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68.好尴尬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38 2020-05-20 22:19:43

  “小意思啦。人类的幻想是无穷无尽的,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我告诉你,我还有一个隐藏的马甲。其实我就是……白面书生。”

  听到白面书生这几个字,景萧简直是犹如雷击。

  瞳孔之中充满了惊讶。

  他他他…他就是白面书生,不可能吧。

  肯定不可能的。

  “怎么可能?传闻中白面书生知识渊博,阅历丰富,所以才能写出那么多不同风格的书。你今年才多大?怎么可能嘛?”

  萧楚很无奈地耸了一下肩。

  她都已经摊牌了,她真的是白面书生。

  见景萧在那发呆就没理他,打开自己的箱笼,准备收拾东西。

  景萧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你真的是白面书生?”

  萧楚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真诚的看着景萧。

  “如假包换。这个秘密我可只告诉你一个人。够意思了吧。”

  景萧警惕的看了看外面。

  见没有什么人。

  一脸做贼心虚的靠近萧楚。

  “那……俏郎君和花娘也真的是你写的吗?”

  Oh my god,这家伙怎么连这种书都看过?

  她只是心血来潮写了两三本小黄书而已。

  没想到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连这个也看过。

  “你一个堂堂的王爷看这种书好吗?”

  景萧鄙视的看着她。

  “你都好意思写,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看。”

  他不仅看,而且是每一本都看。

  从去年白面书生那本星河记开始,只要白面书生出新书,他都会一时间买到手。

  起初看见俏郎君的时候,他还很不屑。

  可看了几页之后,他就完全沉浸在书中的内容了。

  没想到男人之间还会生出那样的感觉。

  让他更没想到的是白面书生竟然就在他身边。

  其实萧楚也是无聊,觉得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谈资,所以化身白面书生撰写那些书。

  也因为她的职业习惯,每天不码字难受。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时代写小黄书,不会被双规,不会被屏蔽,随她怎么高兴怎么写。

  写这个的时候她简直兴奋的连夜码字。

  谁知道身边竟隐藏了这么大一个粉丝。

  看着景萧笑了一下。

  然后把箱子里的衣服拿起来放到柜子里去。

  “我也是闲着无聊随便写写的,谁知道有人这么认真啊。我的书你是不是每本都看过?”

  说到这儿,景萧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

  “谁每本都看,我不过就随便翻翻。没想到那种书你也写得出来啊。你…你怎么想着写那种书?”

  怎么写?想着写呗。

  说到这儿她就想起了在网上看到了一句话。

  女作者写耽美全靠想象。男作者写耽美全靠亲身体验。

  哇偶,这个话想想就觉得刺激。

  “想写了呗,怎么样,好看吗?”

  景萧听到这话,脸上不自然地飞起两坨红颜。

  “我只是随便看了,虽然不知道好不好看,无聊。”

  说完目光一转,看到了萧楚的箱子。

  “你这是什么东西啊?”

  说着用手把箱笼里面的布条拿起来。

  萧楚一看见那个东西,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那是她老娘为她准备的姨妈巾。

  “你赶紧把东西还给我。给我。”

  说着伸手去抢。

  景萧把手举得高高的就是不给她。还饶有兴致的看着手上的布条。

  拿在手上还甩了两圈。

  “你那总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个是干什么用的?”

  干什么用的,重要用处呗。

  “你赶紧还给我,别人的东西不能随便乱动,你不知道吗?”

  景萧就是举着不给她。萧楚气的一抬脚狠狠的在他脚上踩了一下。

  景萧吃痛,身形不稳的向萧楚倒过去。

  萧楚向后退了一步,两人直接倒在床上。

  这个情形,这个画面。

  景萧想起了看俏郎君时,两位主角第一次亲密接触也是这个样子吧。

  双双滚落在床上,白衣健硕的身子压在蓝颜身上。

  窗外飘进幽幽的香气,气氛之中充满了暧昧。

  两人深深对视着。

  那个情形不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萧楚身上依旧是那股熟悉的幽香。

  不知怎么的,景萧觉得嘴里好干,艰难地咽了一下唾沫。

  在这个安静的时刻,景萧都能感受到他的心脏跳动的很快。呼吸也有些沉重。

  这家伙怎么看起来这么清秀,不点而红的朱唇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那么诱人,他是吃了糖吗?

  萧楚也是被撞蒙了,被压了这么半天也不知道反抗一下。

  就在景萧的脸慢慢靠近她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王爷。那…那……”

  劲风都有些想哭了。

  为什么每次这样的场面都要让他撞见?

  老天爷是觉得他命太长了吗?

  上次就被罚刷了10天的马桶,怎么倒霉的总是他。

  劲风那个放在空中的手立马转了一个方向。

  “王爷好像不在这,我出去找找。”

  说完就赶紧转身跑了。

  萧楚也回过神来了,在景萧胸口上直接拍了一下。

  “还不起来。我的一世英名都要被你毁了。”

  景萧也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撑着手准备起来。

  这时门口那边发来的吱吱吱的响动声。

  一只手趴在门边偷偷的移动着。

  原来是劲风跑到院门口才发现门没关。

  又偷偷摸摸的跑回来,想要关门。

  只是木门一动就发出声响,景萧跟萧楚的目光都看得过来。

  劲风苦笑了一下。

  “王爷您继续,小的只是回来给你把门关一下。”

  这话说完,劲风觉得他们家王爷那双眼睛更凶残了。

  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关了门赶紧跑了。

  萧楚直接一把把他推开。

  “景萧,你是不是该给我赔点名誉损失费了?”

  景萧直接送了她一对白眼,起身拍了拍有些皱的衣服又走,回到罗汉床上坐下。

  “做白日梦呢。你就慢慢做吧。”

  说完拿起他的书专心的看着。

  真正有没有看进去,只有他自己知道。

  萧楚也庆幸他没再继续追问月事带的事情。

  把萧母给她带的那些月事带找了一块布包起来,扔在柜子的最角落了。

  反正她也不会用,找机会也放到空间里去吧。

  收拾完之后,就躺在床上休息。

  景萧挡住脸的书偷偷的挪开,目光向这边看了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