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65.梅园诗会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99 2020-05-18 21:27:52

  一时间萧楚想了很多。

  吴世良见她轻轻地推了她一下。

  萧楚回过神来,郑重地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那你可要好好学习啦,虽然以你的天分进不了三甲,可是中个进士应该是可以的,日后再出去历练一番,攒些经验,到时候我再将你推荐到太子那也有了底气。你自己也要争气啊,不要光别人用力,你倒是在那坐享其成。”

  这话像是个定心丸一样。

  吴世良越发的崇拜萧楚了。

  虽然他是侍郎之子,按身份上来说比萧楚高。

  可是萧楚现在靠着静安王跟太子殿下,只怕是前途无量了,他要是想出头,还真得靠萧楚提拔。

  “兄弟的话我记下了。以后一定奋发图强,走,先回去吧。”

  在外面胡混了一夜,萧楚回去就倒头睡一下。

  萧阳是冷着脸一直回到家里,路上都没怎么跟她说话,看着他那黑如包公的脸,萧楚的心里好怕呀。

  睡到快晌午的时候,她被春锦叫起来了。

  “小侯爷,外面有人找。”

  休息了一上午,这会又精神多了。

  换了一身新衣萧楚就到大堂去了,只是嘴里还打着哈欠。

  萧母看到她这样子眉头一皱。

  “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觉呀?一回来就睡,这会起来了还打哈欠,昨天玩的太疯了。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萧楚坐下,接过热茶一口喝光。

  “也没什么,昨天在那写诗呢,闹腾了大半宿才睡。在别人家也没睡好,所以就回来补个觉,对了,不是说有人找我吗。谁呀?”

  萧楚已经忘了她答应项玉山要去参加他们家梅园诗会的事情。

  正说着呢,项玉生从外面进来了。

  “你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了到我们家去参加梅园诗会吗?等了你一大早上都不见人。”

  跟萧楚说完话之后,项玉山又恭敬地向萧母行了一礼。

  “萧伯母安好。”

  看到项玉山,萧母是一脸温柔的姨母笑。

  手微微的空抬了一下。

  “你这孩子就是这么多礼。快坐下到这儿就当自己家一样。萧楚昨日去参加别人家诗会了,闹腾了半宿才睡,所以今天早上就没起来。”

  别人家的诗会?

  萧楚为什么不叫他一起去?

  “你怎么没叫我一起去呀?我也很喜欢参加诗会。你去谁家了?”

  听到这样的问题,萧楚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她真的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啊。

  她不想回答,可是萧母嘴快的替她回答了。

  “是应了吴侍郎家那位公子的邀请,上次也来过我们家,跟你们是同学的那位呀。”

  上次…

  项玉山仔细的回想了一下。

  好像一起来过的就只有吴世良吧,那种家伙会起诗会??怎么可能嘛。

  萧楚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趁项玉山还没有开口之前,赶紧过去拉住他。

  “不是说要去你们家梅园诗会吗?赶紧走赶紧走,要是去晚了连中午饭都吃不上了。”

  萧楚是生拉硬拽的把项玉山拉出来了。

  到了大门口之后,萧楚才松了一口气。

  看她这样子,项玉山就知道这其中有鬼。

  “我看你不是去赴什么诗会,是跟吴世良鬼混去了吧?就他那个样子,一听到写诗做文章头比冬瓜还大,你们两个简直就是一丘之貉,正事不干,那些歪门邪道倒是脑子转得过快。”

  萧楚直接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给他来了一个锁喉。

  “就你小子话多。对了,诗会不是早上就开始吗?结束了?你还跑过来干嘛。”

  项玉山她的手上拍了一下,上了马车。

  萧楚跟着他身后也上去了。

  项玉山没好气的看着萧楚。

  “这梅园诗会最大的看点就是你,你这个京都第一才子都不去,别人怎么能开始。他们都在我们家等着呢,让我赶紧过来接你过去。”

  唉…太出名也是一种苦恼呀。

  萧楚靠在马车上,眼睛微微的眯上。

  “我先眯一会,等到的时候再叫我吧。”

  看她那闭目养神的样子,项玉山敢肯定昨天晚上他们肯定没干好事儿。

  马上一路摇摇晃晃,萧楚也睡得极为的沉,等到的时候项玉山连叫了几声。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

  外面的冰雪还没有化,萧楚拉了拉身上的斗篷。

  放眼望过去,远处一片红艳艳的。

  项玉山见她看那边。

  凑到她身边,给她讲解了梅园的来历。

  “这梅园是我们家的祖产,每年寒冬之季,这一片红梅便迎雪而开。这么远,每年接待的人也不少呢,今天算是为你开的专场,感动吧。”

  萧楚只想呵呵。

  你自己喜欢文学,爱上进,自己上呗。干嘛还要鞭策着我一起。

  我只想当个混吃等死的米虫。

  萧楚冲项玉山假笑一下。

  “我谢谢你全家。”

  项玉山开心一笑。

  “不客气。”

  懒得跟他说,萧楚抬起脚一步一步的向半山腰上。

  项玉山赶紧在身后追上她的脚步。

  “萧楚,看到这个美景,你有没有诗兴大发。”

  “没有。”

  项玉山还是不死心。

  “你这么聪明,不可能没有的。反正这还有一段路要走,随便说说吧。”

  那双眼睛期待地看着萧楚。

  萧楚气的都想打他了。

  脑海里回想了一下关于梅花这方面的诗句。

  “有了,不过这诗也是别人写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本来就是为了打发项玉山随口说的。

  项玉山得到这诗句去也高兴,只是对于萧楚这样随口念出来有些不太满意。

  “诗是好诗,就是你的态度也太敷衍了吧,连个语气都没有,白瞎了这篇好诗。”

  这小子得寸进尺了。

  “诗都给你做了,还要什么语气啊?咋地,还想要自行车啊?过分。”

  项玉山听的是满头问号。

  他没有想要自行车呀。自行车是什么?

  刚开口想问萧楚呢。

  结果萧楚一看到他那表情,立马转身就跑了。

  “你跑什么呀?”

  说着追上去了。

  两人你追我赶的跑到了梅园门口。

  跑的是气喘吁吁。

  项玉山手扶在石狮子上。

  “后面又没人追你,你跑什么呀?”

  “谁说没人追啊,你不是在追我吗?好了,赶紧进去吧,中午饭都没吃呢,中午给不给管饭。不管饭我可是要回家的。”

  正巧有下人出来接他们,也顺便禀报了饭已经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