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69.大姨妈来了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11 2020-05-21 21:43:40

  :看着躺在床上的萧楚,景萧的神,又飘回了第1次看俏郎君的时候。

  他到底是用怎样的心情写出那样的书。

  他是白衣还是蓝颜,那另一个想象的原型是谁?

  不知不觉,景萧的思绪飘扬了。

  连他要问的问题都忘了。

  收拾好之后第2天就开始上课了,跟大家这么多天没见,萧楚一来就和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

  夫子还没有来,大家都很随意的聊着天儿。

  景萧也想起了昨天想问萧楚的那个事儿。

  也正巧,萧楚回自己座位了。

  景萧凑过来。

  “听说你在百花楼睡了一夜。”

  本来萧楚还漫不经心的,一听这话猛的看过来。

  他怎么会知道?

  这个事情除了她还有萧阳,吴世良之外,没有第3个人知道了。

  正巧的是吴世良的座位就在萧楚前面。

  景萧说这句话的时候,恰巧吴世良也听到了。

  转眼就对上了萧楚那一双凶狠的眼睛。

  心里怕的想躲,萧楚直接扑上去一个锁喉。

  胳膊嘞的太紧,吴世良紧紧的拽着掰着她的手臂。

  “哥,你放了我吧,我发誓真的不是我说的。”

  萧楚空着的那个手在吴世良头上敲了一下。

  “不是你说的,难道是我说的?说好了不告诉任何人的,你这大嘴巴还告诉谁了!”

  吴世良觉得他好冤枉呀。

  他真的谁都没说过。

  “我真的没说。我要是骗你的话,我…我就是个狗。”

  呵呵……

  不知怎么的,景萧看着萧楚跟吴世良的那个举动,两人挨得那么近,心里觉得有些堵得慌。

  伸手就将萧楚拉了回来。

  “不是他说的,是我吩咐下去保护你的人回来告诉我的。你的胆子也真是够大的啊。才屁大的年纪,毛都没长齐呢,就到百花楼里留宿,你娘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能不能不要说这事儿呀?萧楚特别不想提起这件事情。

  烦躁的坐在座位上,手撑着头。

  “那天发生的事情是有原因的,我留宿,但是我什么也没做呀。我是清白的。你倒好,提前派人也不通知我,怎么监视我呀?”

  没声没息地就盼着人跟着她,这家伙的动机很可疑啊。

  看萧楚那样子,景萧就猜到她在想什么。

  “我只是怕你出意外,所以提前派人去保护你。因为那两天忙,也没顾得上跟你说一声。昨天一到书院,我不都告诉你了吗?”

  景萧嘴角偷偷地弯起了一点,好像有点开心的样子。

  这事萧楚懒得跟他掰扯,也正好夫子来上课了,也就没得跟他再多说了。

  这个学期书院新增了起骑马课程。

  马匹都是特意购买的,性格特别的温顺。

  每个学员可以领到属于自己的马匹。

  萧楚分到了一匹毛色纯白的小母马。

  看着就很可爱的样子,萧楚喂它吃草的时候,那小马还开心地蹭了蹭她的手掌心。

  萧楚顺了顺它额头上的毛。

  “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我叫萧楚,你可要记住了。”

  看着白马。

  应该还没有名字吧,应该起个什么样的名字好听呢?

  嗯……

  有了。

  “你毛色纯白,不如就叫白毛毛吧。好不好听?”

  景萧牵着马过来,听到萧楚这话,差点摔一个跟头。

  “你这名字起的也太难听了吧,谁会给马起名字叫白毛毛。如果那匹马会说话的话,肯定会对你破口大骂。”

  不知是不是巧合。

  景萧说完那句话后,那匹白马呵斥了一声。好像是在响应景萧的话一样。

  萧楚送了他一对白眼。

  起名废能起什么好名字?

  “你诗情画意,那你的马叫什么名字啊?”

  景萧拍了拍他那一批纯黑的马。

  “我的马叫黑风。”

  景萧嘴角抽动了一下,她都无力吐槽了。

  他好像有个手下叫劲风吧。

  “你的马叫黑风,你的手下叫劲风,请问你是不是所有的手下都带个风字?”

  萧楚这么一说,景萧还仔细回想了一下。

  咦,他好像说的有些对哦。

  剑风,疾风,劲风,云风,好像都带个风字。

  看景萧的表情,萧楚笑了一下。

  刚才还笑她勒,还不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谁也别笑话谁。

  不过白毛毛这个名字好像是有点不太雅观吧。

  手上捋着白马头上的毛。

  “既然跟着我萧楚,自然要霸气一点儿。不如就叫白起吧,好不好?”

  战神白起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希望他们以后会成为最好的合作伙伴。

  景萧目光转过来看着她。

  “白起!你书中的战神吗?或觉得这匹马可配不上这个名字。”

  这句话得到了萧楚的一对白眼。

  “我的马,我想叫她什么就叫什么,总比你那个黑风好听的多,走开,我们要去培养感情了。”

  说完就牵着自己的马走了,景萧无奈的一笑,牵着马也跟在她身后。

  骑马这种事儿,萧楚还是第一次呢。

  折腾了好几回都没上去。

  项玉山在那边瞅见了。骑着自己的马悠悠地晃过来。

  “萧楚,也也有你不会的事儿呀。这老半天还没上来,要不要我帮你一下?”

  说着就翻身下马准备过来。

  还没靠近萧楚呢,一双强劲有力的臂膀就搭在了萧楚的腰上。

  景萧神色冷冷地看着项玉山。

  “五十步笑百步,你比他也强不了多少。我来教她好了,不用你管。萧楚,我扶你上去。脚蹬在马登上。”

  萧楚按着景萧的吩咐一只脚踏上去了。

  就在景萧准备用力的时候。

  萧楚突然觉得身下一热,一股暖流顺着大腿流下来了。

  萧楚整个人都石化了。

  我去,这感觉不要太熟悉。大姨妈来了吗?

  萧楚不动,景萧撑着她都没力气了。

  “赶紧上去啊,发什么呆呢?”

  上个屁呀,萧楚赶紧下来。

  “帮我跟教官请个假,就说我生病了啊,我先回去了。”

  说话一溜烟的跑了。

  身下像是波涛汹涌,她要是再磨蹭一会儿,估计场面就很难看了。

  景萧满头问号地看着她跑远的背影。

  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生病了?

  他这是抽什么风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