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十一章 每个人都有故事

  从太阳东升等到太阳偏西,楚玄歌始终没有从空间中出来。

  莫西干发型的少年先开了口:“老大,那姑娘是不是故意要让我们走啊?”

  陆琛想了想,道:“要不你们先走,我留在这。”

  莫西干发型的少年皱了皱眉:“老大,我们杀手堂一向生死与共,现在你让我们走,自己留着,我们岂不是背信弃义?”

  “呵……”闻言,陆琛笑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坐在自己面前那些曾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

  “我陆琛今生有你们这些兄弟,知足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往后余生,大家便各奔东西吧!”

  “只是,莫要再回到七杀门了。”

  陆琛的声音有些落寞,带着几分沧桑。

  他幼时被七杀门上一任门主捡回去,从小便被养在七杀门之中。

  老门主为人仁厚,将他放在自己的小儿子身边一同习武。

  原是指着他成人后能给自己小儿子当个护卫,后来却发现陆琛除了在功夫上的天赋外,在管理人的方面也颇有建树。

  那之后七杀门的杀手堂便多了一个陆琛,多年后,陆琛打败了杀手堂的前任堂主,站上了杀手堂堂主的位置。

  只是平日里,若杀手堂没有他必须出面的任务,陆琛还是会呆在老门主的小儿子身边,尽职尽责地保护着他。

  直到前些日子,陆琛出任务。

  回到七杀门后得知,他不在门中的日子,一伙不明势力血洗了七杀门,仅留下了杀手堂的杀手们。

  陆琛原本是恨自己当日不在门中才导致惨剧发生,可当他真的与对方相见,彼此试探之后,才明白即使他在也是毫无用处的。

  在对方的术法碾压之下,他甚至根本没有出招的机会。

  陆琛叹了口气,七杀门已经不是曾经的七杀门了。

  莫西干发型的少年还想说些什么,可陆琛那一脸心灰意冷的样子,让他实在说不出口其他的话。

  在灵识空间中的楚玄歌经过一番折腾,终于是将栗凌轩那衣服洗净弄干了。

  再次目不斜视地给栗凌轩穿好了衣裳,楚玄歌惊觉自己饿的有些脱力了。

  再看向栗凌轩时,楚玄歌的眼里多了些疼惜。

  “你睡了这么久,怎么意识还未清醒呢。”

  她坐在栗凌轩的床边,握着栗凌轩的手,低声念着。

  “这么久了,也该饿了才是啊……”

  看着毫无动静的栗凌轩,楚玄歌叹了叹:“我还需去解决些别的事情,若是你醒了,可千万别乱跑。”

  说完,楚玄歌又突然低声笑了起来:“我真是傻了,你尚昏迷着,我说什么也听不到,我嘱咐你做什么。”

  将栗凌轩的手放回被子里,再次耐心又细心地整理好被角。

  看着睡在那里毫无反抗能力的栗凌轩,楚玄歌不禁又一次想起栗凌轩在月光下那令她一眼入魂的样子。

  忍了又忍,楚玄歌还是伸手在栗凌轩的脸上抚了抚。

  “要快点醒过来啊……”

  说完便转身出了屋子,走向小屋旁边的药房,从里面找出了几包干粮。

  “苍猿,若他醒了,千万看住了别让他乱跑。”楚玄歌嘱咐着苍猿。

  苍猿点点头,又用爪子拍了拍胸口,一副放心的神情。

  想了想,楚玄歌还是挥手在小屋前布下了一个结界。

  “在自己的空间中布置结界,美人儿啊,我可真是为你操碎了心!”楚玄歌低着头轻声笑着。

  虽说已经知道了栗凌轩的名姓,可是她偏偏就是喜欢叫他美人儿。

  伸手在空中挥了挥,楚玄歌的身影便从灵识空间中退了出来,再次出现在陆琛一行人面前。

  “先吃点东西吧。”扔了两包干粮给陆琛,楚玄歌又朝着树下的细辛和半夏走去。

  “只剩下这些了,我们三个分一分。”

  楚玄歌盘腿坐在树下,将抱着干粮的油纸打开:“之后上官道,遇到客栈再好好吃点。”

  细辛和半夏便一人接了一块干粮,细细吃了起来。

  这干粮是楚玄歌在神医门中自己制的,虽说量不大,但是极其占肚子。

  一块点心够一个成年人吃个七分饱,哪怕是胃口大的男子,基本也能吃个半饱。

  若说缺点嘛,主要是楚玄歌对口味极其挑剔。

  因此即使是干粮,楚玄歌也将口味调制的相当适口。

  即使是吃饱了,也总是会让人因为那颇好的口味而想要再多吃一些。

  结果就是一不注意吃多了,胃胀得难受。

  半夏曾是吃过这亏的,所以她颇为克制地小口咀嚼着。

  而陆琛等人则根本没有注意到树下三人的吃法,他们已经两天一夜没有吃过东西了,现下饿的简直可以吃下一头牛!

  是以,当陆琛打开三个油纸包,那干粮便你一块我一块地被抢了个精光。

  等楚玄歌想起要提醒他们这干粮不能因着口味好就吃得太快太多时,那莫西干发型的少年已经因为吃太多胀得肚子溜圆。

  他躺在地上哇哇叫着:“姑娘,你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吃了如此占肚子!”

  楚玄歌抬眼瞧了他一眼,回了句:“少侠不懂适可而止的道理,怎么能怪我这干粮占肚子。”

  “何况干粮这东西,本就是用来顶饱占肚子的,少侠竟不知吗?”

  陆琛敏锐地感觉到楚玄歌不太喜欢这莫西干发型的少年,他抬眸看了看因为肚子胀而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的少年,没有出声。

  填饱了肚子已是月上柳梢头的时间了,楚玄歌走到陆琛面前,问道:“陆前辈,你们可有商量出结果?”

  陆琛看着楚玄歌道:“姑娘仁义,这毒蟒乃是他人心头之好,还望姑娘手下留情。”

  楚玄歌看了看那毒蟒,又看了看抱着毒蟒双眼通红的杀手。

  起初,她是非常想要那毒蟒的。

  只是回到灵识空间中看到一脸血躺在床上的栗凌轩时,她心下的慌乱提醒了她。

  栗凌轩只是她第一次见到的人,她仅仅是因为栗凌轩那张让她太过喜爱的脸,就如此害怕栗凌轩出事。

  而那被唤作翠翠的毒蟒,它的主人又该是用了多少心血和心力将它一点点养大。

  她气陆琛他们用了太多折磨人的毒伤害栗凌轩,说到底,她的心境与那抱着自己心爱毒蟒的杀手恐怕也无甚不同。

  只不过那杀手是不愿自己心爱之物被他人强抢,而她,则是气愤于自己心仪之人被他人逼着受了那么多的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