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52.打麻将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33 2020-05-06 21:53:25

  萧楚没好气地看着项玉山。

  “你前两天不是才来过我家吗?怎么又来了?”

  说到这个。项玉山兴致勃勃地把自己带的手稿放在萧楚的炕桌上,一脸求表扬的样子。

  “昨天晚上我似有觉悟写了一篇诗,今天早上一大早连饭都没吃呢,就到你这来了。你快看看。”

  萧楚直接躺倒。

  让她先死一会儿吧。

  萧阳无奈的一笑,上来打圆场。

  “好了,我先叫人送点饭来给你吃吧。”

  吴世良见项玉山在这儿,实在是不想被逮着学习,找了个借口准备开溜。

  “那啥,萧楚我们就说定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朋友嘛,就要同甘共苦才好。

  吴世良的脚还没踏出一步呢,萧楚立马起身拉着他。

  “别这么着急回去啊,反正你们家不是也没事吗?留下来在我家玩一天呗。”

  吴世良看着一旁的项玉山,都快哭了。

  有这个瘟神在玩什么呀?

  他的想法萧楚怎么会不知道呢?

  “今天玩个新鲜的,是我最近才想出来的游戏,保证你们玩了都喜欢。”

  众人齐问,“什么游戏?”

  萧楚神秘的一笑,“先等我一会啊,我马上就来。”

  说着就快布得跑出去,没过一会儿抱着一个木箱子过来了。

  把箱子放在炕桌上,萧楚伸手还拍了两下。

  “这就是我做的游戏工具,你们今天银子带够了吗?”

  玩钱啊,这个吴世良还是比较有兴趣的。

  项玉山眉头一皱,神色不认同的看着萧楚。

  “赌博可是不好的行为,君子有云,此乃玩物丧志。”

  萧楚伸手就在他头上拍了一下。

  “屁大点的年龄整天装老成,夫子的那些话你还真当真啊。这学习就要劳逸结合,不能整天光读书。也要适当的玩一玩,疏散一下心情嘛,不然跟你一样读死书,脑袋都快都成方的了。”

  吴世良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项玉山嘴一扁,委屈地看着萧楚。

  “我的脑袋明明很圆,哪里房了?”

  Oh my god,她为什么要跟这种直男讲道理呢?

  “读万里书,行万里路,没听过这句话吗?一味的读书只会坐井观天。”

  此话一出,项玉山满眼小星星的看着萧楚。

  “好一个读万里书,行万里路。这坐井观天又是何意,可有什么出处?”

  额……

  按照本文的设定应该是大唐初期的样子,坐井观天是出自唐中期贞元年间韩愈的《原道》。

  该怎么解释呢?

  “这词出自于韩愈《原道》“坐井而观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你明白了吗?”

  这解释通透。

  项玉山还想开口再问,吴世良等到有些不耐烦了,看他们的样子又要做学问,要是不玩他就先回去了。

  “还玩不玩游戏了,不玩我就先回去了。”

  “玩儿怎么不玩儿啊。”

  回答完吴世良的话,萧楚转过头去看着项玉山。

  “从现在开始不准问问题,好好听我讲解游戏的规则,如果你赢了的话就可以向我提一个问题,如果问题太长,可以攒着下次回答。玩不玩?”

  玩,他还有好多问题要问呢。

  几人都同意了,刚好4个人能凑够一桌麻将。

  萧楚把箱子抱起来放到项玉山手上。

  “走,到我哥炕上坐去,他那地方暖和。”

  萧阳是满头的黑线。

  为什么要去他房间?

  “你这不是挺好的吗?”

  虽说她面上是个男人,可是内心还是个女人,也不想这几个男人的臭脚熏了她的被子。

  景萧是比较干净,上次走后还没什么味道,吴世良那脚臭的都能熏死人了,她拒绝在她房间。

  跟吴世良住在同一间宿舍的萧阳怎么可能不知道萧楚的打算呢。他也拒绝。

  “我不要。我炕上的被褥也是才换的。实在不行就支个桌子在你房间里玩算了,屋子里的炭烧的也暖和。”

  反正他就是拒绝吴世良到他房间去。

  最后没办法几人在正厅里支了个方桌。

  萧楚把麻将倒出来。

  几人都好奇的拿起麻将。

  “这四四方方的是做什么游戏啊?猜字?”

  萧楚双手麻利地搅着麻将。

  “非也非也。看到麻将上的图案和字了吗?”

  几人点头。

  萧楚又继续给他们介绍。

  “每个图案的牌都有四张,一万到九万……,吃……碰……胡……”

  仔仔细细的将规则跟他们讲了一遍。

  因为是第1次玩,几人还是有些不太懂。

  萧楚直接挥手。

  “跟你们说100遍你们也不懂,不如咱们先来玩儿几把。熟悉一下这个规则你们就会。一开始咱们先不玩钱,等你们完全掌握了这个技巧,咱们就开始算钱。好了,先把麻将垒起来吧。像我这样就行。”

  手指快速转动,没一会儿一条长龙就被垒起来了。

  三人学了她的样子也把麻将垒好。

  掷完色子,就正式开始了打麻将的生涯。

  一开始几人还不太熟练,等打了10来回后也就顺手了。

  萧楚在这上面本来就不是太精通,以前就是在手机上随便玩玩消磨时间。

  她最高的等级就是从菜鸟到初李,中级就去过几次。

  仔细算来也就跟新手没什么两样。

  又打了几圈,萧楚也输了一两回。

  四个人是越打越尽兴。

  就连中午吃饭吴世良也心心念念的。要不是萧楚强制,他都想在麻将桌上吃饭呢。

  这一玩又玩到了天黑。

  萧楚难受的扭动了一下。看着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天色,把自己手上的牌都推倒。

  “今天就到这吧,坐了一下午我腰都快断了。”

  吴世良有些念念不舍。

  “再玩几圈嘛?”

  萧楚直接送了他一对白眼。

  “哥们,都打一天了。你能受得了别人也受不了。”

  吴世良只能接受这个答案。

  随即又满脸期待地看着萧楚。

  “要不今天晚上我住你们家算了,明天早上起来咱们继续。”

  不,这个提议一点都不好。

  萧楚本来也不是那么喜欢玩儿的,平时只当是消遣,谁知道这家伙瘾这么大。

  “不好,而且明天我娘还要去上香呢,所以不能吧。你赶紧回去吧。”

  吴世良不想走,目光恋恋不舍地看着麻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