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十章 翠翠

  若按陆琛所说,这便是一支纯粹的精英队。

  从打探消息到杀人灭口全都包圆了。

  但是,仅仅是因为是因为他们伤了她楚玄歌看上的人,就足以让陆琛心甘情愿地将这样一支队伍交给她?

  这个时代,培养一个五十人的精英队倒并不是很难。

  可陆琛的这个精英队却是不同的。

  这是五十个有着不同专业方向的精英队。

  分开可能只是普通的杀手,但合起来,那能用的范围可就远不止杀人这一件事了。

  副堂主不愿陆琛将这令牌交给她是理所当然的,这样一支绝佳的队伍,换谁也不会心甘情愿交出去的。

  但是看陆琛的表情,却又不像是使诈。

  左右一合计,楚玄歌心里更没底了。

  陆琛见楚玄歌不语,反而先急切起来。

  “姑娘可是仍不满意?”

  楚玄歌眉心微蹙,她也不是不满意,反而是这东西的价值高出楚玄歌的要求太多。

  深谙不占便宜就不会被坑的楚玄歌,并不想占这个便宜。

  于是她终于开了口:“这么贵重的东西,我觉得作为补偿交给我不妥。”

  陆琛面上便露出紧张的表情来。

  “若此物不妥,陆某便只有这条命能交与姑娘了。”

  楚玄歌抽了抽嘴角,这什么套路?不收东西就送命吗?

  想了想,好像古代人还真挺喜欢送命玩儿的。

  “你这命于我而言也无甚意义。”不是必要的情况下,楚玄歌并没有杀人的兴趣。

  毕竟如陆琛所说,这片大陆上的人基本都不擅长法术,而她正是这大路上的特例。

  她的身体只适合修炼法术。

  神医门内部虽说没什么人会法术,可禁不住隐世家族藏书极多。

  是以,楚玄歌是知道极多法术的。

  至于会不会、能不能用,那就另说了。

  听楚玄歌的意思,又不想收那令牌,也对杀自己没什么兴趣,陆琛当下便沉默了。

  将令牌赠与楚玄歌,陆琛自然是心中有所盘算的。

  他并不似副堂主那般天真,以为只要手握这令牌,便可以保自己性命无忧。

  若是对方真的想要这令牌,杀了他也是可以达到目的的。

  毕竟这令牌只有沾了自己的血才会有用这件事,他从未与任何人说起过。

  太阳一点点地升高,众人却始终僵持不下。

  这时,那养着毒蟒的人带着哭腔出了声:“姑娘,你可否将翠翠这毒给解了。”

  那叫翠翠的毒蟒的气息已经逐渐虚弱起来。

  楚玄歌这才想起这群人里还有条毒蟒。

  “陆前辈,不如让那人将毒蟒赠与我,我与你们之间的仇便算是解了?”她实在是想要一只毒蟒。

  那毒蟒杀手面上便是一僵,再看陆琛,脸上的表情并不比他好。

  那毒蟒是毒蟒杀手的心爱之物,并不仅仅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翠翠是毒蟒杀手自己养起来的。

  每逢将翠翠放入烈性毒液时,毒蟒杀手都要先自己抹一回泪。

  待那翠翠吸收完毒液奄奄一息时,毒蟒杀手又要再抹一回泪。

  后来翠翠终于是养成了,毒蟒杀手便将翠翠时刻带在身边,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着。

  这么一个大老粗,为了冬日里翠翠的身子不会因为寒冷太过僵硬,甚至会亲手用毛线勾一条给翠翠穿的衣裳来。

  陆琛当然想与楚玄歌结好,但是,若要用毒蟒杀手的翠翠来换,陆琛还是要思量一番的。

  楚玄歌见陆琛不语,加上苍猿方才在灵识空间中呼唤自己,心下也有些担心还在昏迷之中的栗凌轩。

  “陆前辈再好好想想吧。”楚玄歌留下这么一句话,眨眼间又消失了。

  在见过几次楚玄歌忽隐忽现之后,陆琛等人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

  “老大,真的要将翠翠交给那姑娘吗!”毒蟒杀手脸上老泪纵横。

  将翠翠交给楚玄歌,他是绝对舍不得的。

  可是现下,若不将翠翠交给楚玄歌,他们走不了不说,连翠翠都可能随时死掉。

  他舍不得将翠翠交给楚玄歌,也不忍心翠翠死。

  这样一来,倒是更加左右为难了些。

  而回到灵识空间的楚玄歌则是一路小跑进了小屋。

  “苍猿,你叫我是怎么回事?”一进门就见苍猿正蹲在床前,将栗凌轩遮得严严实实。

  “啊啊!”听到楚玄歌的声音,苍猿忙站了起来,转过身,伸出沾满了黑色毒血的爪子给楚玄歌看。

  楚玄歌一惊,连忙上前。

  栗凌轩躺在床上,脸上发丝上衣服上到处都是血,连被角都被黑色的血染了一块。

  地面上更是夸张,黑色的血顺着床沿滴落在地,然后被苍猿的脚踩得到处都是。

  楚玄歌用手擦了擦栗凌轩脸上的血迹,发现抹在脸上的血迹是混杂着黑色的毒血和红色的鲜血的。

  “他呕血了?”楚玄歌抬头问道。

  苍猿点了点头,然后将另一只看起来干净点的爪子捂在自己口鼻处。

  “啊啊!”苍猿做出呕吐的样子,然后“哇”了一声,接着用爪子在自己脸上抹了抹。

  “脸上的血是他自己抹上去的?”楚玄歌连忙将栗凌轩放在被子之外的那只手翻了过来。

  果然,手心上沾了血迹。

  楚玄歌看着栗凌轩那抹了一脸的血迹,叹了口气。

  “他醒来的时候看到你没有反应吗?”楚玄歌又问。

  苍猿老实地点了点头,然后做了一个睡觉的动作。

  “呕血之后就睡了?”楚玄歌猜测道。

  苍猿又点了点头。

  楚玄歌苦笑了一下,站起身来,招呼着苍猿走到果园边上。

  “下次莫要用手去接毒血。”将苍猿沾满毒血的爪子放进冰凉的泉水中,楚玄歌叮嘱着苍猿。

  苍猿歪着脑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将苍猿的爪子洗净后,楚玄歌又带着苍猿回到了小屋。

  将栗凌轩身上被血染了的衣袍脱下后,楚玄歌指使着苍猿将栗凌轩带去温泉。

  自己则是将床单被子加枕头全部换了一遍,然后用小盆装着栗凌轩的衣裳,走出了小屋。

  抬头看看在空中挂着的外界的情况,陆琛等人正围成一个圈讨论着什么,而那毒蟒杀手正抱着毒蟒抹眼泪。

  楚玄歌眨着眼,这么好的逃跑的机会,这群人居然一个都没跑?

  真是难以理解又不可思议!

  转身便向着果园的方向走去,她这空间中并没有适合男子穿的衣服,所以在栗凌轩醒来之前,她得将衣服洗净煨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