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78.牡丹花会(9)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60 2020-05-29 17:45:17

  这个萧楚早就跟吴世良说过了。

  “齐夫人放心,他自己能做得了主的。只求一个一心相守的妻子。之前还一直嚷嚷着要找那位一见倾心的姑娘呢,谁知这一转眼就碰上了。果然是天赐良缘。齐夫人觉得这种婚事可成??”

  齐夫人都是高兴的啦。

  刚开口想应下。

  随即又想到自己女儿有主意的很,她不敢随意替女儿答应。

  转过头询问了女儿的意思。

  只是姑娘家的,这样将婚事挂在嘴边,太不好了。

  齐诗韵娇嗔的看了她娘一眼。

  看那模样也是同意的。

  齐夫人开心了一笑。

  “女儿的婚事并非我一人做主,我还得回去跟我们家老爷商量一下,改日再给你答复,可成?”

  看着样子也是同意了答案,什么时候给都是一样的。

  萧楚恭敬的行了一礼。

  “那我就静候佳音了。齐夫人请。”

  看着萧楚这彬彬有礼的样子,齐夫人点了一下头,然后带着齐诗韵走了。

  母女俩回去的路上还说着悄悄话。

  “这萧楚真是不错。可惜他跟西院的那个定过亲,不然还真是个好女婿的人选呢。对了,韵儿,你觉得刚才那位吴公子怎么样?”

  齐诗韵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刚才吴世良的样子。

  虽然衣衫浸湿,样子狼狈了一些,可是那目光清廉,彬彬有礼的样子倒是恭敬。

  家世上也不错。

  她若真的能嫁过去,也算是高攀的。

  这门婚事还不错。

  “女儿一切都听母亲做主。”

  齐夫人开心的拉着她的手拍了拍。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女儿。有眼光。这吴公子虽然是个嫡次子,可家事在那摆着。又是一表人才的。与你相配的很。他又与萧楚走的很近,只怕是日后前程也是无量的。女儿,若真的成了亲,你要放的大气端庄一点儿,事事都为你的夫君着想明白了吗?”

  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她娘就这样说,齐诗韵羞得脸都红了。

  娇羞的跺了一下脚。

  “娘…”

  女儿家的脸皮薄,齐夫人笑笑没在说什么了。

  不过脸上的笑容一直没下去。

  牡丹花会最重要的情节被萧楚打乱了。

  男女主没有相遇,本属于他们的主角气息似乎减弱了一些。

  在书里,是景泰掉进湖里。先是与齐诗兰相遇。后又因为衣衫尽湿去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了有人谋算沈月。

  一朝将计就计,不仅洗白了他自己,还赢得了一个强大的后盾。

  他可谓是这个牡丹花会最大的赢家。

  这一次不一样了,因为有了萧楚的加入,一切都乱了。

  吴世良换好衣服赶紧跑过来找萧楚。

  “我那个面纱姑娘呢?你有没有说我的事?”

  萧楚抬眼淡淡的看了他一下。

  “咳咳…,刚才说了好多话,这会有点口渴了。”

  吴世良赶紧倒了一杯水,双手捧到萧楚面前。

  “刚泡好的花茶,里面还加了蔗糖,水温刚刚好,请慢用。”

  萧楚接过,慢慢的喝了一口。

  水很甜,还带着一丝丝的桂花香气。

  然后又把翘着的腿伸直。

  “走了那么长的路,腿有点酸呢。”

  吴世良憋着脸上的笑容,蹲下去给她轻轻的捶着腿。

  “力度还好吗?”

  看着他那乖巧的样子,萧楚也就不逗他了。

  “你小子肯定好好想想怎么谢我了。”

  这话一听就是成了。

  吴世良喜不自胜,伸手过来拍来萧楚一下。

  “好兄弟。我肯定会备份大礼谢你的。”

  两个人在这正说话呢。

  项玉山的声音传来。

  “你们两个躲在这儿呀,害我好找。”

  像这种大场面的交流会,吴世良跟萧楚肯定会来的,所以项玉山一来就找他们。

  看见项玉山。

  萧楚跟吴世良对视了一眼。

  两人眼中都闪过惊恐的神色。

  一级警报拉起,两人很有默契,拔腿就跑。

  看着已经跑远的两人,项玉山有点懵了。

  什么情况?看见他跑了什么呀?

  立马提腿追过去。

  “你们两个别跑呀,跑什么嘛。”

  萧楚跟吴世良像是后面有恶鬼追一样,跑得好拼命。

  看着身后紧追不舍的项玉山。

  萧楚拉了吴世良一下。还险些将吴世良拉倒。

  “你拉我干什么呀?项玉山在后面追呢,就不要在这个时候出卖兄弟了好不好?”

  “刚才不是说要报答我吗?你去挡着项玉山。”

  吴世良才不要呢,项玉山就是个魔鬼。

  “我不要,那家伙简直是学习起来不要命,被拉住做不出诗就不会放过我的。再说了,他想要的是你又不是我。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萧楚眉头皱了一下。

  这个没志气的家伙。

  反正今天逃不过。要死就一起死了。

  直接勾住吴世良的脖子拉住他。

  “嘿嘿,做兄弟就要仗义,不能让我一个人深陷其中是不是。作为好兄弟,你应该陪着我是不是?”

  说完眉毛一挑。

  吴世良看着越来越近的项玉山。

  目光满是幽怨的看着萧楚。

  “你简直是……干的漂亮。”

  萧楚嘿嘿一笑。

  “彼此彼此啦。”

  说话间项玉山就到了两人的面前。

  “你们两个跑什么呀?那边正在做诗呢,彩头可高了。走,我们也过去看看。萧楚,我看好你哦。”

  萧楚都快哭了。

  哥,放过我好不好?吟诗作对真的不是我的强项呀。

  不管她再怎样的顽强挣扎,还是被项玉山拉过去了。

  描写牡丹的诗句,有很多相处,萧楚抄了一首不上不下偏中等的诗。

  能应付过去就行。

  好不容易熬过了上午的诗会。

  中午跟着景云混了一顿到。到了下午的时候景云要早点回去。萧楚就蹭着他的马车一起回去了。

  看着站脚下排成一长溜的马车。

  萧楚放下了帘子。

  “今日这牡丹花会这么热闹,怎么不见景萧来,他年纪也不小了吧,你都有孩子了,他还是老光棍一条,皇上就没给他指亲什么的吗?”

  这个……景云也不是很清楚。

  “皇叔的婚事由他自己做主。以前听父皇说起过一次,皇爷爷下了命令,他们都不能干涉皇叔的婚事,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谁都不能强迫他。其实我父皇也很着急的,只是皇叔总是不愿意。他的婚事就这么耽搁了。”

倾兰公子

先发两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