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38.下雪了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73 2020-04-24 21:04:01

  景萧撇了撇嘴。

  “你这家伙向来就是无利不起早,会有这么好心?”

  这话说的,萧楚那小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人啊,真是太让我伤心了。我也是有爱心的好不好。眼见这天越来越冷了,百姓们用不起皮子,冬日里过的煎熬。我今天突然想到一个方法,可以让他们在冬天也过得很暖和,至少不用被冻死。”

  还不等景萧说话呢,景云就激动地站起来。

  “萧兄弟说的可是真的?是什么神奇的方法?”

  萧楚的目光看着看景云又看向景萧。

  景萧裹紧了身上的皮草。

  “正好,他也是跟我说这件事情的,既然你们的目的都是一样,你们两个谈吧,我先回屋了,这冷死了。”

  裹紧身上的皮草就回去了。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他也没兴趣掺合。

  他的身份地位略微尴尬一些,还是安安心心的做个闲散王爷比较好。

  景萧一走,景云就坐在他的位置上。

  不等景云开口,萧楚就从袖口拿出来了她在马车上画草稿。

  “景兄请看。”

  景云拿着那张纸左右也看不明白,不明白这什么意思。

  “这就是萧兄弟说的解决方法??这四四方方的都是什么呀?”

  “这是火炕呀,用砖或者土坯垒成炕,就是睡觉的地方。你看这两个洞口,这边是烧柴的地方,那边是流烟的地方。一日只需要烧一次就好。添柴得适量一点,火太大容易把炕烧塌。冬日里只要烧上这个,整个屋子都是暖和的。有钱人可以用青砖,穷苦人就用土坯好了,也可以的。”

  景云的这个方法高兴至极。

  “萧兄弟的方法简直是大善。有了这个,百姓冬日里可就有福了。我先在这里替百姓谢过你了。”

  萧楚摆摆手。

  “何必这么客气呢。能为百姓尽一份力也是我应该做的。我人微力薄推广不了这个项目,还是你们做这个好事最好。也不用提我的名字了,就直接算是你的功劳就行。”

  这景云可不能接受,本就不是他的想法,他怎么能领这个功呢。

  “这怎么可以,明明就是萧兄弟你的功劳,我可不能抢占。萧兄弟就等着封赏吧。”

  真的封赏这两个字,萧楚偷偷的笑了一下,脑海里已经在幻想着数钱的样子。

  极力的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跟景云客套了两句。

  说了一会话之后景云就走了。

  萧楚是赖在静安王府吃了午饭才回去的。

  一回家见他们家正厅里出来了一个眼生的人。

  跨进正厅里,见她老娘正在喝茶,就开口问了。

  “娘,刚才那个是什么人呀?看着有些眼生。”

  萧母见她回来了,赶紧让她坐下,吩咐人又端了个火盆过来。

  “刚才那个人是牙行的人。咱们家今年年头不错,手上也有了闲钱,所以我又买了50亩地。”

  听到买了50亩地,萧楚激动的差点把水喷出来。

  “什么?买了50亩地!这么多地咱们家也吃不完呀,买这么多地干嘛?”

  她觉得只要够吃就行了,何必遭罪还买这么多地呢,到时候收粮食什么的都是个麻烦。还不如买房更划算吧。

  萧母没好气地撇了她一眼。

  “这地是人的根本。家里有地吃穿不愁。而且我买的可都是上好的肥田,又靠着水边,浇灌也特别方便。这种好地可是时长都有的。”

  唉……

  买都买了,她能说什么。

  挣钱就是让她娘花的,喜欢就买呗。

  “您老人家高兴就行。天冷我就先回去了。”

  景云这边拿着萧楚给的图纸就直奔皇宫而去。

  跟皇上嘀嘀咕咕了一阵之后,先让他下去试验,具体如何实施,等试验结果出来再说。

  萧楚没管那么多,先找了工匠在自己家里盘了土炕,第1次盘的时候还不太成熟,弄得满屋子烟,那似乎也找到窍门了,第二次盘的时候就好的多。

  萧母让他们给每个院子的西厢房都盘了土炕。

  冬日里就住在西厢房,夏日就住在主卧就行。

  当第一场雪飘飘洒洒的落下来,萧楚偷偷的穿上了家里的羽绒服。

  还在铁匠铺子定制了好几个小巧的暖手炉。

  外面大雪纷飞他们依旧要上课。

  这个时候,她以前买的那些汉服斗篷就派上作用啦。

  景萧见她还在那倒腾,“我说这都快上课了,你还在那耽搁什么呀?”

  萧楚今天有事。

  “你先走呗,我等会再去。”

  景萧不等她就走了。

  见状,萧楚赶紧走到炭盆前,把那烧红的木炭夹了几块到小铜炉里面,然后又用厚厚的棉布袋子装好。

  又将那没烧的木炭装了一些。

  一件月牙白的羽绒斗篷披在身上,太暖和了。

  再加上手里这一个热烘烘的暖炉,就算下再大雪她都不怕了。

  当她这一身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时候。

  迎着外面的大雪,那件月牙白的披风衬着她格外的娇俏。

  望着她那抖雪的样子,景萧失神了片刻。

  虽然依旧是往常的样子,可他觉得萧楚的眉目间似乎多了股柔媚。

  望着迎面走来的人,景萧愣愣地看着她。

  萧楚过来盘腿坐下。

  项玉山就凑近看着她的披风。

  “萧楚,你这披风是什么做的,怎么摸起来这么的软,不像是寻常的丝绸吧,还挺暖和的,也好轻柔啊,比我们用皮子做的好太多了。是什么做的?”

  萧楚看见他那沾着墨汁的手,伸手就拍了一下。

  “满手的墨汁不要往我披风上碰好不好?这披风不好洗的。”

  其他同学也被项玉山的声音吸引过来,想要询问萧楚,这时夫子进来了,大家只能先做好听课了。

  一到下课,那些同学立马就围了过来。

  “萧楚,你这件披风也太好看了吧,怎么做的啊?”

  “就是。这么好的东西也跟我们说说呗,都是好兄弟,要懂得分享。”

  ………

  这七嘴八舌的。

  也幸好萧楚早就准备了。

  “各位同学,我现在身上穿的这个呢,叫做羽绒披风,很轻薄很保暖。这可是我们家的独门秘方,若是想要的话百两银子一件,我做的数量可不多哦,先到先得。”

  这话一说立马遭到其他同学哄抢,银票雪花般地飞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