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53.讲故事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22 2020-05-07 22:39:46

  萧楚没办法,把麻将收起来后,将盒子塞进吴世良手里。

  “借给你玩两天,不准外泄,只能你们自家人玩。两天后麻将要一个不少的还给我。否则以后别想从我这再得到其他新奇的玩意儿了。”

  吴世良开心的抱着麻将走了。

  项玉山还不想走。

  “我回去也没事,不如在你们家留宿一晚,明日同你们一起去上香。我还有好多问题要问你呢。”

  反正他就是不走了。

  萧楚觉得天都要塌了,她不想写作业。

  萧阳看见她的表情偷着笑了一下,然后出去了。

  一吃完晚饭,项玉山就拉着萧楚回去写文章去了。

  萧楚看着纸张上那娟秀的字迹,真的很难相信她也能写出这么好看的字。

  这全部都是项玉山的功劳呀。

  有了项玉山的督促,她的学习成绩提高了好多呀,估计以后考个状元都不是问题。

  唉……这是非逼着她成为国家栋梁呀。

  好像当官也不错吧。

  如果考中以后,她会当个什么官呢?是做文官儿的还是被派送到外面?如果到外面成为父母官,那该怎么样呢?

  想着想着,萧楚的思绪就飘远了。

  心里还真的打算了考个官当当看。

  项玉山一抬头见萧楚手撑在那儿在发呆呢。

  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让你写的诗,你写好了吗?”

  萧楚这会儿想到以后正心热呢,那顾得上写诗呀,把笔扔在一旁。

  “玉山,你说你这么拼命的学习为的是什么?以后打算干什么啊?当官吗?”

  猛的这么一问,项玉山还有些迷茫了,以后的事他没想过,当官也更没想过。

  只是纯粹的为了读书。

  “当官……我没想过。以后…我也没有想过。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额……对于这种只喜欢读书的书呆子,萧楚已经无语了。

  抬手就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

  “书呆子。你对于以后都没有打算,读书读的这么起劲干什么?你读书就是为了读书吗?”

  项玉山放下手上的笔。

  “读书不就是为了丰富阅历吗?那你是为了什么?”

  她为了什么?为了挣钱,为了名利……

  好像也没有什么具体的目标。

  就是觉得想过得更好,让萧家也过得更好,考个进士,当个小官什么的。

  然后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世。

  再然后就看老天爷怎么安排了。

  想的有些远了,萧楚身子放松的往后一靠,惬意地靠在被子上。

  “我为了……为了当官吧。听说这当官能挣不少钱呢,娇妻美妾,没事破破案子,顺便再赚个好名声,就这样吧。”

  项玉山听到娇妻美妾那几个字的时候,嘴角抽搐了一下。

  果然,这家伙嘴里出来就没什么好话。

  “老天保佑,你千万别当官,不是还不知有多少冤案要产生呢。”

  萧楚顺手就抓着一个小东西扔过去。

  “会不会说话。我要是当官,肯定是万人称颂的青天大老爷。你这种人千万别当官才好,书呆子只知道一味的尽信书,有一大半的冤案都是出自于你们这种人。你呀,当个编修啊什么的就行了。也只有这种工作才适合你。”

  尽信书……这好像是个新词了吧。

  项玉山来了兴趣,手撑着桌子趴向萧楚这边。

  “什么叫做尽信书?是完全相信书里的意思吗?”

  萧楚随意地点了点头。

  又想起来陪奶奶看过的一个戏曲片段,讲的就是这个尽信书判错案子的戏文。

  萧楚也来了兴趣,就打算把这个故事给他讲一讲。

  “对,关于这个还有一个小故事呢。这故事的名字就叫做三滴血。话说有一个年轻人离家背井出去打拼,在外面十几年,他老婆因为怀的是双胎,生产的时候不慎死了,留下一对男胎,因为养活不过,所以把一个送人了。生意做不好,日子也越过越艰难。………”

  萧楚讲的跌宕起伏,项玉山也听的是津津有味。

  这个故事篇幅有些长,足足讲了两个小时才讲完。

  讲完后萧楚嘴都干了,连忙端起一旁的水一口喝下。

  项玉山是满眼的崇拜。

  “没想到你这么博览群书,这些小故事都知道。你讲的实在是太好了,萧楚,我恨不得每天都跟你不分开呢,不如我搬你家来住好不好?”

  不要,这个提议一点都不好。

  要真的住一起了,她不得被项玉山这样摧残死。

  “不好,一点都不好。谁要跟你不分开呀,你又不是美人。跟你在一起,只怕满京城的美人都要哭死了。我可是京都第一美男子。少耽误我的青春。”

  项玉山直接一对白眼送给她。

  京城第一美男子,还真亏他说得出口。

  两人又说了会话,萧楚就让他回去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项玉山是哈欠连连。

  看着他眼下泛着淤青,萧楚开玩笑的说,“怎么,一大早就张口,是没睡好做噩梦了,还是想了一些不该想的事儿呀?”

  眉毛一挑。给了一个你懂的眼神。

  项玉山看见她的神情,都好想捶她。

  “也真难为景萧能受得了你。我昨天回去后,连夜把你讲的那个故事写下来了。所以很晚才睡。”

  啊……

  “写那个干什么?听了就行了嘛,还写下来干什么?”

  “耳听千遍,不如手过一遍。我觉得这个故事挺有意义的。若是能将这个故事传出去,应该有不少人受益吧。对了,故事我可以往外传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原作者的名字她忘了。要真的写出去了,用谁的名字啊?

  肯定不能写她自己的名字,这样争夺别人的文化结果不太好哎。

  “嗯……作者的名字我忘了。你要是传出去,别人问出处你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萧楚写的呗。

  “直接写你的名字不就好了。”

  “不行,这个故事又不是我写的。真是有些难办。”

  萧楚又仔细的想了一下,她记得现在有一些无名出处的书都写的是都写无铭吧。

  “要不你直接写无名好了。这一栏也不算侵权。”

  这个也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