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36.鸡兔同笼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60 2020-04-23 21:03:03

  韩夫子写完之后,立马捧着纸过来了。

  “要是你能在今天中午吃饭前解开这道题,以后我的课你想怎样就怎样。”

  看到宣纸上腾写的题目,萧楚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呵呵……就这个耳熟能详的题,还用等到中午吗?

  也真不知道老天爷开的什么玩笑。

  这道用来给女主加分的题,现在竟然换给她做了。她是做呢?还是做呢?

  觉得有些好笑,还笑了一下。

  韩夫子眉毛一立。

  “怎么觉得这题难了,你要是求我的话,我可以给你再宽限一些时间。”

  萧楚摇了摇头。

  真不是她想装逼。实在是事情到这份上了,不由她不得张扬一些。

  “不用,一盏茶的功夫就行。”

  说完提起笔在纸上流利的写着答案。

  这个鸡兔同笼的题目有好几种解法,萧楚怕他们看不懂,所以用了最简单的方法。

  当最后一笔落下,韩夫子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激动的俯下身来,双手颤抖地拿起宣纸。

  “你……你…,这道题我用了一年多才解开,你如何算得这么快。除了答案,你上面这些写写画画的符号是什么?”

  结算的时候萧楚用的是阿拉伯数字,写答案怕他们看不懂,用的是繁体字。

  “其实这道题很简单。已知头共有35,脚有94。先假设笼子里面的全是鸡,那么总脚数应该是35×2=70只脚。然后再用94-70=24只。减少的原因是因为把一只兔子当做一只鸡了。4-2=2。所以兔子应该是24÷2=12只。鸡有35-12=23只。我的答案正确吗?”

  这个时代还没有成说法,所以其他人听的都是云里雾里的,韩夫子也听得不是太明白。

  “你那些乘除都是什么?”

  见他们实在是听不懂,萧楚挠了挠头有一些困扰。

  她好像给自己惹了个更大的麻烦吧。这个问题是解释了,可是后面还有千千万万个问题等待着她。

  真是有些烦躁。

  “唉……”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拿起毛笔。

  “这些奇怪符号是一种外邦传进来的数字,在计算的时候用来方便,而且他们还发明了加减乘除法运算的时候会算得更快。比如这个35×2=70,乘法就是相同的数加起来的快捷方式。这个2就是两个35的意思。明白了吗?”

  韩夫子好像有一点明白了,其他人还是懵懵懂懂的。

  看他们听的实在是费劲,萧楚都有些不想讲了。

  “唉,算了。反正说了你们也不懂。夫子,继续上课吧,别在这浪费时间了。”

  反正讲了他们也不懂。数学的道路且长又远,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完的。还是别开这个头了吧。

  不知怎么的,韩夫子的表情甚为严肃,猛的将萧楚拉起来,拉到了他的课桌前。

  然后一把将她按在自己的座位上。

  “从此以后这珠算课由你来讲。”

  啊……

  什么!!她来教课!!他们家夫子是被她气疯了吗。

  萧楚感觉屁股下的蒲团犹如热铁一般让她坐不住。

  赶紧站起来。

  “刚才是学生莽撞了,还请夫子原谅则个,萧楚真的无意显摆。夫子这样真是折煞学生了。”

  萧楚还以为韩夫子生气了呢,谁知道韩夫子那常年如冰山一样面孔突然笑了。

  “在学术面前不分高低。以我的才能只怕是教不了你的。有了你这个珠玉在前,我若是再教其他人显,得有些误人子弟了。而且我觉得你所知道的比我知道的多,以后烦劳你讲课,我也想学习学习。”

  萧楚颇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明明是可以混吃等死的。她却偏偏要靠才能吃饭,真是太惆怅了。身上又多了一层马甲。

  唉……我怎么能这么优秀呢。

  跟韩夫子推脱了半天,实在是推脱不过,萧楚只能接下这个任务。

  因为今天是第1次上课,她也没准备什么。

  那就先从数字开始教起吧。

  整整一堂课大家兴致勃勃的。

  直到下课的钟声响起还意犹未尽。

  既然当老师了,那课堂作业也是要留的。萧楚留了作业让他们回去把今天所学的知识数字写两张。

  然后就下课了。

  一下课,项玉山就像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飞奔而来。

  满眼小星星的看着萧楚。

  “萧楚,你简直是我最佩服的人了,没想到你算学都学得这么的好。以前为什么没告诉我呀?”

  这矫情的样子看的萧楚浑身一抖。

  “咦,不要这副样子看着我话,可对你没兴趣。”

  景萧也收拾好了,过来若有所思的看着萧楚。

  “你这家伙隐藏的还真是够深呀。你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

  说到这些话,萧楚得意的一笑。

  “好吧,我摊牌了,我的身份不瞒你们了,我就是老天爷的亲儿子。当然是英俊无比,聪明透顶了。”

  这话除了项玉山,都通通的中萧楚翻了个白眼儿。

  景萧嘴角挂起鄙视的笑容。

  “你这个厚脸皮的功夫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真没见过有谁比你更无耻的。”

  萧楚跨了两步过来伸手勾住景萧的脖子。

  “怎么,你嫉妒我?”

  看着萧楚近在咫尺的脸。

  还有那飘过来的淡淡香味儿。

  景萧然觉得心跳好快,好像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

  慌乱的拉开萧楚的手。

  “没大没小的。”

  说完就走了。

  这突然变脸还让众人不知所谓。

  萧楚默默的收回自己的手。

  “他这是怎么了?”

  项玉山这会儿满是问题。

  “唉,别管他了,他一向不都是那样子的吗。你给我讲讲你这个算盘的用法吧。上课你讲的太快,我还没听明白呢。”

  其他同学也是求贤若渴的,一大帮人把萧楚围得严严实实的。

  萧楚透过缝隙看了眼已经走远的景萧。

  然后专心的给大家讲题了。

  因为韩夫子的推荐,女子学堂那边的算学课也由萧楚代劳。

  当她去上课的时候,还震惊了一大片人呢,最震惊的就是齐诗兰了。

  来给女子学堂的人上课,萧楚还特意打扮了一番。

  一身白衣飘飘,颇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头发竖起一半,若是再拿上把扇子,简直就是翩翩佳公子一位。

  她这副样子迷倒了好些个小女孩儿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