。

  虽说她不曾参与过皇家的那些明争暗斗,但是在现世,她也是看过不少宫斗小说的。

  心中明白栗凌轩并不信任她。

  即使如此,楚玄歌还是开口道:“那果子是玲珑果,你毒发太久,之后又一直昏迷,再不进食身体会撑不住的。”

  栗凌轩把玩着手里的玲珑果,继续沉默着。

  “我不知你为何难过,也无意窥探你的心事。”

  “但是你现在的身体情况确实不乐观,我想你自己也应该感觉得到。”

  “若我有心害你,那我根本没必要花费气力救你。”

  楚玄歌继续劝着,她费了不少时间气力才将栗凌轩这毒压制住。

  若现在任着栗凌轩硬撑,她那些辛苦可就白费了。

  只是辛苦白费也就罢了,可栗凌轩现下的情况,若这么短时间内再次毒发,恐怕会有伤及性命的可能。

  楚玄歌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冒险。

  栗凌轩一愣,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道:“你怎知我心中不痛快?”

  身体的状况也好,有没有必要出手相救也罢,这些都是表面上看得出测得到的东西。

  但是他心中所思所想所感,看不见摸不到,楚玄歌是怎么知道的?

  栗凌轩心下有些拿不准这在他灵识中与他对话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倒是不知道你心中不痛快,我只是感觉到你身上的气波动的有些混乱罢了。”

  “呵,你怎会知道我身上的气如何波动,你至今未现身,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栗凌轩并不相信楚玄歌的话。

  楚玄歌叹息一声:“你这是怕我谋害你不成?”

  栗凌轩挑着眉,等着楚玄歌的后话。

  “你在我的灵识空间里,你的喜怒哀乐便是与我的灵识缠在一起的,你的感觉便也会真实反映在我的灵识之中。”

  楚玄歌又轻笑道:“你说,我怎知道你身上的气如何?”

  栗凌轩一惊,显然楚玄歌的说法是他之前从未想过的。

  “我无意加害于你,你在那般危险的时刻遇到了我,也算是你我的缘分。”

  楚玄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且望着你早日康复,身强体健。否则今后我配出这解药,你身子却受不住,我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