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十三章 鸟人?

  “这次任务结束,陆某恐怕也没有活下来的机会。”陆琛朝楚玄歌笑了笑。

  楚玄歌了然地点了点头,这跟她的猜想差不多。

  毕竟陆琛的任务目标是当朝七皇子。

  若是成功,那雇凶者必然会杀人灭口。

  若是失败,那理论上来说,应该是会被栗凌轩直接杀了灭口。

  总之,不论是哪一边,陆琛都只有一死。

  陆琛继续道:“杀手堂剩下的人我是了解的,不论他们中的谁,都绝不可能保这支队伍周全。”

  陆琛看着楚玄歌,神色坚定:“而你可以。”

  话说到这个份上,楚玄歌也确实不好再拒绝了。

  她终是接过木牌看了看,开口:“陆前辈这样说,若我再继续拒绝,那便显得我有些不近人情不识好歹了。”

  陆琛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开口道:“多谢姑娘。”

  说罢,将令牌从楚玄歌手中拿回,手指在佩剑上划了一下,将血滴在令牌之上。

  只见那染了血的令牌亮了亮,表面便多了一层金属光泽。

  “还请姑娘借一滴血给这令牌认主。”陆琛将令牌递到楚玄歌面前。

  楚玄歌麻利的用手结了个风刃,指尖轻划,手指上便多了一道细小伤口。

  血珠顺着伤口滴到令牌上。

  令牌再次亮了亮,左上角便印出了一只鸟的图案。

  楚玄歌有些不解,她看向陆琛:“这鸟的图案是怎么回事?”

  陆琛也一副迷茫样子:“这陆某倒是不知,只知这令牌认主后会根据主人的特性出现对应主人的图案。”

  “这令牌不是陆前辈做的?”楚玄歌思考着陆琛的话。

  这令牌认主后会根据主人的特性出现对应主人的图案,而现在这令牌出现了一只鸟。

  这令牌是在说,她是个鸟人???

  “这令牌是七杀门曾经的少门主赠予我的。”陆琛也并不知这令牌里到底有些什么秘密。

  楚玄歌便不再纠结这令牌的事。

  她低头想了想,抬起头又问道:“这令牌我便收下了,只是我去哪里找这队伍呢?”

  陆琛将一枚骨哨递给楚玄歌:“吹这骨哨即可。刀剑短促一声,弓弩长音一声,暗器长短音一声。若是需要打探情报,则为短促两声。”

  楚玄歌道了声明白了,想了想,对陆琛道:“还有个问题,那雇佣你们的人是谁,陆前辈可知道?”

  陆琛摇了摇头:“我只知对方权势滔天,但是具体身份却未可知。”

  “七杀门的人也查不出吗?”

  “即使是我的精英队伍,也无法查出来对方的消息。”

  “那便该是皇族的人了。”

  世间查不出的人,若非神医门这一类隐世家族,就只剩下皇族的人了。

  至于是哪个皇族,楚玄歌并不在意。

  伤了她看上的人,管他哪个皇族,她都不会放过就是。

  “还请陆前辈稍等,晚辈有一物相赠。”

  楚玄歌的话音还未落,她已经从原地消失进入了空间。

  回到小屋中,楚玄歌先查探了一下栗凌轩的状态,见他虽然还在沉睡,但面色已逐渐恢复,也算是安心了几分。

  接着便踱步走进了房间中,从里面拿出了两枚她特制的追踪香。

  “今日与陆前辈相识,也算缘分。”

  将追踪香放在陆琛的手里,楚玄歌继续道:“这两枚香是我特制的追踪香,此香无色无味无烟,可溶于水可渗于冰,不论在哪,只要揉碎这追踪香,我便能找到使用此香的人。”

  顿了顿,楚玄歌面上露出一抹浅淡的笑容:“晚辈将此物赠与前辈,也算是对前辈所求之事的一份保证。只是这两枚香中各有5枚小追踪香,前辈手下的人要怎么分,便看前辈自己了。”

  陆琛看着楚玄歌手中的追踪香,面上有几分怔愣。

  他向楚玄歌提出希望江湖再见时,楚玄歌能帮七杀门的兄弟一把的请求,也不过是希望楚玄歌到时不要见死不救。

  可楚玄歌现在的行为,显然是在说,她楚玄歌不但不会见死不救,甚至在他们有求于她时,她还会搭一把手。

  见陆琛有些呆愣,楚玄歌又笑了笑道:“若是陆前辈能逃出生天,需要晚辈相助,可以放飞这纸鸢,纸鸢自会带着前辈来寻晚辈。”说罢,楚玄歌从袖子里掏出一只小巧的纸鸢。

  陆琛的声音哑了哑:“姑娘为何如此信任陆某?”

  楚玄歌想了想,轻轻叹了一声:“大约也说不上是信任,只是觉得陆前辈以诚待我,我亦应该表现出几分诚意。”

  接着面上又带了些俏皮地笑道:“另外嘛,若非陆前辈将七皇子逼迫至此,说不定我便与那美人七皇子错过了。”

  陆琛闻言忍不住也笑了一声:“姑娘是个妙人,只是那七皇子虽是面容极好,却也是以手段凌厉凶狠在江湖上有名姓的。”

  这便是劝着楚玄歌要多考虑下,万不能被七皇子那颇好的面皮骗了。

  “那便不劳前辈费心了!”楚玄歌双手拍了拍,那遮住他们二人的法阵应声而碎。

  杀手们坐在地上看着从法阵中出来的两人。

  “看样子没打架。”一人低声道。

  围坐在他旁边的众人点点头。

  “老大也不像有中毒。”毒蟒杀手压着声音道。

  他旁边坐着的人也点点头。

  楚玄歌忍了又忍才将想要抽搐的嘴角控制住。

  她偏头看看陆琛,只见陆琛一副“我已经习惯了”的样子,一脸淡定的看着面前坐着的杀手们。

  “姑娘,陆某与兄弟们就此告辞!”陆琛向楚玄歌抱拳拜了拜。

  楚玄歌点点头,学着陆琛的样子,也抱拳朝着陆琛拜了拜:“陆前辈万事小心!”

  陆琛点点头,正准备走,突然又转过身来:“陆某尚不知姑娘名姓。”

  楚玄歌眯着眼笑了一下,道:“若有缘再次相遇,那时再知道也不迟。”

  陆琛的眸色深了深,点点头,又朝着楚玄歌抱了抱拳:“是陆某唐突!”

  楚玄歌轻轻摇了摇头:“后会有期,陆前辈。”

  “后会有期!”陆琛足尖用力一点,整个人便到了几丈外。

  其他杀手见状,忙施展轻功跟在后边。

  倒是那毒蟒杀手转身看向楚玄歌:“姑娘。”

  楚玄歌歪着头看他。

  “姑娘曾说,毒医门的毒有弱点。”

  那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楚玄歌,继续道:“还请姑娘指点在下,那弱点是什么?”

  “哦?想知道毒医门的毒有什么弱点?”楚玄歌重复道。

  毒蟒杀手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楚玄歌便一脸算计的笑容,道:“你将你的毒蟒送给我,我就告诉你呀!”

  吓得那毒蟒杀手抱着毒蟒,一路朝着楚玄歌相反的方向飞奔。

  那毒蟒在他怀里被震得脑袋乱晃。

  楚玄歌摇了摇头,面上是一副失望的表情:“哎呀,怎么随便吓一吓就跑了呢……”

  甚至吓得连轻功都忘了用。

  细辛和半夏互相看了看,明智地选择了不接话。

  楚玄歌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一转眼天又快亮了呢……”

  再看看细辛和半夏:“天亮了我们去前边找找客栈,休息一下。”

  然后便又回到了空间之中。

  两天两夜过去,空间之中的栗凌轩仍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这让楚玄歌有些担忧。

  倒不是担心栗凌轩身上的毒,毕竟除了那入了血脉的毒暂时只能压制之外,其他的毒已经全部解了。

  她担忧的,是毒发之后栗凌轩不知道撑了多久,而他这身体是否继续支撑下去。

  两天两夜不曾进食,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都是极为折磨和消耗的。

  何况栗凌轩还经历了追杀和毒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