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76.牡丹花会(7)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19 2020-05-27 21:04:12

  微风吹过,光秃秃的湖面还有一些凄凉。

  吴世良的眉头都快打成结了。

  “你拉我来这干嘛?人家都在前面热热闹闹的吟诗作对,画画猜谜,你拉我来干什么?看水啊?”

  萧楚冲着他眉毛一挑。

  神秘的笑了一下。

  “当然是有好戏才叫你一起来看的。”

  吴世良没好气的瞅了她一眼。

  “没兴趣,我还要去找我那个一见倾心的姑娘呢。”

  说完转身就要走。

  萧楚怎么能让他走呢,这种好戏她一个人演不过来的。

  赶紧拉住吴世良的胳膊。

  “就一会儿呗,你要是帮我了,我作业借你抄。”

  吴世良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这个筹码的可行性。

  筹码不够大。

  “我自己也要上进,不抄你的作业。”

  又要走了。

  萧楚使出吃奶的就拽住他。

  “别走嘛,大不了……我帮你找到你那个一见倾心的姑娘,给你说成这门亲事儿怎么样?”

  这个筹码够大呀,吴世良转头惊喜的看着她。那眼睛里都放着光芒。

  “真的!!”

  这个见色忘义的家伙。

  是不是真的先陪她演个戏再说。

  “真的啦,你放心好了,我说过的话肯定会实现的。你就等着娶老婆吧。”

  有了这句话,吴世良就放心的多了。

  乖巧的像个二哈一样杵在萧楚身边。

  “你要我帮你干什么?”

  人还没来,萧楚拉着他到一旁的石头坐下。

  她得好好想想书里是怎么描写这一段的。

  怎么描写来着??

  萧楚是苦思冥想。

  男女主的第一次相遇,是在齐诗兰特意的设计下相遇的。

  齐诗兰的记忆是有人在牡丹花会上救了七皇子景泰。

  所以她的目光一直在七皇子身上。

  而且救人之事秘密的很,香山处了这一块地方,就没其他地方了。

  景泰刚才想过来,那目的地应该住在这里。

  算算时间。

  齐诗兰可能快来了吧。

  想到这就吩咐吴世良等着。

  “你在这等着,我过去看一下。”

  萧楚顺着小路上来。

  结果刚冒头,老远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齐诗兰。

  萧楚高兴的一笑,赶紧转身向下面跑去。

  来不及跟吴世良多做解释,拉着他就到湖边。

  “赶紧跳下去。

  啊!!

  吴世良整个人还属于懵逼的状态。

  这是要闹哪一出。

  刚开口想问萧楚呢。

  结果萧楚还不等他开口直接抬脚一踹,把他踹进湖里了。

  “头转过去,装作要溺水的样子。赶紧的呀,发什么呆呢?”

  看见他那呆愣的样子,萧楚真的想再踹他一脚。

  眼下时间紧迫,萧楚来不及跟他解释什么。

  “照我的话做,如果你还想娶你那个心上人的话,就找我的话做,否则…哼哼…”

  萧楚冷冷的一笑,眼神中透露出狠厉的凶光。

  吴世良看的是心里怕怕的,也就不敢多问什么呢,照她的话做。

  萧楚也迅速找了个地方藏好。

  就在她刚藏好的时候,齐诗兰突然飞奔而来。

  齐诗兰一来就打听了景泰的样子。

  本来景泰刚过来的时候,她就要跟着来,只是今天是跟嫡母一起来的。

  她不能随意的主动。

  这不,一找到空隙就过来了。

  没想到上天还是眷顾她的,看着湖边漂浮的那个身影,齐诗兰脚步欢快地奔过来。

  走到跟前的时才高声呼唤。

  “公子…公子你没事儿吧?我来救你了。”

  说完扑通一下跳进水里。

  萧楚藏在一边儿,笑得都快忍不住了。

  女主真是够热情的呀。

  吴世良这会儿才明白萧楚的意思。

  这个损友。

  就在齐诗兰快触碰到他身体的时候,吴世良身子一侧。转过头来了。

  齐诗兰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人。

  双眼皆是惊孔的神色。

  “吴…吴世良,怎么会是你?”

  吴世良也是惊恐万分。

  萧楚到底想干什么?齐诗兰又是怎么回事啊?

  天啊,他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赶紧站直身子,手脚并用上了岸,朝萧楚那边走去。

  “萧楚,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齐诗兰听到消除的名字犹如雷击,整个脑海都是一片空白。

  萧楚!!!他也在这。他怎么会在这??

  齐诗兰脑海里乱的跟浆糊一样。

  木着脸转过身来。

  看见笑面如花的萧楚,这才明白自己被戏耍了。

  “萧楚,怎么会是你?”

  萧楚站在岸边上,扇子一甩。

  端的是一派的风流倜傥。

  眼神邪魅的看着齐诗兰。

  “怎么不会是我?这地方风景如此的好,我来欣赏一下不行吗?”

  看着萧楚脸上那些戏谑的笑容,齐诗兰心中怒气横生。

  “这一切是你安排的,是你设计我。你无耻。”

  萧楚嘴角勾起邪邪的一笑。

  “我无耻,你又不是没见识过。不过你好不到哪里去。刚才那股柔媚的劲儿呢?公子…公子…,哈哈哈…”

  学那两声公子叫,萧楚的声音极为的柔美。

  齐诗兰听完是铁青着脸。

  吴世良打了个冷战。

  “好好说话,膈应死人了。”

  齐诗兰气得拍打了一下水面。

  萧楚一撩衣袍蹲下来,目光齐诗兰对视着。

  “刚才那么激动的跑过来,是约了哪个野男人呀?也幸亏跟你退婚了了,不然我这头顶上绿的都能骑马了。”

  被萧楚的话气的齐诗兰已经压制不住内心的怒气了。

  不顾身上湿哒哒的直接冲上岸来。

  “萧楚,你欺人太甚了。”

  春季的衣衫都很薄。

  再加上水一泡。全部都贴在了齐诗兰的身上,她那妙曼的身姿是尽收眼底。

  吴世良看的眼睛都直了。

  萧楚拿扇子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还不赶紧转过头去,想对她负责呀。”

  这还是算了吧。齐诗兰现在可是京都鼎鼎有名的蛇蝎美人,谁敢娶她呀?

  当下就背过身去。

  萧楚的目光对上齐诗兰。

  “哪里是我欺人太甚,明明是你自己跳下去的。我有逼你吗?我有推你吗?是你自己运气背而已,没想到湖里的不是七皇子,而是吴世良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听到七皇子三个字,齐诗兰惊恐的瞳孔放大。

  他怎么知道七皇子的事,难道他跟自己一样?都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