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67.开学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47 2020-05-20 21:30:35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

  容华轻轻推了萧楚一下。

  “好了。包子我也送到了,萧郎快进去吧,别耽误了你的学业。”

  萧楚轻轻拍了拍她的胳膊。

  “你也赶紧回去吧,别冻着了。”

  容华刚上马车。

  齐诗兰那娇柔的声音响起。

  声音是好听,不过说出来的话实在是让人不想听。

  “没想到你还这么的痴情啊。萧楚,这左拥右抱的感觉很好啊。”

  如果不是脸上的讥笑太明显。

  这话让旁人听了,还以为交情有多深呢。

  萧楚把食盒攥在手上,脸上带起那股痞笑看着齐诗兰。

  这许久没见,这齐诗兰看来似乎长大了。尤其是那个该大的地方,看来是没少下功夫呀。

  果真是女主光环。

  “怎么,后悔跟我退婚了吗?本公子芝兰玉树,有女子爱慕也是正常。只可惜了,本公子是你这辈子都得不到的人。如果你有一天后悔了,就躲在被窝里狠狠的哭一回吧,毕竟这回头草没人吃。尤其是像你这种…”

  话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萧楚微微向前走进了几步。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音量冲齐诗兰说了一句。

  “尤其像你这种披着美人皮的恶鬼。我很庆幸被退婚的。”

  话说完,萧楚冲齐诗兰眨了一下眼睛。

  那笑容里满满的是嘲讽。

  这一世是她,是来自现代的萧楚。

  她不欠齐诗兰任何,该拆cp拆CP。

  该打脸就打脸,她可是不会手软的。

  齐诗兰萧楚的话气得满脸怒意,狠狠地跺了一下脚。

  心中的怒气有些压抑不住了。可是这人来人往的,她不能自毁形象。

  “萧楚,你给我等着。现在我奈何不了你,不代表我以后不能。这一笔账我记住了。”

  说完狠狠的瞪了萧楚一眼,后转身走了。

  吴世良从萧楚身后过来,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

  “那个好像是女子学院那边的齐诗兰吧,我记得她父亲是个六品小官,怎么了?”

  萧楚耸了一下肩膀。

  “没什么,就是以前和她订过亲,又见我跟其他女人有些暧昧,心里又不甘心吧,女人嘛,不都是这样,口是心非。”

  吴世良用肩膀怼了萧楚一下。

  脸上挂着贱贱的笑容。

  “我刚才可看见百花楼的马车了,是你女人来找你了。”

  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萧楚瞪了他一眼就提着自己的行李进去了。

  吴世良跟着她的身后进去。

  因为两人住的地方不同,所以在岔路口的时候就分开了。

  萧楚到的时候,屋子里暖和的很。

  从外面一进来,所有的寒气都被化开了。

  景萧早就到了,正躺在罗汉床上看书呢。

  见萧楚出来了,抬眼看了一下。

  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这两天你在家里倒是过很潇洒吧。”

  萧楚把竹箱提到自己那边的桌子上放下。

  “有什么好潇洒的。每天过的不都一样吗。”

  景萧见萧楚这么漫不经心的应付他,心里微微的有点不高兴。

  现在这小子对他的态度就这么敷衍吗?还当兄弟呢,现在好了,攀上高枝儿了就把弃如敝履吗?

  有些生气地把手上的书扔下。

  只是这书是萧楚那拿的,他又赶紧捡起来放在桌子上。

  下床穿着鞋就走到萧楚这边来了。

  “你的日子过得那么精彩,项家的梅园诗会大放异彩,那首咏梅我都听了。萧楚,我有时候真好奇,你的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能装多少,装很多呗。

  萧楚得瑟的一笑。

  “我可是老天爷的亲儿子,装的东西肯定比你们多啦,你这辈子就只有嫉妒羡慕恨的份了。”

  这些话惹得景萧一笑,随即又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儿。

  “你平时没事在家的时候也少乱跑。正月十五一过,你可是名声鹤起。景洪和高贵不是好惹的。尤其是你手里攥着那一张方子,只怕是人家正合计着怎么算计你呢。你也多注意这些。”

  萧楚在他肩膀上轻轻地拍了几下。

  “安了。以我这么聪明的头脑,怎么可能会被他们算计。我的智慧你又不是没看到。安心了。”

  景萧也没说什么,双手拍了一下。

  立马从外面进来了两个没见过的陌生人。

  “这两个是太子殿下安排给你的。他们身手不错。该怎么安排?你自己看着办吧。”

  啊,给她两个人。

  太子这想是保护她,还是想监视她?

  景萧要看见萧楚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景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现在还只是景洪对你虎视眈眈。等日后的烟花传遍各国,萧楚,那个时候危险才真正的到来呢。”

  这话说的萧楚心里有些惧怕。

  她是不是又捅了个大篓子?

  好像做错了。

  赶紧求救似的看着景萧,双手紧紧拉着他的衣袖。

  “景萧,你可一定要救我呀,我们是好兄弟,你不能见死不救。我该怎么办?”

  呵……现在倒想起跟他是兄弟来了。

  “你能想到的,景云也想到了。所以才安排了两个人给你。”

  光给她有什么用。

  “那我们家呢。像这种有重大利益的事情,那些人肯定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能用,抓我的家人威胁我,抓我的女人威胁我,抓我的兄弟威胁我。到时候我该怎么办?”

  景萧已经石化了。

  突然好想打人怎么办?

  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萧楚见景萧不动,推了他一下。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发呆。”

  景萧没好气地看着她。

  “明明是你自己先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还要怪我。你们家那边我也想过了,从我的暗卫里派一些功夫高的人混进你们家当家丁。这样一来也就没问题了。”

  萧楚又仔细想了一下,补充了一个问题。

  “还要拍一个会医术的在我们家常住。以防下毒下迷药。”

  我去。她怎么想的这么全。

  “你怎么把这些手段了解的这么清楚。”

  这有什么难的。

  萧楚得意的一笑。她博览群书,从上初中就开始看小说了,什么套路她不知道啊。武侠宫斗,仙侠玄幻,哪一个题材她没写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