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35.算盘

书穿成炮灰小侯爷 倾兰公子 2016 2020-04-22 23:08:58

  对于一个经历过高考的人来说,这种题目不要太简单了。

  下了课之后,项玉山凑过来。

  “萧楚,刚好我那还有一副多余的珠盘,等一下你到我那去拿吧。”

  看着那携带比较麻烦的珠盘,萧楚拒绝了他的好意。

  “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自有打算,我先回去了。”

  说完就转身跑回去了。

  吃完饭见景萧还没回来,萧楚就坐在书桌前,从空间里拿了一个铅笔出来,在纸上写写画画的。

  今天景萧不知道干嘛去了,到萧楚快睡着的时候才回来。

  见他回来了,萧楚一个翻身起来了。

  “你总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我等你等的花儿都谢了。”

  听到这句话,景萧还愣了一下。

  随即嘴角勾起了笑容。

  “你是等着我吗?还是等着我给你挣钱?萧楚,整个南岳就你这么大胆敢算计本王了。”

  萧楚赶紧倒了一杯水,双手送上去。

  脸上挂着献媚的笑容。

  “王爷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一直对您可是恭恭敬敬的,哪里敢算计您啊。您劳累辛苦了,赶紧坐下歇歇。”

  看她的样子,景萧就知道她肯定心里算计什么呢,随手接过茶杯放在桌子上。

  懒散的往罗汉床上一躺。

  “直接说吧,到底有什么事儿。看你这样我都觉得膈应。”

  听到这话,萧楚赶紧回去将自己下午画好的图纸拿过来。

  “就是这个,王爷手下奇人异事繁多,能不能帮我做这个呀?”

  景萧接过图纸。

  萧楚狗腿的把灯挪过来,好让他看得更仔细一些。

  样子倒是清晰易懂。

  可这东西景萧却没见过。

  “你这是什么呀?是带的还是用的?”

  “用的。”

  说完手指着图纸。

  “这上面的珠子中间打孔穿在这些木棍上,这个图纸我画的特别的清晰,尺寸也写得很仔细,你只要将图纸拿给那些工匠,他们就明白了。”

  为了这个,萧楚还特意跑去找项玉山,仔细的询问了这个时代的尺码。

  景萧点了点头表示他明白了。

  然后伸手把纸折了折放进怀里。

  “你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萧楚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神秘的一笑。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最快什么时候能做好?”

  “明天吧。”

  明天……那也挺快的。珠算课是隔一天有一节,可以赶在下一次上课前做好。

  “那就麻烦了,晚安。”

  说完萧楚就回去睡觉去了。走到床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脱下外衣上床睡觉了。

  景萧无语的一笑。

  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大胆了,让他做事连个好处都不给。就这小子敢跟他这样。

  坐在那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景萧也回去睡觉了。

  等到再次上珠算课的时候,旁人拿出来的都是珠盘。

  萧楚得意的一笑,从书袋里拿出做好的算盘,框框地摇了一下。

  这紫檀木做的算盘油光水滑的,那些工匠竟然还在边角处雕刻了小花最做工,实在是太美了。

  韩夫子往这边瞄了一眼,脸立马就拉下来了。

  “这位学子,上一堂课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的珠盘呢?”

  明显这是一个不听话的学生,对于这种学生,韩夫子最不喜欢了。

  萧楚摇了摇手上的算盘。

  “回禀夫子,这就是学生的珠盘啊。您看这个做工精巧,携带也方便。不用怕珠子掉落的到处都是。”

  听她说的那么有理,韩夫子起身过来。

  看着她手上的算盘。

  “这就是你的珠盘,我看不过就是个玩意儿,花里胡哨的,胡闹。你跟我出去站着。”

  这不由分说又出去罚站,萧楚有些不服气。

  “夫子,学生敬佩你,可是你也不能这样无理取闹吧,我的算盘怎么了?不就是刻个花嘛,怎么就不能用了?而且这个可比你们那些珠盘好用的多了,夫子若是不信,尽管出题好了。”

  韩夫子被她一激,当下也按捺住心中的怒气。

  “好,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你输了从此以后我的课你不用来了。”

  他是笃定萧楚会输。

  萧楚又反问了一句。

  “要是夫子输了呢?”

  这话像是点了炸药一样,气的韩夫子吹胡子瞪眼儿。

  “我若是输了,以后你想怎样就怎样。”

  “好,那就一言为定,请夫子出题吧。”

  韩夫子想了一会儿。

  “有一人要买米面,米10文钱一斤买18斤,面六文钱一斤,买九斤面一共是多少钱?”

  这个问题也忒简单了吧,都不用算盘,她的心算都能算出来的。

  一斤十文,十八斤就是一百八十文钱,六九五十四,一共两百三十四文。

  韩夫子见萧楚不动,得意的一笑。

  “回答不上来了吧?出去。”

  萧楚不仅没动,还无语的笑了一下。

  “夫子。这种问题也太简单了吧,哪里用的是算盘,一共是234文。”

  这下轮到韩夫子惊讶了。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这小子连珠盘都没用上,就算出来了。

  随即又出了一道题。

  “说是有个人买菜的,买了三斤3文钱的青菜,10文钱三斤的鱼,还有8文钱两斤的猪肉,一共是多少钱?”

  萧楚心里默默的算了一下。

  “一共是55文钱。”

  韩夫子都惊讶了。

  “你怎么算得这么快?怎么算的?”

  啊,这就算快吗。如果让那些奥数班的尖子生来的话,三秒钟就能出答案了吧。

  “不是我算的快,是你的题挺简单的。三斤三文钱的青菜,三三得九,九文钱,鱼,三斤十文,三十文。这就三十九文了。猪肉,二八一十六。那就是五十五文呀。”

  这种题大概也就二年级的水平吧。

  韩夫子是震惊不已。

  虽然他不明白萧楚那些二八什么的意思。但他知道这其中应该是有个规律的。

  思索了一番,说出了一个让他困扰很久才解开的谜题。

  若是萧楚解开这个题了,别说是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算是让他拜萧楚为师,他也心甘情愿。

  在追求学问的路上,韩夫子求贤若渴。

  看了萧楚一眼后,转身回了自己的课桌前,坐下之后就一顿狂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