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71.牡丹花会(2)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99 2020-05-23 21:54:55

  萧楚的脚刚踏进大厅,沈月欢快地像个花蝴蝶一样扑过来。

  “萧楚你回来啦,我在你家等了很久唉。你干什么去了?”

  萧楚回来一屁股坐在主位,下人立马上了杯热茶。

  “我还能干什么去啊,太子殿下找我出去喝喝茶,所以就去了,你跑我们家来干什么呀?就你一个人来,这不太合适。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

  沈月才不在乎这些世俗的目光呢。

  本来就是大大咧咧的性子,怎么会受那些规矩束缚呢?只是萧母坐在那边。

  沈月还是很矜持的。

  “我们之间是同学情谊怕什么,而且我向来不在乎那些的,只是近日来没见着你,所以想来找你,对了,我来跟你说一声。后日我要去香山参加云王妃举办的牡丹花会,你要不要一起去?”

  又是牡丹花会。

  想到这儿,萧楚似乎回忆起了文中的一点情节。

  因为齐诗兰的身份,所以景泰只能给她贵妃的位置,至于这皇后之位,好像是将军家的女子。

  将军之女,沈月…

  细思极恐,这之间好像有那么点关联吧。

  沈月该不会就是景泰的皇后吧!!

  按照他们家的身份,还有沈月的性子,是断然不可能让她嫁给黄家之人。

  更别说景泰这一个无宠毫无势力不起眼的皇子。

  无权无势的皇子,背景深厚的将军之女。这个情节看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啊?

  这不就是重生复仇的文本吗。

  文中好像也提到过,景泰是牡丹花会之后定了亲的。

  难道说他想对沈月动手。

  一时间萧楚想了很多。

  萧母见萧楚出神。

  伸手轻轻的在桌子上敲了一下。

  “楚儿。沈姑娘跟你说话呢。”

  萧母的声音将萧楚的神思拉了回来。

  “哦。云王妃的牡丹花会呀,刚好太子殿下也邀我一起前去,到时候我们就在香山会合了。”

  沈月听到萧楚说他也去,甜蜜的一笑。

  “那我们就说好啦,我先回去了,萧伯母再见。”

  温柔小意的行了个礼就往外面走去。

  萧楚起身。

  “我送送你吧。娘,我去送她了。”

  萧母笑着点点头。

  萧楚追上了沈月的脚步。

  在大门口的时候拉住她。

  “沈月,香山的牡丹花会,你们家是你一个人去还是跟着别人?”

  沈月不明白她问这话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如实作答了。

  “跟我娘还有我嫂嫂一起去。这一次的牡丹花会云王妃邀请了很多家眷。”

  就算是跟她娘跟她嫂嫂一起去相,萧楚得还是有点不太保险。

  “那天去的时候多带两个丫鬟,要武功好的那一种,让她们寸步不离地的守着你。知道了吗?”

  啊!

  “为什么呀?”

  脸上一副懵懂的样子。

  萧楚有点头疼了。

  这丫头真是一点心计都没有,怪不得会被人算计的。

  手想搭在她肩膀上,又想起了他们男女有别,尴尬地将空手收回来。

  “总而言之,你听我的话没错。记住了没。”

  “哦。”

  交代完萧楚就送她上了马车。

  等沈家的马车走远,萧楚转身进了府。

  走在前院岔路的时候,就看见假山后站的萧阳。

  往日冷峻的面孔上抹上了一丝忧愁。

  萧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既然喜欢人家就去追啊。不要总是在这里默默的看着人家,趁着她现在还没订婚,你也是有追她的权利,要是哪一天她有了婆家,你就是后悔也没地方哭了。”

  萧阳苦涩的一笑。

  他这样的身份怎么高攀得起将军府的嫡女。

  “我只是个庶子,高攀不起将军府的嫡女,就不去丢那个脸了。”

  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没志气了,萧楚直接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

  “干嘛说这种丧气的话,什么庶子,不都说过不准再说这种话吗?你是我萧楚的大哥,跟我是一样的。不如将你过继到母亲名下,我把这个侯爷的身份让给你,这样一来你不就有追她的资格了吗?”

  这个想法不错呀,萧楚都为她自己点个赞。

  萧阳震惊的看着她。

  “你要把永安侯的爵位让给我??为什么?”

  萧楚嘴角勾起一笑。

  “兄弟之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比我更需要这个爵位。反正当不当小侯爷我也无所谓的,这个爵位对我来说不太重要,对你来说追求幸福的开始。我这就去跟母亲商量一下。”

  抬脚刚要走。

  胳膊就被萧阳拉住了。

  萧楚的这一番话让萧阳很感动,可是就算有了这个爵位,他也不一定能抱得美人归。

  “不用了。就算有了爵位,我…我也高攀不起沈月的。而且…她喜欢的人不是我。就算我的身份再高,她依旧不会选择我。算了。”

  最后这两个字说得好沉重。

  说完便放开萧楚的胳膊转身走了。

  那背影充满了孤独。

  萧楚就纳闷了,喜欢一个人大胆去追不就行了,在乎这在乎那的。

  就是顾忌太多。

  “幸福是要自己追求的,就算是她现在喜欢别人,可是你也要追求她的权利,说不定成功了呢。”

  萧阳回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如果是别人,他或许会有那个冲动会去追。可是偏偏沈月喜欢的人也是他在乎的。

  自古忠义不能两全。

  他…,所有的想法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对于这种单相思的男人,也只有他们自己走出那个圈才会好吧。

  无语的摇了摇头,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四月的天,阳光明媚春风徐徐。

  人们也都脱下厚重的冬装,换上了轻薄的彩衣。

  为了香山的牡丹花会,萧母还特意加急给萧楚定制了新衣服。

  月牙色的提花绸缎做成圆领窄袖的劲装。

  衣边上用金线缝制了一圈密密的花纹。

  上等的羊脂白玉头冠将一头乌黑的秀发全部拢在一起。

  这一身装扮简直是让人移不开目光。

  衣服的款式是萧楚自己设计的。

  作为一个资深级的汉服爱好者,她可是男女款式都会设计的。

  看到这一身装扮的萧楚,萧母真是有点惋惜呀。

  “看看你这玉树临风的样子,若真是个男儿就好了。”

  萧楚扇子一甩。

  “我不就是男儿吗。娘以后可别再说错话了。”

  时间不早了,萧母也就不跟她多说了。

  “赶紧走吧,别让太子殿下等你。”

  跟萧母道别之后,萧楚就坐上自家的马车有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