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楚家大小姐今天还没拐到七皇子

第七章 这姑娘到底是图什么

  “那少年身份高贵,我们也怕杀了他自己小命不保。所以只想毒倒他,然后将他交给雇主罢了。”陆琛回答道。

  “只是如此吗?”楚玄歌突然笑起来,小虎牙尖尖地露在外边。

  陆琛想要点头,可是那银针显然没有刺激到脖子的位置,他僵着脖子道:“只是如此。”

  楚玄歌眸光微敛:“看来,你们是不打算看今日的日出了。”

  陆琛才恍然发觉,他们已经被这小姑娘困在这里一整夜了。

  “武器上的毒,可不仅仅是随随便便能毒倒人的那一类。”

  虽说楚玄歌吐槽了好半天,但作为制毒用毒的个中高手,她在各类毒药的使用上可谓是出神入化。

  陆琛在这上面和她耍心眼,完完全全就是班门弄斧。

  “还是要嘴硬下去吗?”

  楚玄歌的声音像催命符,分明没有任何威胁的语气,可是听着就令人冷汗涔涔。

  陆琛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想要缓和一下自己有些超速的心跳。

  谁知那口气吸进去便滞在心口,压不下去,吐不出来,激得他心跳愈发的快。

  终于,他“哇”地吐出一口血,心口的阻滞感愈发厉害起来。

  陆琛尝试着调息。可是每当他试图将气息平稳下来,那心口便涌上一口血,再一次打乱他的气息。

  试了几次之后,陆琛终是气喘吁吁地放弃了。

  不调息只是呼吸阻滞,总比调息的时候激得一口又一口的血往外呕强上许多。

  楚玄歌朝后退了退,颇为嫌弃地用袖子遮了遮脸,皱着眉道:“应该将针先取下来,呕出血来的光景不好看。”

  被楚玄歌的话提醒的陆琛,艰难地用余光瞟了瞟其他的杀手。

  只见血从他们的嘴角缓缓溢出,他们的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乍一看好像只是嘴巴在出血罢了。

  若看得仔细些,就会发现,他们的眼神里满是痛苦和惊惧。

  皮肤之下是不可控地痉挛着的肌肉。

  原本陆琛只是觉得楚玄歌是个厉害的角色,可眼前发生的一切却在提醒他,楚玄歌的厉害远超过他的想象。

  随着东边的天空渐渐亮了起来,有几个瘦弱一些的杀手的嘴角溢出的血已经开始发黑了。

  楚玄歌叹了口气:“细辛,半夏,将这位杀手老大转个身。”

  站在一旁的细辛和半夏便上前将陆琛转了个圈。

  “我说!”面前的一切让陆琛意识到他太过低估了楚玄歌。

  楚玄歌满意地笑了下,但是嘴里还是不依不饶道:“早些说不好吗,非要让自己手下的人受这么多折磨。”

  于是陆琛又被细辛和半夏转了回来。

  陆琛咬了咬牙,转过身看到身后那群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的刹那,他明白楚玄歌并不是不敢不想杀他们。

  就像一开始她是为了给那少年报仇,而一直吊着他们玩儿一样。之后她的所作所为,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他们给那少年下毒,是为了折磨他,刺激他毒发。

  楚玄歌给他们下毒,也是为了折磨他们。

  他们没有杀那少年,所以楚玄歌也没有对他们下杀手。

  至少暂时没有,如果他继续隐瞒下去,楚玄歌是否还会留着他们的命,他不确定。

  可是这姑娘到底是图什么?

  原本以为她与那少年相识,可这一夜过去了,这姑娘的表现完全是对那少年一无所知啊。

  一般人会为一个陌生人出手相助到这个程度?

  陆琛不太理解,然而现在他也没有时间去理解这件事了。

  陆琛本想着,在楚玄歌面前隐瞒,之后至多是完不成任务。

  可是眼下的情景是,再继续隐瞒下去,不但任务完成不了,这条命兴许也会交代在这里。

  楚玄歌的所作所为分明就是在叫嚣,她根本就不担心杀了他们会有人来寻仇,更不担心救了那少年会引来什么灾祸。

  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心口那阻滞带来的痛感,陆琛坦白道:“我们用毒主要是为了刺激那少年体内的毒。”

  楚玄歌并不言语,只是静静地等着陆琛继续说。

  陆琛看了看楚玄歌,腹诽着怎么这姑娘比表面上看着难对付得多,嘴上却不敢再有一点隐瞒。

  “这少年中了一种奇毒,只要毒发便会陷入昏迷之中。”

  “雇主要求我们将他刺激毒发后交货,但是要求他身上不可受重伤。”

  楚玄歌扯了扯嘴角,难怪那少年身上虽然受了很多伤,但多数伤口都是细浅的刀剑伤。

  偶有一两处伤口砍得深些,却也都是不致命的位置。

  原以为是这少年功夫了得,原来是这群杀手刻意为之。

  这想法若是给陆琛听到,陆琛必然要再呕一轮血了。

  他们确实是接到不能让那少年身上受重伤的指示,但是那少年之所以受的多是刀剑划伤,还是因为他功夫了得……

  若不是靠着两队人马车轮战消耗着少年的体力和精力,他们根本就近不了那少年的身!

  “你方才说,那少年身份尊贵?”楚玄歌双手抱臂问着陆琛。

  “是。”陆琛有些艰难地喘息着:“他是鸢国的七皇子,栗凌轩。”

  楚玄歌的眉头便皱了起来:“皇族的人?”

  她是不太愿意和皇族搭上什么关系的,毕竟她第一世穿越的人家受了皇族不少迫害。

  “你们七杀门,平日里都做些什么生意?”楚玄歌短暂思考了下,决定把栗凌轩皇族的身份先丢到一边去。

  别的不说,栗凌轩的长相实在是对她胃口。

  这张第一眼便让她心生喜爱的脸,她不太想放过。

  至于是不是皇族的问题,只要鸢国皇室做事儿有点分寸,楚玄歌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容忍一下的。

  实在不行,下点药将他绑回神医门……

  楚玄歌想了想,嗯,也不是不行。

  被美色迷惑的楚玄歌完全没有认识到自己这想法完全就是山间土匪绑压寨夫人的路数。

  “七杀门平日里是做镖行生意的。”陆琛回答道。

  楚玄歌抬眼瞟了陆琛一眼:“一群送快递的为什么跑出来杀人?”

  “啊……”陆琛张了张嘴,他不太明白什么是送快递的,但是后半句他是明白的。

  想了想,陆琛答道:“此事我们也有苦衷,原本我们也并不想接这单生意的。”

  “不想接还接啊?”楚玄歌懒声念着:“你这是什么?又当又立?”

  陆琛面上便僵了一僵。

  他发现这姑娘说的话,总是一句话里夹点他听不懂的词。

  “这个,因为对方背后之人权势滔天,我们,我们也不敢不接啊。”陆琛颇为屈辱地答道。

  “权势滔天?”楚玄歌似乎是站累了,她盘腿往地上一坐,将头歪了歪:“能权势滔天到买凶杀鸢国七皇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