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44.烟花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50 2020-04-28 22:29:14

  第二天下了早朝,皇上将景云留在御书房了。

  “昨日你让人送进来的糕点挺不错的,朕晚上吃饭的时候还多吃了一碗呢。”

  景云恭敬的站在下面。

  “父皇喜欢就好。现天冷,御膳房送过来的菜难免会凉一些,每日让他们做一个暖锅送来了,吃饭之前父皇先喝点汤,我听人说这饭前一口汤,肠胃不受伤。父皇的身体关系着整个南岳,还得多仔细些。”

  这话让皇上很满意。

  “让你劳心了。朕发现你最改观挺大的,不知是碰到什么好事情了?”

  听到这个景云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萧楚的模样。微微上扬,温柔的一笑。

  “的确,儿臣最近结交了一个很不错的朋友,他对儿臣的启发很大。所以儿臣也改变了许多,父皇觉得儿臣的改变还行吗?”

  皇上只是一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不知是什么样的朋友能让你这样改变,他可知你的身份。”

  景云觉得萧楚可能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吧,不然也不会跟他这样没大没小的。

  “应该是不知道,如果他知道我是个皇子,可是平时行为上从未将我当过皇子。勾肩搭背的,儿臣的不好意思说了。”

  听到这些话皇上也不禁莞尔一笑。

  “这倒是个挺有意思的人。”

  说到萧楚,景云似乎有很多话说。

  “不仅如此,儿臣从他嘴里也听到过很多良言,他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儿臣身为太子,更是应该多听良言。”

  听景云这么说,皇上的好奇心越来越重。

  “不知是谁家的孩子,说出来的话这么的有内涵。叫什么名字?”

  说的名字,景云就意味深长的看着皇上。

  “这名字说出来估计父皇也是有印象的。是永安侯府的萧楚。”

  别的不说,就这个萧楚,皇上是记忆犹新的。

  “就是那个被人告发女扮男装的萧楚??”

  “正是。”

  皇上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趴在桌案前身子向前倾了一点。

  “那你觉得他是个女人吗?”

  这话让景云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那个人荤素不禁,哪有点女人的样子呀。人家可招姑娘喜欢了,其实沈国公家的沈月还整天追着他呢。昨日,他又给儿臣上了一课。说是君子应修身养性,也让儿臣悠着点儿,说是想要活得长久还是控制一点。这话虽然糙了一点,但是理不糙。父皇觉得如何?”

  皇上还能怎么样。

  “他倒是个奇人。那上次你那个火炕的方法也是他送上来的吧?”

  景云点了点头。

  两人又说了会话,皇上就让他回去了。

  对于萧楚也记在心上。

  雪下的一天比一天厚,慢慢的也都该到过年了。

  萧楚坐在炕上,透过窗缝看着外面厚厚的雪。

  快过年了,也不知道她的世界怎么样。

  唉……好想老娘。

  闲着实在是太无聊了,萧楚起来在家里溜了一圈。

  见萧阳和管家福叔扛着一大堆晒干的竹子不知道在那干什么呢?

  萧楚凑了过去。

  “哥,福叔,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福叔那年迈的身子站起来的时候还晃了一下。

  “回禀小侯爷,我跟大公子在这做爆杆呢,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放可响了。”

  萧楚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懵懂的眨了眨。

  爆杆??什么东西啊?是烟花的原型吗?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吧,把磨好的硝石什么的放进竹子里再用棉布塞好,烧的时候直接扔到火盆里就行,好做,声响。

  萧阳见萧楚想的那么入神,伸手拍了她一下。

  “想什么呢?”

  萧楚突然计上心来,有个大胆的想法。

  “你们先做,留点东西给我,我去准备点别的。一定要给我留点材料啊,我也想做呢。”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回去了。

  看着身后的萧阳跟福叔一脸的问号。

  他这一惊一乍的是怎么了?又抽什么风呢?

  萧楚一路跑回自己房里,将那本制作简易烟花的书拿出来,这书买回来的还没实验过呢,只是为了写小说搜集素材买的。

  牛皮纸的纸筒。还有干燥的土不能太湿。配置好的火药,那些闪光部分要用金属制作成的亮珠。这个有些难了。不过先试验再说。

  销售吩咐春雨去拿了一大卷的牛皮纸。

  外边的土又硬又湿。小时候让他们放在火上被干。

  又仔细的配置了火药。

  金属亮片不太好找,就直接拿了一把铁砂,先做个简易的试验一下。

  众人看着他拿来这么一大堆东西,满头的问号。

  “萧楚,你这是要干什么呀?”

  萧楚吩咐春锦他们把牛皮纸卷成竹竿的粗细,中间多留点空余的地方多裹几层。

  又用铁沙搓成圆珠。

  趁这个这个空隙,才回答了萧阳的问题。

  “既然是过春节,当然要热闹一点,有爆杆当然也要有烟花,你们就等着我的大地春雷吧。到时候可要睁大眼睛好好看哦。好了,不说了。别打扰我了,你们做你们的吧,我做我的到时候咱们比比。”

  因为是第1次做,萧楚把不住量,做了好几种。

  按照量的不同分别标记号。

  家里的牛皮纸也被她霍霍完了。

  转眼到了年三十这一天。

  作为家里顶梁柱的男人,她和萧阳跟着福叔去接门神。

  看着纸上那两个画的跟扭大绳一样抽象的话。

  萧楚都特奇怪,这谁呀?

  “福叔,这画上画的是谁呀?这么呲牙咧嘴,门神不都该和蔼一些吗?”

  福叔听到这话赶紧呸呸呸了三口。

  “呸呸呸,小侯爷,不可亵渎神灵。这画上的是郁垒和神荼。相传远古时候,神荼与郁垒是一对兄弟,本领是擅长捉鬼。如有恶鬼前来滋扰百姓,兄弟二人便去将恶鬼捉来把它喂老虎。虽然他们面目凶狠了一些,可都是保家祐宅的好神仙。”

  郁垒,神荼!!

  “是他们。《龟甲记事》中称郁垒和神荼同为魑魅魍魉之首,在涿鹿之战中被擒投降。被女娲任命为冥府之神,他们掌管冥界。怪不得能被当成门神呢,掌管冥界之神,哪个鬼怪不怕?只是看着没有尉迟恭秦叔宝和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