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63.百花楼(3)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39 2020-05-16 21:22:46

  容华的手紧紧地抱着萧楚的胳膊。

  “萧郎,你不要走,我好害怕。我腿软,你能不能送我回去?”

  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恐惧,又带了一丝丝的期盼。

  柳妈妈嘴角勾起神秘的一笑。

  伸出那芊芊玉手轻轻的推了萧楚一下。

  “萧公子,美人相求,你还不赶紧的。”

  这……这是要赶鸭子上架呀。

  她们倒是想留住萧楚,可是萧阳不答应。

  “让其他人送这位姑娘回去就是了,我们兄弟俩还等着回家呢。萧楚,赶紧走了。”

  容华听到这句话,抱着萧楚的手就更紧了。

  最后脚下一软,直接倒在萧楚怀里。

  萧楚是不接也不行。

  看着怀里的容华,萧楚只能冲萧阳抱歉的笑了一下。

  “哥,你先在这等会儿,我送她上去就下来。”

  说完将容华抱起来就朝二楼走去。

  萧阳是气的恨不得上去打她一顿。

  看着怀里身轻如燕的容华,萧楚突然笑了一下。

  “得亏你的身形削瘦一些,不然我还真的抱不动你。”

  也多亏了她这女汉子的体格,否则这小美人儿今天还真抱不起来呢。

  容华害羞的脸颊都红了。

  手握成拳轻轻地在萧楚胸口上捶了一下。

  “萧郎这是嫌弃我吗?”

  从楼下到楼上的距离不是很远,这说话间的功夫萧楚就抱着容华回了她的房间。

  刚进去,外面便有人体贴地将房门关上了。

  萧楚将容华放在床上,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胳膊,一屁股坐在床沿上。

  “像你这么个美人儿谁会嫌弃啊?好了,我已经送你回来了,就先走了。下次再见。”

  刚准备起身,容华就过来抱着她的腰。

  “萧郎,你不要走。你要是走了,妈妈肯定会让我接其他人的,我不想。”

  就这一会的功夫,又哭的梨花带雨的。

  唉…做这一行还真是难哪。

  一个才16岁的小姑娘就被迫做这种营生,实在是…

  萧楚搂住她的肩膀,轻轻地拍了拍。

  “好了,别哭了。这定金子给你拿着吧,算是今天晚上我买了。你就安心的睡吧。”

  看着萧楚递过来的金子。

  容华的眼眶又是一热。

  手慢慢地放到了萧楚的衣袋上。

  “萧郎既然有心,就让容华今晚服侍郎君可好。”

  这话把萧楚吓得头发都快炸起来了。

  我去,什么情况啊?她没有这个意思好不好?这姑娘这是不是脑补的太厉害了。

  手紧紧的攥住自己的衣带,誓死要捍卫最后一点尊严。

  “容华,你先松手。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只是想我替你解了这个围而已。我没有要睡你的意思,我也从来没有过那种想法,你先放手。”

  容华也死死地拉住衣带的一端。

  脸上充满了倔强的神情。

  “我不放手。萧郎既然给了银子,妾身怎么能不服侍你呢?这种白占便宜的事情容华才不能做了。”

  两个人就着一个衣带撕来扯去的。

  萧楚觉得她的衣服都快被扯烂了。

  这小姑娘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怎么劲这么大?

  萧楚的声音软和下来,一脸温柔的看着容华。

  “容华乖,要听话。来先把手放开。”

  容华的手就是不放开,那双眼睛里透露着俏皮。

  “妾身今日都听说了,昨日萧郎在大殿上亲自向皇上承认与我相好一场,可是我们连觉都没睡过,哪算是相好一场呀。在萧郎心中,我到底是什么位置?”

  话语中充满了倔强,目光也坚定地看着萧楚。

  萧楚的脑袋都方了。

  谁这么大嘴巴呀,不过就是一只假话,怎么流传的这么快,还都传到当事人耳朵里来了,好伤脑筋呀。

  就在萧楚分神的这个瞬间。

  容华用力一拉,萧楚被拉到了床上。

  等她转过身来的时候。

  容华已经将自己的外衣解开了。

  里面套着一件很薄的衣衫。

  贴身的那件水红绣荷花的兜肚看得特别的显眼。

  容华的眼神中充满了魅惑。

  “今日,妾身就是郎君的人了。”

  这是玩大了。

  就在容华要解开自己裙带的时候。

  萧楚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拉。

  容华整个人都趴在了萧楚身上。

  萧楚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心口。

  “傻姑娘,何必这样糟蹋自己呢。纯粹的爱情并不是体现在肉体上的。我喜欢你也并不是在意这些,以后别再这样了。这是对你自己的轻贱,也是对我的轻视。就这样就好,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抱在一起就好。”

  这么动听的话,容华听的心都要化了。

  “萧郎,你是我有生以来唯一对我这么好的人。不因为我的身份而轻贱我,不因为我的美貌而侮辱我。”

  唉…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只怕是今天晚上走不了了。

  萧楚把枕头搁好靠在床上。

  容华就这样趴在她心口上。

  搂着她的那个手轻轻的拍了拍。

  “这人生下来都是一样的,生命没有贵贱之分。只是因为投胎在不同人家,所以命运不同罢了。你落到这样的地方,也不是你的本愿。只是命运弄人罢了。你现在才16岁,还年轻,过早的…嗯…服侍别人容易伤身,明日我会留一大笔银钱给柳妈妈,你就挂在我名下了,不必再接待其他客人。这样可好?”

  容华仰起头充她甜蜜的一笑。

  “一切都听萧郎的。只是今夜你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就这一夜?”

  看着自己被压住的胳膊。

  萧楚无奈的一笑。

  “你觉得我今天走得了吗?”

  容华开心一笑,紧紧的搂着她。

  在楼下等了老半天的萧阳见萧楚还下来。

  心急的想上去找她。

  结果刚走到楼梯口就被人拦住了。

  “这位公子,没有点姑娘是不能到楼上去的。”

  萧阳不耐烦的推了他一下。

  “我上去找我弟弟,要不你们谁到刚才那姑娘房里,叫他下来,说是要回去了。”

  话音刚落,柳妈妈就甩着绣帕过来了。

  “这位公子,今晚你可能是等不到人了。萧公子和容华已经睡下了。您看您是先回去还是留在我们百花楼啊呀?”

  萧阳听了这话心中大惊。

  

倾兰公子

想努力两更,可是臣妾做不到。最近接了些单子,白天做工,晚上才能努力码字。抱歉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