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41.男主来了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14 2020-04-25 22:53:46

  萧楚这些话说的是无心,可是景云却听得是一身身冷汗。

  端着酒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景萧轻轻瞄了他一眼,嘴角沟动轻笑了一下。

  然后目光就看着萧楚。

  “你这家伙喝多了,是不是?”

  这会儿酒劲儿上来了。

  萧楚也不管他是谁啊。

  手在桌子上拍了一下。那双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他。

  “什么叫我喝多了,明明是你让我讲的,这会又来怪我,什么人啊。我也不玩了,回去睡觉了。”

  说完就站起身来。

  脑子一时有点晕,身子还晃动了一下。

  景云赶紧起身扶着她。

  “今日萧兄这一番良言让我是醍醐灌顶。我在这谢过,他日有空还请萧兄赏脸,我请你好好吃一顿。”

  趁着酒劲儿,萧楚竟然伸手在景云脸上捏了一下。

  “还是你可爱一些,比起某些人,你小子上道多了。就冲这个,我再送你两句良言,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若是你周遭的人只会谄媚好言相劝,这跟捧杀有什么区别?只有那些不喜欢说你爱听的话的人,才是真正的为你好。这两句良言就赠给你了,回去好好思量吧,你的大餐等这个月放假吧。我先去睡会,头有点沉。”

  说完就倒在自己床上睡了。

  景云呆愣的站在那里,脑海里不停的回荡着萧楚说的那两句话。

  景萧的筷子在锅里捞了一下,见景云在那发呆。

  嘴角勾起轻轻的笑了一下,知道萧楚的话他是听进去了。

  “那家伙向来没有礼数,不过有些话说的还是仁义。你也该仔细想想,别整天琢磨那些有的没的,该你的就是你的,何必着急在那一时半会呢。马上要下大雪了,我就不留你了。”

  景云转过身来恭敬地给景萧行了个礼。

  “今日多谢叔叔点播。侄儿感激不尽。话也不多说,那侄儿就先告退了。”

  说完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就回去了。

  景萧看着床上呼呼大睡的萧楚。开心的一笑。将自己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三下,也回自己床上睡觉去了。

  由于雪下的太大,学院也停课了。

  萧楚他们就回家去了。

  也正巧皇上的封赏下来了。钱没多少,有好大一片地,足足有百亩呢。

  萧母高兴的嘴都咧到耳朵根子上了。

  这天正在家里看书呢,春锦捧着个帖子就进来了。

  “小侯爷,门房那边送了个帖子来说是给您的。”

  拿过来一看,原来是约她出去赏雪呢。

  反正在家闲着没事儿,萧楚就去赴约了。

  景云约的是香云楼。

  此处可是出了名的权贵聚集之地。

  一盏香茶并几碟点心就能卖上金子的价钱。

  萧楚觉得这简直就是在捡钱嘛。

  跟景云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略微稚嫩些的少年。

  一脸的恭敬之色,还畏畏缩缩的。

  萧楚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景云随着她的目光回头看了一下。

  “萧兄恐怕还不认识吧,这是我家弟弟,景泰。”

  景泰这两个字惊到萧楚了。

  “谁??景泰,泰山的泰吗?”

  萧楚这个反应好像有点太过了。

  “怎么,你认识他?”

  认识啊,怎么能不认识。本文的男主角嘛。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男主角了,他还真是有幸啊。

  像这种身世可怜又活得极为卑微弱小的皇子可是作者最爱的角色。

  这样才有逆袭的感觉嘛。

  也算是他运气好。

  谁知道太子把自己作死了,那群有势力的斗的你死我活的,最后就让他捡了个便宜。

  真不知道这位七皇子是真的人畜无害,还是隐藏的太深?

  “我怎么能认识七皇子?不过就是听说过。今日有幸相见,七皇子,幸会。”

  萧楚的那双眼睛里充满了玩味。

  景云看着她的神色也不由得多想,转头去看了一眼景泰。

  “原来如此。景泰,没事的话你还是回府里呆着吧,这外边天雪地别跟我们在这冻着了,你身上也穿得单薄,我跟萧兄弟等会儿还要去逛一逛,就不带着你了。”

  就话说的很委婉,就是不想在景泰玩了呗。

  景泰也是个从小看人脸色过来的。

  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脸上也不曾有一丝不悦。

  “那我就先告退了。萧公子,再会。”

  萧楚只是笑了一下,没多说什么。

  景云喝着杯子里的茶水。

  “怎么了?我看你对我的弟弟不是太高兴的样子,难不成他得罪过你?”

  萧楚看了他一眼,也端起自己的茶杯轻轻的喝了喝一口。

  “这说的是哪里话。不过就是个陌生人嘛,我有什么高兴不高兴的。只是不太喜欢跟陌生人说话而已。”

  这话说的似乎有些差了吧。

  景云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萧楚的样子,萧楚可是与他相谈甚欢呀。

  现在这副样子明显就是不喜欢景泰。

  “那行,下次我就不带他了。”

  带不带的萧楚也无所谓,只是不想跟他这样的人沾上关系。

  书上描写七皇子景泰的生母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宫女。

  是皇上酒醉后一夜临幸过的,也就那一夜有了景泰。

  因为他生母的身份,从小景泰就活得小心翼翼,即便是有才能,也不敢彰显出来。

  与齐诗兰的相遇是一场意外,齐诗兰也知道七皇子以后会荣登大位,所以那一场意外也是她精心设计的。

  对于同是庶出的齐诗兰,景泰似乎找到了一些惺惺相惜的感觉,登基不过三天齐诗兰便被封为了贵妃。

  曾经打压她的主母长姐最后的下场都极为惨烈。

  可见这两个人心性都是一样的,不过就是一个能隐忍一些罢了。

  貌似两人相见也快了吧。

  景云见萧楚望着窗外的雪不说话。

  轻轻的叫了她一声。

  “萧兄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萧楚轻轻一笑,把手上的茶杯放一下。

  “也没有什么,不过就是些陈年旧事。对了,喊我出来中午吃什么?可别想一顿清粥小菜就把我打发了,我要吃的可是大餐。”

  转眼间萧楚又变回了以前那副无赖的样子。

  景云无语的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