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66.上学了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46 2020-05-19 21:21:55

  在项玉山家的梅园一直待到晚上才回去,萧楚觉得她的脸都快笑僵了。

  这两天运动量太大,萧楚实在是不想动。

  上学的行囊都是萧母帮着收拾的。

  萧母见春锦出去了。

  悄悄地凑到萧楚身边。

  “楚儿,你在学院一切都好吗?要不这学咱们不上了。你整日跟个男人住在一起,我有些不太放心。”

  萧楚手撑在枕头上。

  有些困的伸了一下懒腰。

  “担心什么?我都跟他住了大半年了,这不什么事也没有吗。放心好了,我做事很有分寸的。再者说,你儿子是萧家的顶梁柱,不出人头地反倒畏畏缩缩跟个女人一样整天呆在家里,这样才会让人怀疑呢。这一辈子我也就这样了。”

  萧母还想再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些事情一开始错了。就由不得他们说结束。

  最后只能叹了一口气。

  又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赶紧凑近萧楚,压低了声音。

  “楚儿,你可曾来过葵水?”

  葵水?是大姨妈吧。

  萧楚摇了摇头。

  “没有。”

  萧母的眉头一皱。

  按理说今年都十六了。也该差不多来了,怎么到现在都没来。

  “那你平时多注意这些。你的行囊中,我给你放了一些月事带。如果真的来了,你就用上。然后请假回来。你来那个在书院不方便,还是回家比较好。对了,要不要我教你怎么用?”

  这个就不用了。

  古代的月事带萧楚从电视上见过。

  什么草木灰呀的,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来大姨妈的时候卫生要积为地注重,用草木灰那些好像不太干净。

  还是拒绝了她老娘亲自示范的举动。

  “不用示范了,我知道怎么用的。”

  萧母眼神特别奇怪的看过来。

  没人教过她,她怎么会的?

  她现在的身份是个男人唉。

  萧楚猛的对上她老娘的眼神吓得一个激灵。

  “娘,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这眼神好可怕呀。”

  萧母眯着眼睛凑近了一点儿。

  “你怎么会知道月事带怎么用?”

  啊……这个,具体怎么用她也不知道,只是见过而已。

  伸手挡住萧母逐渐靠近的脸庞。

  “娘,别靠太近。那个…我在外面逛街的时候见过,看那个样子也大概知道怎么用,但是具体的还没实施过,不过也难不倒你儿子的,放心好了。这天也不早了,什么时候吃晚饭呀?明天一大早还要到学校去呢。”

  “学校?”

  又口误了。

  “是书院。我肚子好饿呀,你去看那个鸡汤好了没?今天我一定要吃三大碗饭。”

  推着萧母出去了,萧楚才松了一口气。

  唉…这古人比他们想象中的要聪明得多。就她这点小心眼儿,要是她老娘在盘问两句的话就保不住了。

  第2天在家吃了早饭,萧阳跟萧楚就坐上了马车。

  马车上萧阳还黑着脸。

  萧楚的目光直盯盯地看着他。

  “哥,你这脸色也太难看了吧,这两天没睡好吗?”

  萧阳冲着他冷哼了一声。

  “哼,我不是没睡好。是因为你睡不着。你才多大,就学会留宿花楼。你的壮志雄心呢?这就是你上进的态度吗?”

  合着还是为了前两天的事儿呀,这脑子也太轴了吧。

  “壮志雄心跟留宿花楼并不冲突啊。”

  这话说的,萧阳好想上去打她一拳。

  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

  “你这是胡搅蛮缠曲解我的意思吗?多少人都是因为跟青楼妓子纠缠不清,毁了前程,你也要步上他们的后路吗?”

  这话说的有些严重了吧。

  萧楚的眉头微微一皱。

  “哥,你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我从来不是那种贪恋美色的人。那天留宿的百花楼也是事出有因。容华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被迫要做那种营生,也是身不由己。十六岁,如果放在有些国家,她还没有成年呢。我不过就是不忍心想搭救她一把。这过分吗?我们两个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是你自己想的太多,思想龌龊。你该好好反省反省了。”

  什么都没有,怎么可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夜,什么都没发生,说出去谁信啊?

  逍萧阳鄙视的笑了一下。

  看到这眼神,萧楚好无奈。

  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呀,她就算是想,她也没有那个本事呀。

  她是清白的呀。

  算了,不解释了,反正在她哥心里已经认定她跟容华已经睡过了,睡就睡呗,随他怎么想。

  身子往后靠在马车沿着。

  “懒得跟你说了。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随你怎么想。不过不准告诉我娘。”

  萧阳冲她翻了个白眼,目光看向了窗外的景色。

  两人是一路无话的到了书院。

  到书院门口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书院门口的柳树下站着一个穿着粉色斗篷的女子。

  是容华。

  容华看见萧楚,开心的像一只蝴蝶一样飞奔而来。

  “萧郎。”

  估计是容华来的比较早,脸蛋冻得都有些发白了。

  浑身冒着寒气。

  “你怎么来了?”

  听到萧楚这句话,容华有些委屈的看着她。

  “容华自知身份低贱。到萧家门口去等你只会惹人是非。所以只能一大早在这儿来等你了。我最近新学会了包包子,做了好几遍才做好,一大早送来给你带到书院吃吧。”

  冻得瑟瑟发抖的双手递上来了一个小巧的食盒。

  萧楚直接伸手接下,在碰到容华那双手的时候,冰的跟石头一样。

  “手怎么这么冰?你在这等了多长时间?”

  容华温柔的一笑。

  “也没有多长时间了。”

  其实从天亮她就开始忙碌,做好之后又赶紧赶来,怕跟萧楚错过。在这已经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了。

  萧楚也知道她说的话有假。

  捧着她的手哈了一口热气,又给她搓了搓。

  又赶紧转身到车上,把自己的暖炉拿下来。

  “赶紧拿好。还有这个是红糖,回去放点姜片一起熬煮喝了。去除身上的寒气就不会生病,赶紧回去吧,下次别在这等了,要是想找我,让人送信去我家就行了。别自己大冷天的在这等着。要是我今日有事不来,你是不是等一天?”

  容华只是一笑,没有回答她的话。

  

倾兰公子

哎呦,好怕人设写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