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49.又来一个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13 2020-05-03 23:18:59

  喷香的薄皮儿大瓜子儿。

  萧楚又把刚才春锦放下的热茶拿了过来。

  “其实今天你不来,该给你的东西我晚上就会让人送到你家去的,干嘛还要白跑这一趟呀?”

  景萧淡然的喝着自己杯里的茶水。

  “左右在府里闲着也没事儿,到你们家来串串门,我若是不来的话,还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呢。看看你被子上的鸳鸯戏水,真是俗不可耐。”

  他说俗不可耐,萧楚偏偏跟他作对。

  把被子紧紧的拢在怀里。

  “哪里俗不可耐了,明明好看的很。这床被面春锦整整绣了一个月了。好歹是人家的心意,像你这样的孤家寡人是体会不到的。”

  不知萧楚哪句话说的不好了。

  景萧立马转头过来瞪着她。

  好凶啊。

  萧楚立马就怂了。

  抓了把瓜子儿,专心的嗑瓜子呢。

  景萧看她吃得香也,也拿着吃了一口。

  只是景萧没吃过。这猛的一入口,还不知道怎么吃。

  皱着眉头,把嘴里的瓜子扔出来。

  “什么东西啊这是?你们家是没东西吃吗?吃这种东西。”

  看着被咬碎的瓜子皮,萧楚偷偷的笑了一下。

  猛得对上景萧那双眼睛,萧楚立马严肃了很多。

  “这个是个好东西,平时休闲娱乐闲着没事的时候可以过过嘴瘾。这叫做瓜子,是一种只面向太阳开花的植物结出的果实。我特意加了大料,炒的很香的,吃的时候要用牙把外面这一层皮咬开吃里面的。就像这样。”

  刷完给景萧示范了一下。

  浓香的五香瓜子让人吃了就挺上瘾的。。

  这还是去年他出门溜达时在街上发现的。竟然有人卖向日葵,她把所有的都买了,洒在自家院子里,再然后就有了这好吃的瓜子。

  他们家的存量也不多,除非招待贵客,一般是不拿出来的,就连景云来她都没给呢。

  景萧按照萧楚教的方法吃了几个,果然是挺有味道的。

  “这倒是个不错的消遣东西。”

  这话像是意味深长呀。

  萧楚立马手撑在矮桌上靠近景萧。

  “那王爷觉得这个东西能卖个什么价呢?”

  看见萧楚那一双透露着算计的眼睛。景萧就觉得牙疼。

  伸手在她额头上戳了一下。

  “这说起挣钱,你比谁都积极,看你那双眼睛太阳很明亮呢。真是一丁点儿钱都不放过。就这东西,不过就是个消遣的玩意儿,你还想卖成天价呀?”

  那边说,萧楚真有这个打算。

  毕竟是一家独大嘛,就算是卖成天价又怎么样,那些有钱人又不在乎这点毛毛雨。

  景萧看她的眼睛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端起桌子上的热茶,轻轻的喝了一口。

  “平时挣点小钱也就算了,别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是你们家的,有点惹人眼红了,这整个南岳有钱有势的多了去了。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兜得住你。你也放聪明着点儿,挣起钱来就精明的很,脑子搁在别的事上就不够用了,是不是?”

  萧楚听到这话就有些不高兴了。

  哼……,你可是这本书里的老大呀,就算是我想上天,你也都能兜得住吧。

  萧楚气鼓鼓的坐在那里。

  “你才脑子不够用呢。我光明正大挣钱怎么了?他们要是有这些点子,他们也可以挣啊。眼红别人算什么本事吗。”

  这家伙,牛脾气还上来了。

  景萧无奈的笑了一下。

  他生气的样子怎么有点可爱啊。

  “眼红别人是算不上什么本事,可是背地里出阴招就本事的很。我不过就是个闲散王爷,手上有一两个挣钱的生意,也就这样了,若是再多连我都要惹人红眼的。若你真的要挣钱找别人合作吧,至少也要拉上那种雷打不动的靠山。”

  说完给了萧楚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儿。

  这意思就是找别人呗。

  萧楚又仔细的想了一下,也是,故事现在才开始,离景萧权倾朝野还有十年呢。

  现在啊,该找谁呢?

  男主??

  这个想法一定要出来就被萧楚否定了。

  就她和齐诗兰那种不死不休的局面,一点都不想投入男主的阵营,那男主看着还没景萧喜气呢!

  这个想法被否决了。

  哎哟,该找谁呀?

  景萧见萧楚的抓耳挠腮的样子,眉头一皱。

  这家伙平时看着挺聪明的,他的话都说了这么明白了,怎么还一副纠结的样子。

  “想什么呢?我的话你还不明白吗?”

  萧楚很老实的摇摇头。

  “不明白。”

  这话真是有点上头,景萧好想冲过去敲开她的脑子看一看。

  “你的小聪明都用到哪去了。真是够笨的。皇上这两日总是提说你,你也是挺欣赏的。若论这南岳谁最有权势,除了皇上,你还有第二人选吗。”

  这……

  皇上是最有权势没错。

  可是他那寿命不长,再有三四年就驾崩了,这不找了跟没找一样吗?

  要是皇上是个长命的,她就不会这么纠结了。

  刚张口准备说话呢,子书进来了。

  “小侯爷,项公子来了。”

  项玉山?这家伙这会儿在干嘛?

  “直接把他带过来吧。”

  子书领的话就下去了。

  没过一会儿带着项玉山过来了。

  项玉山一进来看见坐在炕上的景萧还一愣。

  “你怎么在这儿?”

  景萧给了他一个神之藐视。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我与萧楚也是同窗好友,互相拜年串门也很正常啊。倒是你,大老远的跑过来干什么,你们家离这儿可不太近哦。”

  他也能为什么,不就是为了昨天皇宫里烟花的事情吗?

  那如仙的模样挂起了一个温润的笑容。

  面对这样的设定,萧楚实在是无力抵抗,就算这张脸他已经看过千百遍也捏过,可还是抵抗不了这样的笑容。

  花痴的跟着项玉山笑起来了。

  温柔的声音响起。

  “萧楚,不知你们家的烟花还有没有,我想买一点。今天我不仅给你们家带了礼,我还特意带了我新做的诗呢,你看看意境如何?”

  作业使人清醒,读书使人进步。

  这话让萧楚瞬间就从项玉山的迷魂阵中醒过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