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八章 他是特色班的少年

  “应是比七皇子权势大些的。”陆琛小心翼翼地回答着。

  “哦?”楚玄歌似乎对此更为有兴趣:“比皇子还有权势的人?老皇帝?”

  以皇族之人来说,能比皇子更有权势的,也就只有皇子的爹娘了。这娘还未必是生母,毕竟生母还有个位份高低的说法呢。

  陆琛深感今日过得太过刺激,刺激到他都不知道他的心脏,到底是因为被楚玄歌吓得还是因为中毒而跳得快要从心口蹦出来。

  “这……”

  陆琛顿了顿,思考了一下是否真的要按照自己的猜测向楚玄歌坦白。

  “罢了。”楚玄歌站起身,拍了拍裙子上的灰。

  “我对对方的权势不感兴趣。”左右那权势也与自己无甚关系。

  “你叫什么?在七杀门是个什么身份?”

  “在下陆琛,乃七杀门的杀手堂的堂主。”陆琛答道:“被你毁了双刀的那位,是副堂主。”

  “毒一个少年就派出了一把手和二把手?”

  楚玄歌一脸不解:“你们七杀门是不是有点太弱了?”

  陆琛的脸微微抽搐。

  弱?曾经的七杀门可是鸢国第一大杀手组织!

  如今掉到第二位也不过是因为现在的第一位不知从哪儿搞来了一个元素法师。

  拼法术不拼刀剑的情况之下,七杀门是丝毫不占优势的。

  而元素法师这一职业,纵观整片大陆恐怕也找不出几个。

  说到底,这片大陆的人天生就是更适宜修行心法和武功秘技的。利用心法和招式,搭配阵法操纵风雷水火土五大元素才是他们的强项。

  而那元素法师一出现,这原本的优势便直接掉成了劣势。

  毕竟人家只需要举起个法杖念几句咒,那天雷地火就会凭空冒出来。

  根本无需拿着刀剑配合走步去摆一个阵法。

  而在楚玄歌口中的那个少年,鸢国七皇子栗凌轩。

  陆琛实在是不明白,是什么给了楚玄歌那栗凌轩很弱的错觉。

  哪怕只是稍微了解一下,也会知道这位年纪轻轻便被百姓们称为“少年战神”的七皇子有多少可怕的战绩。

  “姑娘需知道,那少年并不是一般的少年。”陆琛解释着。

  “嗯,他是特色班的少年。”楚玄歌一副我懂的表情。

  陆琛深感欲哭无泪。

  楚玄歌低头想了想,突然抬起头来,盯着陆琛问道:“你们杀手,是不是都有些道上规矩什么的?”

  陆琛点了点头:“道上确实有道上的规矩,只是这买卖本身也是被人墙塞与我们七杀门的。今日这买卖我们是势必成不了了,至于雇主会不会给我们仁义,谁又知道呢。”

  事实上,就算他们这买卖成了,陆琛也并不确定那雇主真的会放过他们。

  毕竟,他们要杀的人是七皇子啊。

  叹了口气,陆琛继续道:“不瞒姑娘,七杀门之中,属杀手堂内兄弟情谊最为深厚。”

  说到底,杀手堂之中的兄弟们,感情都是在生死一线间磨出来的,与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

  “今日我们被姑娘拦下,也未必是件坏事。虽知不应该,陆某仍有一个不情之请。”

  陆琛顿了下,继续道:“往后若姑娘遇到我七杀门杀手堂的兄弟遇险,可否请姑娘念及今日,帮上一帮。”

  陆琛说的真诚,倒是让楚玄歌愣了愣神。

  “我倒是头一次听人把违背江湖规矩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呢。”

  楚玄歌敛着眸,扯着嘴角,语气带着几分微妙的嘲讽。

  陆琛心下有些不安,但见楚玄歌也并未开口拒绝,便大着胆子再次开了口:“姑娘可否先把毒给我们解了?”

  楚玄歌抬眸一看,面前的黑衣人一个个面上都是眼巴巴的样子。

  “嘛,罢了!”楚玄歌挥挥手,陆琛便觉得身体轻松起来。

  随后便不受控制地摔倒在地,一同摔倒的,还有他身后那些杀手兄弟们。

  “啊……”

  楚玄歌突然叫道:“我忘记了,你们站的太久了,一下解了毒身体支撑不住。”

  “还有这毒有放大痛感的作用,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忘记了!”

  虽然说着不好意思,但是那表情,那语气,一点儿都没有表现出不好意思的样子。

  重重摔在地上痛得呲牙咧嘴的陆琛觉得,楚玄歌这就是故意的。

  只不过这话他并不敢说就是了。

  待身体恢复了活动的能力,陆琛走到楚玄歌面前:“虽不知姑娘是何人,但陆某看得出姑娘非池中之物。今日之事,我七杀门保证不会将在此地见过姑娘一事透露出去。”

  楚玄歌挑了挑眉:“你说出去也没事啊。”

  这一次嘴角抽搐的不止陆琛,那还坐在后边的杀手们听到楚玄歌的话,也是嘴角忍不住抽了一抽。

  嚣张,这姑娘太嚣张了!

  “小丫头,我劝你莫要这般狂妄。”说话的是杀手堂的副堂主。

  楚玄歌歪着脑袋瞧着他:“我只是说事实,你便觉得我狂妄了?”

  陆琛连忙打断二人,凑上前去对楚玄歌道:“姑娘莫要多想,我这兄弟心直口快,他是担心你初入江湖,说话直些可能会被人使了绊子。”

  “他才被我毁了武器,又中了我的毒,现在一脸菜色,你跟我说他是担心我?”

  楚玄歌用手指了指自己:“你是觉得我脑袋长在头上是用来凑身高的?”

  陆琛心下便有些抓狂了。

  他可一点儿都没这么想,而那副堂主本身就是那么个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钱的性子。

  可能会有些计较楚玄歌毁他武器的事儿,但是绝不会将此事当做什么深仇大恨。

  技不如人就要挨打这种事,那副堂主还是相当明白的。

  虽然被楚玄歌一个小姑娘收拾成这样很丢脸,但是说到底还是他们技不如人,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楚玄歌并不信他们江湖道义的这一套。

  “妹子,你就别跟老大和二哥计较了!他俩年纪大了,跟咱们年轻人有代沟。”

  说话的是一个看相貌约莫十七八的少年,留着高高耸起的颇为怪异的发型。

  但楚玄歌识得,这发型在现世被称为莫西干发型。

  在这个时代留着莫西干发型?

  楚玄歌观察着那站出来的少年,似乎除了那发型之外,他与其他人并无不同。

  是不是该试探一下?楚玄歌心里计较着,可是对方现在明显跟自己是对立的。

  若对方不是穿越而来的,那什么都好说。

  若是呢?被敌人知道自己是穿越而来的人,似乎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

  楚玄歌又瞥了一眼那少年,面上一副厌烦的表情:“关你什么事,你话这么多是因为头发短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