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55.宫宴(2)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59 2020-05-09 21:38:25

  萧楚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子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景萧见状,顺势接住了她。

  这会外面又来了一些人,景云告罪了一声就去了。

  刚才来的那个俊美少年也往萧楚这边看了一眼走了。

  景萧看着肩膀上的萧楚。

  身子抖动了一下,向后一退,萧楚一个踉跄赶紧站好。

  目光奶凶奶凶的看着景萧。

  “景云就是太子,这么重要的信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天哪,她都干了些什么?

  跟太子称兄道弟,拍过太子的肩,拉过太子的手。这简直就是老虎嘴边拔毛呀,想想萧楚就觉得天都要塌了。

  这本书的作者也是写太子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写名字就写太子,敷衍了事。鬼知道太子的名字就是景云。

  Oh my god,让她先冷静冷静。

  看着萧楚的样子,景萧有些想笑。

  “你也没问过呀。”

  这么欠打的话这家伙也说得出口。

  萧楚平复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怒气,要不是这个场合不适合,她早就河东狮吼了。

  咬牙切齿看着景萧。

  “我没问你就不会跟我说一声啊,他是太子,这么重要的信息你都不告诉我,还害得我在他面前胡言乱语,你简直就是专业坑队友啊,有你这么当朋友的吗?我都被你害死了。”

  呵呵……,现在才知道自己什么德行。

  景萧冷笑了一下。

  “怪我喽。是谁跟太子勾肩搭背,还夸夸其词。我说你的脑子是猪脑子是吧,别人的底细还没摸清呢,就胡说八道,也亏得景云那小子脾气好,主要是换了旁人,就刚才那个,你这条小命早八百年就被人家捏死了。”

  说到刚才那个人,萧楚赶紧凑近景萧打听。

  “刚才那人是谁呀?那么傲气。有点来者不善的感觉。”

  这句话倒是让景萧赞赏的看了她一下。

  还算是没傻全。

  “刚才那个是高贵妃所出的二皇子,景洪。我告诉你,离他可远着点,那小子面上看起来笑意盈盈的,心里不知道多少算计了。”

  哦,原来他就是二皇子。

  书里写道太子被蹿弄着谋反也有他的手笔。

  这太子被废,前往其州幽禁时,路上不知遭了谁的埋伏,意外死了。

  看这架势跟景洪也脱不了关系吧。

  反正景家这几个皇子都不是什么善茬,她还是离远点儿好。

  至于景云……真是让人头疼。

  想的正出神呢,景萧拍了他一下。

  “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出神,该进去了。”

  “哦。”

  回过神来萧楚就跟着景萧的步伐进入了大殿之内。

  一进去便有接引的太监领他们往自己的位置上走,景萧跟着太监说了一声萧楚跟他坐在一起。

  那太监就下去了。

  众人都坐好了。

  正巧,他们桌子左边坐着景云,右边坐着景洪。

  景云举起杯子向萧楚示意了一下。

  那边,景洪也举起杯子向萧楚笑了一下。

  萧楚鬓角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

  情况有点不妙啊。

  众人坐好,皇后领着后妃来了。

  萧楚跟着拜见。

  当她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美人时,突然脑海中回想起了书中的一个情节。

  时间好像是过了年才不久,皇后被诬陷谋害妃嫔,因此事被禁足。

  皇后被禁足,太子这边也受了影响。

  心绪不稳之下被人蹿弄着谋反了。

  唉……

  再怎么说她跟景云都算是好朋友,皇后又是景云的生母,于情于理她都不能做事不理呀。

  突然一个很大胆的想法从心底冒上来。

  如果景云不死,他登上了皇位,自己一家不就平安了吗。

  有什么能比未来皇帝更可靠的呢。

  就是啊,她这个榆木脑袋怎么就没想到呢?

  茅塞顿开,萧楚觉得轻松的多了。

  举起杯子向景云灿烂的一笑。

  “太子殿下,请。”

  景云也与她举杯。

  皇后的目光看了过来。

  虽然萧楚眼生,可是景云的事情她也知道,心中也猜想到这个就是永安侯府的萧楚了。

  “十七弟身边坐的是哪家的公子?看着有些眼生啊。”

  不等景萧开口呢,景云就站起来回了皇后的话。

  “回禀母后,这位就是儿臣长提的萧楚。”

  被点到名字,萧楚不及不徐的站起来,恭敬地向皇后行了一礼。

  “永安侯府萧楚拜见皇后娘娘。”

  皇后仔细的看了两眼。

  “真是个丰神俊朗的少年。怪不得云儿常提起你呢,就是灵秀的多。上次那烟花也是你送来的吧,真好看。正好今日来了,这赏赐就领回去吧,翠儿。”

  听到有赏赐,萧楚就激动的想要过去。

  景萧赶紧拉住了她的衣摆。

  “就站着,瞧你那出息,见着东西就迷了眼了。刚才交代你的话多被狗吃了。”

  嫌弃的看着她。

  萧楚讪讪的一笑。

  皇宫她也没来过,拿知道什么规矩,平日里知道的那些知识也都是从书上看来的。

  正巧皇后的贴身侍婢走过来了,恭敬地将手上的东西递过来。

  萧楚双手接过。

  “多谢姐姐了。”

  翠儿被她那一声姐姐叫得心花怒放,娇嗔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回到皇后那边去了。

  萧楚还没坐下呢。

  又一个略微娇美的声音响起。

  “原来这位就是永安侯府的小侯爷呀,本宫今日可算是见着了。果然如皇后娘娘所说钟灵毓秀。听说静安王那两庄最挣钱的生意,都是你也提供的点子,是吗?”

  这位身着嫣红宫装,头戴五尾鸾凤金钗,座位又仅次于皇后娘娘。应该就是二皇子的生母高贵妃了。

  看这样子就不是个善茬。

  萧楚又恭敬的站好。

  “娘娘抬举了。”

  被点到名的景萧目光看着过去。

  “不过就是一些挣小钱儿的生意罢了,这小子不过是出了点子,东西的生产研发通通都是我自己的。花费了我不少钱了。做生意就只看挣的,不看往里边投了多少。那可是不成的。娘娘也太抬举这小子了。”

  高贵妃的凤眼微微一眯,眼神中透露着危险的气息。

  静安王这明显就是要跟她作对。

  向来不站的一边的景萧竟然护着这小子,看样子关系非浅呀,听说这小子又跟太子走的近。

  难道……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高贵妃的脑海里已经脑补了N出阴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