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70.牡丹花会(1)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21 2020-05-22 22:17:58

  景萧回来便看见萧楚一脸虚弱的躺在床上,面色有些惨白。

  “你这是怎么了?早上还精神大的能揍人,这会儿这副病怏怏的样子,生病了。”

  不知怎么的,这些身体对大姨妈似乎特别没有抗拒力,疼的萧楚都快哭了。

  原本红润的唇色,这会儿也带上惨白的样子。

  艰难地拉起枕头靠在床头。

  “嗯。我生病了。上课帮我跟夫子请几天假吧。”

  看起来似乎有些严重呀。

  景萧过来一撩衣袍坐在床边,伸手向她额头上探去。

  也不烫。

  他这到底是什么病啊?早上还生龙活虎的,这会儿像是去了半条命一样,也没听说过有这种病呀。

  “你要不要紧?要不我传御医来给你看一下吧。”

  这怎么可以,那些御医都是人精,把个脉就能看出是男是女,她怎么敢让人把脉。

  “不用了,我休息几天就行了。我这病原也是旧疾,平日里不发作便什么事都没有,这一发作起来就跟去了半条命一样,不用担心,缓和几天就好了。这两天让厨子给我多做一些温和补血的菜就行。”

  景萧给她拉了拉被子。

  “那好,你先好好休息,我下去跟厨子说一声。”

  当厨子听完景萧的吩咐时。满头的问号。

  温和补血…这不是女人来月事的时候吃饭吗。不管了,王爷吩咐照做就是。

  萧楚在床上躺了两天,现在有好些了,就是不能剧烈运动,所以下午的武术课她都没去。

  一转眼万物复苏。

  大地又披上了一层绿色的青纱。

  到处都鸟语花香的。

  太子和萧楚好久没见了。所以抽空约了她到天香楼喝茶。

  景云亲自给萧楚倒了一杯茶,满眼的感激之色。

  “萧楚,这一次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啊…感谢她什么呀?

  景云看到这样子就知道她已经忘了宫里的事。

  轻轻说了两个字。

  “祥嫔。”

  一听到祥嫔这两个字,萧楚就恍然大悟,那个大肚婆呀。

  这么说来宫里是有事情发生了。

  不知道这一次的结局是什么样子的。

  “皇后娘娘一切安好吗?”

  景云是万分庆幸,若是萧楚没有提前提醒他的话,他们母子这一次就着了其他人的道了。

  那双强劲有力的大手握上萧楚的手。

  从景云那紧握的力道,萧楚就能明白他心中有多么的激动。

  “这一次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提醒的及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那天你说的话我当天晚上就转告给母后了。我母后在之后的几天也发现祥嫔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找借口和她相处。有了你的提醒,我母后是万分小心。”

  说到这儿景云停顿了一下,萧楚着急的等待着下文呢。

  追问道,“那然后呢?”

  说到这儿,景云一笑,他都能想象到老二跟高贵妃那一张气得狰狞的脸。

  “我母后找了个借口闭宫不出,只让她们初一十五来请个安。手上的权利也下发给静妃,只安心的呆在宫里。就在前天,祥嫔去我母后宫里请安的时候,临出宫门之时摔倒了。”

  哇哦,这个消息挺劲爆的呀。

  “然后呢,生了还是滑胎了。”

  “生了,不过那孩子气息薄弱,看着不太长命。”

  唉,生在皇家还真是可怜。一不小心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就算是出生了,能不能活着还不一定呢。

  这就是命吧,既然卷入了那一场血海,除非赢,否则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真是可怜的那孩子。那她摔之事跟皇后可有牵扯。”

  景云轻轻的摇了摇头。

  “她们去请安,我母后连杯茶都不给的,所经之地必然干干净净。而且后宫所属我母亲的人都被警告过,让她们离祥嫔远远的。否则谁沾染上了直接杖毙。祥嫔也是个不长脑子的,事后竟然还想诬赖我母后,可是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我父皇又不是那种蠢笨之人,所以他们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祥嫔已经被贬为最低等的良人。这也算是她应有的惩罚吧。”

  唉,换了个人刷剧本,这反派的脑子似乎都不灵光呀。

  真不知道原作者是怎么想到这种情节的?

  那个祥嫔也真是蠢到家了,竟然听信别人的话用腹中的孩子去谋算,这样的女人真是又蠢又心狠。

  活着都是浪费空气。

  “活该,也庆幸皇后娘娘没事。那那个孩子呢?怎么处置了?”

  “我母后自然是不想沾手,这祥嫔向来跟高贵妃走得近,父皇让高贵妃抚养了。”

  也真是可怜这孩子。

  “不说这些烦人的事了,后日云王妃在香山那边举行一个郊游活动,你要不要一起去?”

  香山,云王妃!!

  听到这两个重要的词条,星球就知道男女主第一次见面的时间来了。

  有好玩的事情了。

  不知道这一次她的加入会不会使这个第1次会面变得更有趣呢?

  想想就觉得激动,她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着。

  “去,当然要去了。我可是无比期待这一次郊游啊。对了,你那个几皇子来着,就是叫景泰的那个,他去不去?”

  景泰??萧楚无缘无故提起他干什么?不是不喜欢他吗?

  “你不是不太喜欢他吗?怎么?是嫌他也去吗?那我回头吩咐一声,让他别去了。”

  主角都不去,他们这群配角看什么热闹呀。

  “别啊,他去了才热闹嘛,再说了,人家在宫里整天不出来,好不容易有个放风的机会,别让人家不来啊。来吧。我等着他。小伙伴要一起玩才有意思呢。”

  说完意味深长的一笑。

  景云觉得那笑容让人毛骨悚然的。

  打了个冷颤,赶紧端起热茶喝了一口。

  也不知道这两个人什么时候结下的梁子,萧楚似乎对于他这位弟弟格外的上心。

  两个人喝完茶,又闲聊了一会儿,就散开各自回府了。

  萧楚回去的时候,守门的跟她禀报说是有位姑娘来家里找她。

  找她的,还是位姑娘,好像她认识的姑娘没几个吧,能这么不顾世俗眼光到男人家里找人的。

  萧楚大概能猜到是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